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王爺悔不當初》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秦慕顏,戰天穆,書名叫《戰神王爺悔不當初》,本小說的作者是顧喵喵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戰神王爺悔不當初》 第2章 免費試讀

秦慕顏用極短的時間便接受了這直播係統,畢竟她穿都穿了,還有什麼是不可能出現的。

腦內除卻幾行零星彈幕飄過,還有關於這直播係統的介紹。

‘逆襲打臉’直播間字如其名,主播綁定係統後,要解決眼前困境,成功逆襲,打臉成功,獲得一定積分值,便可升級直播係統,同時也能吸引更多用戶觀看直播。

同時,主播逆襲打臉爽值越高,用戶看的越爽,主播就可以獲得禮品,禮品包含丹藥藥材,裝備等,若表現突出,還會獲得係統隨機掉落的獎賞。

秦慕顏快速看完直播說明,再看觀看直播用戶顯示‘三人’,也就是說她的新手直播間現在有三個人觀看。

少是少了,秦慕顏還是感謝道:“多謝你的打賞。”

不多時,便見一行人大步走來,那為首之人身著月白錦袍,顏似皎月,身似修竹,然他俊顏如霜,一臉怒意,目若寒刀。

他看著秦慕顏的目光仿若眼前之人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秦慕顏!你好大的膽子!”戰天穆冷眼盯著秦慕顏,那目中的恨意和厭惡簡直要溢位來似的!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給本王將她抓起來!”

戰天穆發話,身後侍衛就要動手

秦慕顏猛的將李嬤嬤提到身前,五指用力,一雙眼眸同樣冷冷盯著戰天穆:“誰敢動,我現在就殺了她!”

李嬤嬤是個怕死的,她知道秦慕顏是真的要殺了她,她滿目惶恐啞聲求救:“王爺,救救老奴……”

戰天穆一張俊顏冰冷陰沉,盯著秦慕顏的目光愈發陰霾!

“秦慕顏,現在放了她,本王或許還能留你一個全屍!”

秦慕顏冷笑一聲,周身氣勢竟是比戰天穆還要冷冽攝人。

“皇上親賜婚約,婚書亦在我手,你殺了我,便不怕落個欺君罔上的罪名?”

戰天穆目光一沉,不知為何,他總覺得眼前的秦慕顏似乎變了一個人,不然這瘋女人怎敢如此同他說話?

“戰天穆,殺你表妹的人並非是我。”秦慕顏懶得同戰天穆廢話,她知道要脫離眼前困境,硬拚是絕不可能,所以她必須洗脫自己罪名!

戰天穆顯然不信,他冷嗤一聲,道:“秦慕顏,本王最後一次警告你,放了李嬤嬤,本王或許還能饒你一命,若不然本王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戰天穆,虧你還是北周國人人稱頌的第一奇才,我若真要殺你的表妹,早在她進王府時便動手,何必費心力找一個不入流的殺手?!”

戰天穆滿目鄙夷:“如你這般蠢婦,自然能做出這種事!”

秦慕顏眼底劃過冷光:“戰天穆,若我果真雇凶殺人,總是有跡可循,可你卻查都不查,就憑著一個蠢貨殺手和所謂的證物,便判定我是凶手,豈不可笑?!”

戰天穆幽沉的眸中露出一絲厭煩,在他看來,這不過又是秦慕顏的手段罷了。

就在此時,一道虛弱聲音傳來,兩名粉衣婢女扶著一位嬌弱美人兒緩步行來。

“王爺。”李柔雪身段纖細秀雅,又因受了傷,蒼白的小臉看上去愈發的楚楚可憐。

戰天穆瞬間收起周身冷意,快步上前扶著李柔雪,前一秒還是陰霾的神色此刻卻變的溫柔無比,鳳眸滿是關心。

“雪兒你傷勢還未康複,怎能隨意走動?”說著戰天穆便要訓斥下人,卻被李柔雪打斷。

“表哥,我冇事。”許是因為受傷緣故,李柔雪氣息虛弱,又看向秦慕顏的方向,眼底劃過一絲暗沉,卻轉瞬即逝,“王妃,求你放了李嬤嬤吧。都是我的錯,害的你被罰,都怪我體弱受傷,王爺才懲罰了姐姐,都怪我……”

李嬤嬤看到李柔雪也同樣激動起來,高聲求救:“表姑娘救救老奴!”

她們這一對主仆這麼一唱一和的,再加上李柔雪紅了的眼睛,看上去還真是情真意切。

秦慕顏冷眼看著李柔雪,染血的紅唇輕彎,眸光卻冷的攝人,她抬眸直視著戰天穆:“你可聽到了,李柔雪都說真凶另有其人,你還要定我的罪?”

戰天穆攬著李柔雪,俊顏陰沉,寒聲道:“你拿李嬤嬤來威脅雪兒,雪兒如此善良!怎能不救!”

李柔雪眼中含淚,與戰天穆對視,嬌弱地令人心疼。

戰天穆冰寒的聲音再次傳來,“既然你想要證據,本王就嚴查!你最好祈禱這件事同你無關,否則今日一事,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嗬!”秦慕顏冷然一笑,抬眼毫不示弱的同戰天穆對視:“穆王放心,你永遠冇有這個機會,不過你若查出那害我之人,就轉告她,我秦慕顏必會將害我之人碎屍萬段!”

說話時,秦慕顏清寒的眸光掃過李柔雪,唇角那一絲冷笑愈發陰森。

李柔雪身體無端的打了個寒顫,貝齒咬唇,眼睫輕顫,低聲求道:“那王妃可以放了李嬤嬤了嗎?”

秦慕顏一把推開李嬤嬤,嫌棄的擦了擦手。

李嬤嬤得救後,卻是一屁股跌倒在地,脖子間的窒息感終於消失,她大口大口吸著氣,整個人已然嚇的渾身癱軟,李柔雪紅著眼快步走來,主仆抱在一起就開始哭。

這一幕任誰看到都會心生憐憫,而那始作俑者卻更讓人痛恨!

戰天穆冷冷盯著秦慕顏,仿若秦慕顏是什麼十惡不赦的惡人。

此時的秦慕顏周身衣裙染血,狼狽不堪,但偏偏她神情矜傲,眸光冷冽,周身更有一種強大威壓,她徑直走過眾人,佈滿傷痕的背影更有一種決絕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