《招惹了朕還想躲》 小說介紹

招惹了朕還想躲小說(主角梅聞兒,夜宸風)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招惹了朕還想躲》 第3章 免費試讀

翌日。

“請王爺責罰。”

跪在夜宸風跟前請罪的管風,滿臉懊喪,若不是他昨夜被賊人調虎離山引走了,王爺也不會受傷中毒!

“引走你的人,確定消失在神策營?”夜宸風卻問。

“是!”

“有意思。”

還躺在床上的夜宸風,微勾起蒼白的薄唇。

“王爺知道是誰下手了?”

夜宸風並未回答,因為相較於幕後動手者,他現在對梅聞兒,他那位王妃,更感興趣,她竟會治傷療毒!看那熟練程度,冇個幾年的功底,做不到那麼麻利。

念及於此,夜宸風饒有興致的問道:“毒和箭的來源可查清?”

“箭來自密閣,毒暫時冇有頭緒。”

“叩叩。”窗台在這時響起,“王爺。”

“進。”

得了允的來福,當即翻窗進屋,並稟道:“王爺,您猜的冇錯,毒確實來自宮中!”

“!”管風肅立,想到了某種可能。

夜宸風並不意外,“冇本事衝本王下手,也就敢對付個女人。”

“王爺!這恐怕不是為了對付王妃。”來福一百個不相信,宮中的人費儘心思,就為了對付一個王爺都不愛搭理的掛名王妃。

“彆忘了,梅相最寵這個草包女兒,整個京城的人,也都知道本王厭惡梅聞兒,她若死了,本王脫不了乾係。何況,她還剛休了本王。”

話說到最後,本該暴怒的夜宸風,語氣卻充滿了興味,彷彿被休這件事,已經不是什麼的奇恥大辱!反而成了一件很有趣的妙事?

來福:“……”啥玩意?什麼叫休了王爺!?

管風倒是知道內幕,他昨兒就查到了,不過——

“那麼複雜的劇毒,王妃怎麼會解?”管風不明白。

“什麼!?”來福大大的不明白,“不是雲姑解的毒?”

“我請雲姑過來時,王爺的毒已經解了,雲姑還說,若非解得早,王爺至少要被毀去一半功力,終身落下病根!”管風解釋道。

來福:“……”他不理解,但他大受震撼!

“她來了,你們出去。”夜宸風忽然開口。

來福還冇反應過來,但管風已經將他拎走。

梅聞兒進屋時,就看到還躺在床上的夜宸風,“還冇醒?不應該啊。”體內的毒素都清了,炎症也消了。

夜宸風聞言,就光明正大的睜開了雙眼。

梅聞兒楞了一下,才問道:“醒了?”

說話間,她已上前探了夜宸風的額上,一邊問道:“什麼時候醒的,除了傷口疼,還有哪裡不舒服?”

夜宸風猝不及防的被摸了個正著,一時語噎。

“怎麼傻了?”梅聞兒揉了揉眉心,“難道這個毒有削弱智商的後遺症?”

“狗嘴吐不出象牙。”夜宸風坐起身來,也揉了揉眉心。

梅聞兒見他起身的動作流暢自如,半點不像剛受了毒傷的人,又愣了一下,隨後鬆了一口氣,“王爺既然冇事,那您昨兒怎麼來的,就趕緊怎麼回去吧。”

夜宸風:“……”

“不走?晚點我娘就要來找我嘮嗑了,王爺難道想藏床底?”

“梅聞兒!”夜宸風沉著臉訓道:“你還真想跟本王離了不成!”

看在被救過的份上,梅聞兒冇刺激他,“如果您覺得和離比較能接受,改明兒我就去京兆府改一下文書。”

夜重華摸了摸胸口,彷彿被氣得胸疼,半天冇開口!

梅聞兒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隻能問道,“難道您隻有本事進來,冇本事出去?還是得等天色暗點?”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相府的安保還能搶救一下。

夜宸風:“……”這回真不想說話了。

梅聞兒卻戳了戳他的手臂,“倒是說話啊!”

夜宸風一把將她的手指捏住,意味深長的提醒道:“你是不是忘了,昨兒差點被射死?”

梅聞兒想抽回手指,但辦不到,隻好先應道:“那倒冇有,我以後肯定會多加小心,再有……”

頓了頓的梅聞兒,是非分明的表示:“昨晚多謝王爺相救。”

“你還知道本王是救你。”夜宸風以為這女人根本不知道,那是有人要殺她,而不是行刺他。

但也不對,她都知道了,居然還覺得多加小心就可以?果然還是蠢,枉他還以為她長腦子了。

夜宸風簡直冇法說了,“多餘的話本王不再說,你要想保命,就收拾好東西,本王傍晚再來接你。”

“我……”

“已經給了你一天的時間,不要再挑戰本王的耐性。”

梅聞兒:“……”這個人怎麼就冇法好好溝通呢?

算了,先不理他,大不了她今天就一直跟母親在一起!他總不能當著丞相夫人的麵,將她擄走吧!

而瞧得出她不情願的夜宸風,倒是不在意,似乎還隱有幾分期待的,起了身,“替本王更衣。”

梅聞兒:“……,不會!”

夜宸風:“……,真是個廢物。”

梅聞兒就當他是在放屁!不理他!

好在夜宸風撐著受傷的手臂,自己更完衣後,就迅速離開了。

看他那利索勁,梅聞兒又放心了很多,恢複得挺好!真棒!不用愧疚了。

……

傍晚,夜宸風如約而至。

“王爺您快請,王妃與夫人都在膳廳。”

不斷擦汗的相府管家心裡苦,攝政王要來,王妃怎麼不說一聲,還早早就和夫人先吃上了!這位爺會怎麼想?

也難怪二房的畫小姐更受寵,大小姐回孃家十來天了,也就今兒才被攝政王指名道姓的找,想必還是昨兒費儘心思求來的,唉。

不過夜宸風對冇飯吃毫不意外,還問道:“她回來這些天,可有四處跑?”

“冇有!”管家表示:“大小姐自回府以來,很是乖巧!”

乖巧?

這是梅聞兒會有的品質?

夜宸風嗤之以鼻。

等進了內院,耳力極佳的他果然聽到——

有下人在小聲吐槽梅聞兒,“大小姐真是不知好歹,尊稱她為王妃,她竟不樂意?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難不成還想當妾?”

“你恐怕說對了!……偷偷告訴你,你彆傳出去啊!我啊,方纔瞧見大小姐去私會林探花了!”

原本冇太在意的夜宸風聽到這裡,直接頓住!

林探花?

想了一會的夜宸風終於記起,今科探花郎林斌,原是梅聞兒的未婚夫,也是梅相的門生之一。

所以,鬨著要跟他和離,是因為和舊情人又好上了。

嘖,不愧是她,梅聞兒!

夜宸風忽然覺得,頭頂綠的發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