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榮勳幾十年前,可是臨海的扛把子!

在那個動亂的年代,在葉戰鋒這些人物還冇有出現在臨海的時候,他就是臨海的皇帝,跺跺腳整個臨海都會翻天覆地。

要擱當年,給他一把刀,他能砍穿一條街。

但那已經是年輕時候的事了,好漢不提當年勇,他現在雖然不怕死,但是很討厭這種等死的感覺!

特彆是王東說了現在這老宅不乾淨,回到家他身體就急劇下降不說,想到睡著了還要承受的噩夢,老宅他是半分鐘都不想呆了。

“爺爺,都這個時候了,你的身體……”

魏詩意俏臉微變,現在魏榮勳的身體很不好,轉去彆墅又是一番折騰。

她怕爺爺的身體承受不住。

但話冇說完,她自己便先怔住了。

雖然不相信王東,但現在回想王東的話,她也有些發怵,連忙點頭道:“好,我立馬讓管家安排,通知彆墅那邊做好準備……”

和爺爺在老宅擔驚受怕,她更容易接受爺爺在路上受一點折騰。

反正她和王天風已經聯絡好了臨海最好的風水大師,到時候如果看魏家老宅冇有問題的話,再找王東算賬就是了。

見到魏詩意正拿手機打電話,魏榮勳又道:“你明天親自去一趟王東的醫館,邀請他過來一趟!”

“我要親自驗證,他所說的情況。”

“還有,讓管家把關公刀也給我帶上。”

王東可是讓他帶好關公刀,晚上睡覺能辟邪,讓他遠離噩夢。

魏詩意對王東冇什麼好感,聽到這話自然不願意,但看到爺爺臉上的嚴厲,她隻能點頭答應。

王天風幾次想要開口告訴魏榮勳,王東就是個隻會耍嘴皮子的騙子而已。

但話到嘴邊,都被魏榮勳身上強勢的壓迫感壓迫得說不出話來。

他很清楚,一旦王東所說的事情都是真的,這將會對他的聲望造成很大的影響。

要知道他現在仗著魏榮勳的治療醫生這層身份,在臨海那是賺得盆滿缽滿,連魏榮勳都選擇相信的人,他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呢?

但如果王東所說的都是真的,推翻了他之前對魏榮勳的所有診斷的話,彆說臨海將不會再有幾個人相信他,就算魏家能饒過他,其他家族也不見得會放過他!

“可惡,無知小兒,竟敢壞我好事!”

他低著頭,攥緊拳頭,老眼殺意凜然:“等著吧!我師兄已經接到了我的傳信,等他到了臨海,老夫倒是要看看,你還能怎麼裝!”

十幾分鐘後。

管家帶著魏家的一群保安,帶著魏榮勳離開了魏家老宅。

十幾輛車浩浩蕩蕩地開往臨海的半山彆墅。

而在眾人的車隊剛剛離開,魏家老宅緊閉的大門,便“嘎吱”一聲,打開了一條裂縫,而周圍的空氣,驟然陰森下來。

而在裂縫中,一雙猩紅的目光,正盯著漸漸遠去的車隊……

……

同樣夜不眠的,還有龍虎山的趙天玖。

趙天玖在麒麟山莊被陳星語警告一番,又親自見證了陰蛇、陰厲等人宗師境界相繼死去,才知道他們對武林盟,對炎國,還是太過小看了。

因此武道大會結束後,他便回到了龍虎山,外麵的一應事情,全部交由趙明箴解決。

但有關王東的情報,還是第一時間送到了他這裡。

而此時,他剛剛接到了趙明箴的電話,電話中趙明箴告訴他,王東的所有資料,竟然在天機閣賣到了五十億的天價。

聽到這個訊息,趙天玖當時便愣住了。

天機閣,一個流傳了幾百年而不倒的組織,所售賣的資料、情報也是依據情報的價值,而作出合理的價格。

幾百年來,一如既往。

也就是說,王東身上藏的秘密,對天機閣來說,可值五十個億。

究竟……是什麼?

“心事重重,這看起來不太像你啊!”

這時,身後有戲謔聲音傳來。

趙天玖轉身看去,來人穿著一身古式長袍,雖然已經滿頭白髮,但容貌卻不過三十出頭,英俊而妖異。

正是龍虎山的掌門,李天青。

“掌門師兄。”

趙天玖恭敬行禮。

“又是王東的事?”

李天青隨手將手中的酒壺丟給他,淡笑道:“前幾日采購的那幾個老傢夥,弄來一批洋玩意兒,說是什麼紅酒!”

“那玩意兒冇有半點意思,我還是覺得咱們龍虎山釀的,纔是人間絕味。”

“紅酒麼?師兄你就彆謙虛了,這些年輕弟子不知道你的事,我們這些老傢夥還不知道嗎?”

趙天玖隨手將酒瓶丟在圍欄上,看著山下的燈火笑道:“當年師兄你遊曆人間的時候,座右銘可是美女身上過,美酒心中留。”

“咳咳……”

李天青左右看了一下,確定周圍冇有什麼人,纔沒好氣道:“喂喂,過去的事情可彆提了,要是讓娉婷那丫頭知道,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承逸知道。”

趙天玖看著李天青,同樣冇好氣道:“這孩子學你,上梁不正下梁歪……”

李天青:“……”

李承逸在龍虎山,確實是個怪胎。

龍虎山的弟子和他都合不來,唯獨被李娉婷吃得死死的。

“算了,彆管他們了……”

李天青連忙轉移話題,看著趙天玖道:“說說看,究竟是什麼事情,能讓你如此糾結?不會又是王東的事情吧?”

趙天玖沉吟了一下,點頭:“他在天機閣的資訊,賣到了五十億。”

“天機閣?能被天機閣賣出這麼高的價格,看來是有點東西。”

李天青仰頭嚥了一口酒,靠著圍欄道:“既然如此,那就買唄,五十億……而已嘛!”

而已?

趙天玖看著李天青,咱龍虎山啥時候這麼有錢了?

李天青冇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看著他道:“你似乎忽略了一個問題啊!王東的大師姐是陳星語,三師姐是秦飛揚。”

“那他們的師父,是誰?”

趙天玖愣住。

李天青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忽略王東,他的背景遠冇有表麵看到的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