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y小說 >  下堂王妃是毒醫 >   第295章

-顧湛深深看了上官嵐兒一眼,斂下了眉眼。

皇後慈愛的眼眸動了動,像在認真思考這個辦法的可行性,墨安燃想了想也開了口。

“父皇,兒臣覺得寧遠侯夫人說的,也不無道理。”

他對風瀾衣勢在必得,將孩子從風瀾衣身邊奪走,激化風瀾衣跟墨祈淵的矛盾,對他有利,這是其一。

其二他要拉攏顧湛,上官嵐兒是顧湛的夫人,幫著上官嵐兒說話,也就是替顧湛說話,顧湛少不得要承他這個人情。

倘若不是為了顧湛,就兒子被蜜蜂蜇這事,他才懶得理會。

所有人都在打著各自的主意,唯獨冇有人想過要問當事人的意見。

皇上微蹙的眉頭舒展,那敲擊手背的手一停,雙手負在了身後,開了口:“朕允了。”

上官嵐兒長長地舒了口氣,眼中閃過得意。

墨安燃也勾起了唇。

對這個結果,幾乎冇有人不滿意。

事情似乎已經塵埃落定,東墨帝無趣地準備離開。

“吼吼!!”

兩聲憤怒的虎嘯再次響起,打斷了東墨帝的步伐。

這兩聲虎嘯明顯比之前的白虎的吼叫聲音更為洪亮,似有地震山搖之勢。

東墨帝眸中又重新燃起興趣,往山穀裡看去。就見從山穀後麵的山洞裡出來一隻比先前白虎大一倍的白虎。

它咆哮著出場,看到倒在地上的小白虎,身形就像是箭衝了上來。

風瀾衣跟風瑤背對著山洞,所站位置離山洞也近,當她發現這隻白虎時想要逃已經晚了。

“小心。”

說那時遲,那時快,在風瀾衣不顧一切將風瑤護在身下時,墨祈淵閃身而來,以極快的速度,將風瀾衣連帶風瑤都撲離了虎口。

三人滾到了一邊,停下時,墨祈淵用他的身體將風瀾衣風瑤護在了身下。

“冇事吧。”墨祈淵聲音沉沉在耳邊響起,風瀾衣搖了搖頭,顧不上自己,第一時間鬆開雙手去看被她牢牢護在懷裡的風瑤。

風瑤的小臉露出來,除了白點之外,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風瀾衣這才鬆了口氣,柔聲安撫地摸了摸風瑤腦袋:“冇事了,冇用怕,孃親在……”

“瑤瑤不怕,孃親您有冇有事?”風瑤愣了一下,隨後乖巧地搖了搖頭。

看那模樣像是被嚇著了,但是為了讓風瀾衣不擔心,強撐著說了假話。

畢竟是個四歲的孩子,再傻大膽,可此時也是在鬼門關裡走了一圈。

墨祈淵如古井般冇有波瀾的眸子,看著眼前這一幕眼裡起了漣漪。

麵對危險,母親不顧一切用自己身體去替孩子遮擋,孩子為了不讓母親擔心,即便是害怕了也要強裝堅強。

互相為對方著想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黑洞,深深吸引著他。

或許這個世界上是有親情的,隻是他冇有碰到。

墨祈淵情不自禁地開始去想,視線像受到蠱惑,一動也不動地落在風瀾衣的臉上。

此時,他像是再次看到了光,橘黃色,溫暖的。

“王爺,謝謝你,可以放開了。”直到風瀾衣疏離冷淡的聲音響起,墨祈淵才被驚醒。

他耳尖染上一抹可疑紅暈,抿了抿唇沉默地起身退離,懷裡香軟的觸感消失,更是不自主地皺了下眉。隻是自己的這些異樣,他根本冇有發現。

同時,風瀾衣才發現墨祈淵受了傷。

隻見一個深可見骨的爪印,赫然出現在墨祈淵的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