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 小說介紹

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雲淺,司夜擎)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 第1章 免費試讀

京中七月,風和日麗。

雲家佈置喜慶,雙喜臨門。

今天是雲家二女同時出嫁,喜上加喜的好日子。

雲淺坐在鏡前,臉上畫著精緻的新娘妝。

她要結婚了,與傅庭軒相戀五年,終於,就要在這一天,她要成為他最美的新娘。

雲夢月同樣一身潔白的婚紗,輕輕地扶住了她的肩膀,微笑著誇讚:“姐姐,今天的你,真美。”

雲淺有些受寵若驚,卻仍舊禮貌地回以微笑:“謝謝。”

雲夢月與她是同父異母的親姐妹,在她五歲那年,父母離婚,法院將她判給父親,不多久,父親便迎娶了彆的女人,而雲夢月則是父親與那個女人所生。

都說親爸娶了後媽,也會變成後爸。

這些年在雲家,雲淺過的並不好,備受冷落,如今,她要出嫁了,嫁給那個發誓說要疼她,寵她一輩子的青梅竹馬,傅庭軒。

傅庭軒說,等他娶了她,要讓她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然,雲夢月一句話,卻打破了她所有幻想:“姐姐,該是我謝謝你呢,謝謝你成全我和庭軒。”

雲淺描眉的手突然僵住,望向鏡中雲夢月的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雲夢月道,“姐姐,等你嫁去了司家,就要過人上人的好日子了。”

雲淺一臉鐵青地站了起來,“雲夢月,你搞清楚,要嫁給司夜擎的人,是你!”

司夜擎,但凡有點見識的,一定聽過這個名字,他背後,是京城司家。

司家的人物,隨便搬幾個出來,都是足以地動山搖,叱吒日月的人物。

司家與雲家有婚約。

隻是,半年前,司家大少爺司夜擎在一場車禍中撞成了植物人,昏迷不醒。

醫生斷言,這位彈指遮天的大人物,將命不久矣。

兩個月前,司家來人,要求雲家履行婚約,之後給了八位數的禮金,後媽李慧笑盈盈地收下了,答應了這門親事。

雲夢月無辜地眨了眨眼睛道:“姐姐,你這話怎麼說的?與司家有婚約的人,一直都是你呀。”

她一邊說著,手一邊輕輕撫上自己的小腹,臉上揚起甜蜜的微笑:“我肚子裡已經懷了庭軒的寶寶,姐姐,你應該會祝福我和庭軒的吧?”

雲淺怔住:“可是,庭軒和我......”

雲夢月譏諷道:“他不過是和你玩玩而已,你真以為,他拿你當一回事嗎?你真拿自己當雲家大小姐了?我媽當年好心冇有趕你出門,千辛萬苦養你這麼久,也到你回報雲家的時候了!”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傭人敲門道:“大小姐,二小姐,接親的隊伍到了。”

雲淺立刻抹去淚痕,起身衝到門外。

兩排豪華轎車已停在門口。

其中一排清一色的奔馳車隊,是傅家的車隊。

傅庭軒方纔推開車門,雲淺提著裙襬走到他麵前,質問道:“傅庭軒,我問你,你今天到底要娶誰?”

傅庭軒聞言,臉色一陣發白:“淺淺,你都知道了?”

雲淺聽了這話,心尖一涼,寒心道:“難不成,雲夢月說的都是真的?”

傅庭軒辯解:“淺淺,你彆聽她的,是她算計我在先,懷了我的孩子,要我負責,否則,就要把這件事鬨大。淺淺,我不想因為這件事,讓兩家蒙羞。”

雲淺滿眼失望地聽著他的狡辯,“所以呢?”

傅庭軒緊張地握住了她的肩膀,“你嫁給司夜擎,不吃虧。他如今雖然是個廢人,但司家家大業大。我打聽說,司夜擎命不久矣,到時候,你就能繼承他的遺產,我答應你,到時候,等司夜擎死了,我就和雲夢月離婚,娶你!”

雲淺終於如夢初醒。

原來,八位數的彩禮,雲家就將她這麼“送”給了司氏,和那奄奄一息的植物人大少爺喜結良緣。

而那個口口聲聲說非她不娶,對她至死不渝的戀人,早已背叛了她!

傅庭軒還打著如意算盤,讓她嫁給一個廢物,為他守身如玉,還指望她繼承了司夜擎的遺產再嫁給他?

擺在眼前的事實太過殘酷,雲淺感覺呼吸微窒,卻覺得諷刺,“嗬”了一聲反問:“司家家大業大,我哪能這麼輕易繼承到司夜擎的遺產。傅庭軒,你不是說你非我不娶嗎?如今還有機會,我要你帶我遠走高飛,你能做到嗎?”

傅庭軒一時如鯁在喉。

雲淺什麼都明白了。

漫漫歲月,將他對她所有的愛,都已消磨,如今隻剩算計。

不過,她心底慶幸,到今天為止,她也算看清楚了傅庭軒的真麵目。

對這個男人,她徹底死心了,可她不會就這樣認命的!

伴郎走過來催促了一聲,“庭軒,該接親了,彆讓夢月久等了!”

傅庭軒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雲淺一聲冷笑,寒心道:“傅庭軒,我祝你和雲夢月幸福恩愛,白頭偕老。”

說完,她蓋上了頭紗,從容又優雅地轉身,朝著司家的車隊走去。

......

傳聞,司家大少爺命數將儘,是一個將死之人。

既是將死之人,婚禮自然是也一切從簡。

冇有婚禮,冇有儀式,冇有人見證,雲淺直接被送去了司宅。

司家主宅坐落在寸金寸土的京城龍脈,依山傍水,風景秀麗。

雲淺被帶到了主臥。

今晚是新婚夜,洞房花燭。

傭人為司家大少爺換上了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

雲淺來到床邊,望向躺在床上的男人。

司夜擎,他也曾是京城名利場上,運籌帷幄的名門貴胄,即便如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活死人,隔著數米遠,她仍舊能從這個男人身上感覺到那一份與生俱來的威壓感。

儘管他已經躺了半年之久,有些消瘦,臉容蒼白,毫無血色,甚至能看到皮膚包裹之下,根根分明的青色血管,但這一份病態,卻仍舊無損他的英挺俊美。

家傭拿一把精緻的小剪刀,在兩個新人頭上各剪下一縷頭髮,一邊將頭髮纏繞綁在一起,一邊笑著說:“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床頭櫃,擺放著兩杯酒。

傭人說:“雲小姐,您喝下這杯交杯酒,這婚事,就算禮成了!”

雲淺輕輕地拭去眼角的淚痕,“好。”

傭人扶著司夜擎坐起身,扶著他的手,穿過她的手臂,同時握住酒杯。

雲淺舉著酒杯,抬眸,望向男人近在咫尺,英俊卻死氣沉沉的臉,竟有些害怕。

雲淺害怕地問:“他......怎麼冇有呼吸?”他不會是死了吧?

傭人卻催促道:“雲小姐,您彆說胡話,趕緊喝了這杯交杯酒吧!”

雲淺猶疑良久,將杯中酒一飲而儘,傭人也同時喂司夜擎喝了一杯酒,宣佈:“禮成”,便退出了房間。

雲淺起身,習慣性的鎖了門,她回到床邊,從包裡拿出一個被手帕包裹的戒指。

這是一對鑽戒,她曾夢想著,與傅庭軒結婚時,一定要親手為他戴上她設計的鑽戒,冇想到,她的夢想,變成了一個笑話!

雲淺輕輕托起男人的手,將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目光落在男人年輕英挺的臉上。

她能想象,他曾是如何一個權掌八方的大人物,即便他不死,甦醒的機會,也十分渺茫,往後餘生,她便要守著這麼一個活死人度過了。

在今晚之前,她從未想過,她的命運會有如此轉折。

“既然結婚了,以後,我隻認定你是我的丈夫,患難與共,福禍相依。”

雲淺方纔將另一枚戒指戴在自己手上,突然感覺腦子一陣暈眩,她自知自己不勝酒力,但望著那小小一盞空杯,什麼酒,後勁竟這麼厲害。

腦子暈暈沉沉,雲淺無力地在男人身邊倒下,恍惚一瞥,她竟看到,枕畔的男人,忽然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冰冷而冷峻的鳳眸,猶如寒夜浸潤的刀,狠狠割據在她臉上。

這份寒意,沁入骨髓。

司夜擎......竟然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