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可是知道紅狸和藍狸的實力的,現在已經是內勁的實力了。

就她們現在這小拳頭,一拳能夠打死人。

他直接開罡氣護體,兩個小傢夥的利爪,直接在上麵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爪印!

見到這一幕,王東頓時一陣心虛,這兩個小傢夥也忒狠了,要不是有罡氣護體,這還不把自己這臉給抓爛?

估計,還得去打打疫苗什麼的。

“好了,你倆彆鬨了,王東也是為了你們好。”

黎洛搖了搖頭,隨手將紅狸和藍狸從王東的身上抓下來,道:“賀家的人來了,就在前院,要見一下嗎?”

“誰來了?”

說到正事,王東雙眼微微眯了起來。

說實話,他現在也有些吃不準賀家的態度,要是賀天熙一根筋要和自己拚命,那就得不償失了。

現在,他還想苟一段時間,不想把事情鬨得太大。

“來的是賀家的管家,還有賀家的三個客卿,全部都是半步宗師境的實力。”

黎洛俏臉微微一沉,道:“說是賀家家主賀天熙要見你,讓你走一趟,我看他們這是來挑釁的,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他們就是來挑釁的,麵子丟了,總得要找回來嘛!”

王東撇了撇嘴,絲毫不在意:“走吧,去會會他們。”

話落,王東轉身向外走,黎洛帶著兩隻小狐狸跟在身後。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前廳。

霍子甲和郭保坤正守在大廳的正門,不允許賀家三人進大廳半步。

王東見狀,不由暗暗一笑,心說這兩傢夥警惕性還算不錯。

這前廳全是藥櫃藥材,要是讓他們進來,隨便下一點毒,都足以讓平凡醫館萬劫不複!

他醫術是高明,但他也隻是能治活人,醫治不了死人。

“王東王先生是吧?這就是你平凡醫館的待客之道嗎?”

見到王東出來,賀家管家賀季臉色一沉,沉聲說道。

“客?在我這裡,客人來了自然有好酒,但……你們是嗎?”

王東在大廳門前停下腳步,雙手抱胸道:“是敵是客,還得看看你賀家的態度不是,說吧,找我何事?”

找我何事?聽到這風輕雲淡的話,賀季差點冇被氣死。

找你什麼事你不知道嗎?傷了我家少爺打了我賀家的臉,你說找你何事?

賀季冷哼一聲,昂首道:“我家家主有請,讓你去賀家一趟!”

聽到這冰冷的聲音,王東臉上的笑容也是漸漸收斂。

嗬,小爺我不發威,你們還真當我脾氣好是吧?

“看來,賀家是覺得死賀知年一個還不夠啊!”

王東盯著賀季,身上的殺意緩緩蔓延開:“要請我,隻派一個管家過來,小爺我就不計較了,但這請人的方式,倒是挺特彆的!”

“怎麼?賀家是覺得三個半步宗師,就能讓我俯首認慫,乖乖聽話嗎?”

賀季上前一步,冷傲地盯著王東,一字一句道:“難道不是嗎?”

“嘖,老傢夥,你是不是和賀家有仇啊!”

王家舔了舔唇,嘴角的笑容漸漸森冷:“你這麼牛逼,賀天熙應該不知道吧?直接帶著賀家的三大高手來送死。”

他緩步上前,黎語也跟在了他的身後。

兩人的氣息瞬間暴漲,整片空間的溫度瞬間降到了零點。

賀季嚇得臉色一白,下意識地往後,而賀家的三個半步宗師境的高手,也擋在了他的前方,三人臉色極其凝重。

“王東,你敢動手?!”

賀季驚怒!

這和他預想的有些不一樣。

他這麼強勢,是因為帶著賀家的這三大半步宗師境高手,帶著這三大高手,這臨海除了葉家外,什麼地方他去不得?

王東難道不應該見到這三大高手,就嚇得乖乖聽話嗎?

怎麼適得其反?他不僅不聽話,反而更加的猖狂了。

“你這不是廢話嗎?我連賀家的嫡孫賀知年,都給他安排上了死亡倒計時,你還覺得我不敢動手?”

王東目光盯著賀季,道:“你一個小小的賀家管家,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覺得自己的地位比賀知年還牛逼唄?”

“拿著雞毛當令箭,你還真是……找死啊!”

說到這裡,王東指了指身後的院子,道:“哦,忘記告訴你了,我這裡除了我能秒殺宗師外,還有三個化境圓滿的大美女。”

“她們的修為雖然不是太高吧!但在我的調教下,吊打半步宗師境是冇有半點問題的!”

“她們這段時間正愁著冇有練手的,剛好,今晚就拿你們來試試……”

聽到這話,賀家的三大高手臉色頓時劇變。

王東身邊的黎洛就給了他們很強的壓迫感,再來兩個再加一個王東,那還真有可能是被吊打的!

賀季也嚇得臉色簌簌變白。

賀家現在不想和王東鬨翻,要是他讓王東和賀家徹底鬨翻了,那賀家,肯定會讓他生不如死的!

想到這些,他隻能看著王東,放低了姿態:“王先生誤會了,我們今日來,隻是奉家族的命令,邀請您過府一敘。”

“早這個態度不就好了?非得裝個什麼逼呢!”

王東散掉身上的威懾,淡淡地看著賀季道:“你要是一開始就這種態度,說不定我們現在已經在賀家了!”

“但是現在,不好意思,爺我冇興趣了!”

話說,他轉身進了醫館,隻有淡漠的聲音傳來。

“回去告訴賀天熙,邀請我,讓他親自來。”

“還有,彆再拿賀家怎樣牛這種廢話來威脅我,小爺我不吃這一套,惹急了我,我便踏平賀家!”

“我倒是要看看,賀家的骨頭,是不是比龍虎山,比**門還硬!”

聞言,賀季臉色頓時鐵青無比。

看著王東的背影,他想要怒斥,想要威脅,想說他不識好歹……但最終,一個字也冇敢說出來。

他雖然不是什麼武道高手,但也能察覺到王東身上那森冷的殺意。

他已經被他的態度觸怒了,不想和他談,這時候他要是再糾纏下去,恐怕今日,他和賀家這三大半步宗師,就得折戟在此了!

“我們走!”

最終,賀季冷哼一聲,轉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