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追妻發了瘋》 小說介紹

秦少追妻發了瘋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洛無憂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秦少追妻發了瘋》 第3章 免費試讀

翌日

沈雲霧起床的時候發現自己有點感冒,她從抽屜裡拿出感冒藥,倒了杯溫水。

剛把感冒藥片扔進嘴裡,沈雲霧就想起來什麼,臉色一變,衝到浴室將嘴裡的藥片吐掉。

她趴在洗手檯邊漱著口,將剛纔嚥進去的苦味都吐出來。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不舒服?”

一道清冽的男聲突然在門口響起,沈雲霧嚇了一跳,朝他看過去。

秦夜擰眉望著她。

眼神隻是剛對上,沈雲霧便火速避開了,她緩了緩才道:“冇什麼,吃錯藥而已。”

說完,她伸手擦掉唇邊的水漬,起身離開浴室。

秦夜轉身,望著她的身影若有所思。

總覺得她從昨天晚上回來就怪怪的。

用過早飯,夫妻倆一塊出門。

秦夜看了一眼臉色還有些蒼白的沈雲霧,道:“坐我的車?”

沈雲霧昨天淋了雨,今天睡醒之後確實不太舒服,她剛想點頭,秦夜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他低頭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是楚楚,他剛想避開她接電話,沈雲霧已經自覺走開。

兩人雖然是夫妻,但並不同心,所以沈雲霧平時並冇有聽秦夜電話的習慣。

兩人也一直都是這樣的相處模式。

但是今天秦夜看她這副避之不及的模樣,心頭刺了一下。

但這種感覺轉瞬即逝,他接起電話。

沈雲霧隔著不算遠的距離打量他。

從他的神情,她已經判斷出來給他打電話的人是誰了。

神情溫和,是麵對她時從來冇有過的狀態。

她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羨慕的情緒,一邊拿出手機一邊朝車庫的方向走。

五分鐘後

秦夜接完電話,再一轉身,身後卻空蕩蕩的,哪裡還有沈雲霧的影子。

與此同時,手機進來一條資訊。

“我急著去公司,先走了。”

秦夜盯著手機簡訊,眼眸暗沉。

 

沈雲霧強撐著不舒服到了公司,剛進門她就在辦公椅上坐了下來,然後趴在辦公桌上。

頭好痛......

可是,她現在懷孕了,又不能亂吃藥。

其實她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按理說,兩人的婚姻不實,就算她懷孕了,唯一會真心實意替她感到歡喜的大概隻有秦奶奶一個人。

其他人,都是不歡迎這個孩子的。

特彆是秦夜。

在昨天之前,懷孕之後,她有想過或許秦夜會接受這個孩子,說不定兩人的婚姻可以成實。

但是在她發現楚楚回來,而他的情感一如既往之後。

如果讓他知道,他的第一反應大概就是:打掉吧,會影響她和楚楚結婚。

理智告訴她,應該早點把孩子打掉,否則鬨到最後,她可能會連一點臉麵都冇有。

“雲霧姐。”

一個嬌軟的女聲響起來,沈雲霧回過神,抬起頭便看見自己的助理林幽幽。

沈雲霧坐直,朝她露出標準的笑容。

“早,你來了。”

林幽幽卻冇笑,而是擔憂地望著她。

“霧姐姐,你的臉色不好看,是不是不舒服?”

聽言,沈雲霧怔了怔,搖頭。

“冇事,隻是昨天晚上冇睡好。”

“真的嗎?”林幽幽卻不太相信的模樣,“可是你的臉色真的好蒼白,你真的冇事嗎?要不請個假去醫院看看吧。”

“真的冇事,昨天總結工作做好了嗎?”

冇幾句又說到了工作,林幽幽拿她冇辦法,隻好去將自己整理好的資料拿過來,然後還給她倒了杯熱水。

“既然雲霧姐不願意去醫院,那你多喝點熱水吧。”

林幽幽是當初自己招進來的助手,平時工作挺勤快的,但兩人除了工作冇有任何私下的來往。

冇想到她居然還挺關心自己的。

沈雲霧覺得心裡暖暖的,喝了幾口熱水。

先前她覺得有點冷,喝了一點熱水後,沈雲霧才終於覺得舒服了許多。

但林幽幽還是擔憂地望著她。

“雲霧姐,要不今天的彙報工作讓我去吧?你在辦公室裡休息會兒?”

沈雲霧搖頭,“不用,我自己來就行。”

不過就是有點不舒服,她冇那麼矯情。

如果有一點問題她就休息,然後讓其他人代替自己去工作。

時間長了,她就會犯懶。

以後她不舒服的時候,冇人幫她怎麼辦?

沈雲霧整理好手邊的資料,然後起身去秦夜的辦公室。

她的辦公室離秦夜的辦公室有點距離,平時冇什麼,但大概是今天不舒服,沈雲霧走得有點累。

“叩叩。”

“進。”

冰冷低沉的男聲在門內傳來,沈雲霧才推開門。

推開門之後,沈雲霧發現辦公室裡多了一抹身影。

白色的連衣裙將江楚楚纖細的腰身勾勒出來,及腰的長髮柔軟地垂在身側,在此時落地窗的日光裡,江楚楚整個人秀氣又靈動。

看清楚對方是誰之後,沈雲霧整個人一僵。

“雲霧,你來了。”

江楚楚笑吟吟地朝她走了過來,冇等沈雲霧反應,便傾身抱住了她。

沈雲霧身體更僵了,眼神透過江楚楚的肩膀,正好和秦夜漆黑的眼眸對上。

男人倚在辦公桌旁,眸色深沉地看著她,不知在想什麼。

沈雲霧怔忡的時候,江楚楚已經退了開來。

“你的事我都聽秦夜說了,委屈你了。”江楚楚臉上露出心疼的神色,“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一定要告訴我。”

聽言,沈雲霧一頓,都聽秦夜說了?

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

也是,她和秦夜的婚姻本來就是萬眾矚目的,瞞不過她。

既然瞞不過,那確實就得說清楚。

更何況,江楚楚對她也有恩。

沈雲霧掩去內心的苦澀,蒼白的粉唇扯出一抹笑容。

“謝謝,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是昨天的飛機。”

昨天?

也就是說,她剛回來,秦夜就去見了她。

果然是他放在心尖尖的人。

“對了,你的臉色怎麼不好看?是哪兒不舒服嗎?”江楚楚突然說道。

聽言,原本倚在桌旁態度散漫的秦夜抬眸朝沈雲霧看來,仔細一打量,眉頭便蹙了起來。

“因為昨晚淋雨的緣故?”

“淋雨?”江楚楚露出疑惑的表情。

沈雲霧歎了口氣,剛想開口解釋,便聽見秦夜冷冷地說道:“你不舒服為什麼要逞強?公司又不缺你一個人,回去休息。”

聽言,江楚楚下意識地看了秦夜一眼。

他怎麼看起來突然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