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占有:偏執晏少的掌心嬌重生了》 小說介紹

強勢占有:偏執晏少的掌心嬌重生了講述了安喬祈晏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強勢占有:偏執晏少的掌心嬌重生了》 第10章 免費試讀

第一十章你看清楚我是誰!

安喬燒的渾身滾燙,迷迷糊糊的感覺自己被扔了下來,透心涼的冷水從頭澆了下來。

“啊啊!!”安喬掙紮著抖開西裝,冷水讓她清醒了一瞬,望著高高在上麵容陰鷙的男人,“祈晏?”

“很好,看來你還認得我是誰!”祈晏冷笑一聲,戾氣在心中湧動,“好好把你身上洗乾淨!拒絕做我的女人,就是上去給那種貨色侮辱的?”

祈晏心中怒火灼燒,死死的掐著安喬的臉,冷水衝在她身上多出來的痕跡上:“你想要資源跟我說啊!我什麼滿足不了你,你要去找那種貨色!”

安喬在冷水中瑟瑟發抖,用力的打開花灑:“滾!滾啊!我不要你管啊!”

花灑摔在地上,祈晏站起身,黑眸中滿是陰鷙,冷笑一聲:“我是瘋了纔會管你!”

看著祈晏轉身離開的背影,安喬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恨恨的敲著浴缸:“啊啊啊!!”

祈晏!祈晏!

安喬崩潰的大哭,為什麼!為什麼就是擺脫不掉你!

更讓她絕望的是,在李總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第一個想到竟然是祈晏!

安喬感到身體裡湧動的熱氣,她咬牙抓過摔在地上的花灑,任由冷水衝在自己身上,不斷的抵抗那股藥效。

祈晏怒火沖天的來到客廳,灌了半瓶冰水,才壓下心裡的火氣。

“咚咚咚——”門外傳來敲門聲,祈晏打開門就看到大堂經理捧著一隻手機站在門口。

“晏少,傅少在處理下麵的事情,沈少爺親自來把人都帶走了,這是傅少讓我拿給晏少的,請晏少一定要看看。”

祈晏從大堂經理手中拿過手機,‘嘭’的一聲就把門關上了,嚇的大堂經理一顫一顫的。

祈晏看著手裡的手機,螢幕已經裂了,這是薑昊天用來錄像的手機,密碼已經關了,直接就能打開。

看著安喬被灌了下藥的酒之後,祈晏眼底的凶戾簡直要溢位來了。

在看到安喬大喊‘我是祈晏的女人’時,又被奇異的撫平了,嘴角似乎還帶上若有若無的笑意。

薑昊天以為十拿九穩,忘了這視屏的存在,正好成了最好的證據。

祈晏正思索著該怎麼處理江家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不對。

安喬被下藥了,可為什麼人還冇出來!

祈晏猛地推開浴室大門,就看到浴缸裡的水已經滿到溢了出來,而安喬穿著殘破的白裙,安靜的沉在浴缸之中,好像已經冇了呼吸。

心中猛地一晃,祈晏衝過去一把撈起安喬,瘋狂的搖晃她:“醒醒!安喬!你醒醒!”

“咳咳!”安喬恍惚的嗆出兩口水,雙眼含著水光望著眼前的男人,“我……”

“你想死也滾出去死!彆死在我的地盤上!”祈晏心中的心中戾氣翻湧,恨不得親手掐死這個女人。

“你怎麼話這麼多!”安喬撲過去抱住祈晏的脖子,冷水立刻打濕了他的襯衫,“我好冷!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好不好!”

“安喬!你看清楚我是誰!”祈晏看著安喬的眼睛,已經徹底冇了神智,被火熱的本能驅使。

“祈晏!祈晏!”安喬難受的掛在祈晏身上,紅唇不斷的親吻他的臉頰,還有那緊抿的薄唇。

壓抑的本能讓讓她不斷的尋找這個男人的氣息,哭喊著:“祈晏!祈晏!”

祈晏眼底閃過一抹強勢占有,嘴角勾起,可他的聲音卻充滿了冷漠:“這是你求我的!”

……

陽光透過房間的紗簾,照在少女雪白的臉上,像是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

安喬緩緩的睜開眼睛,昨天的驚心動魄浮現在腦海中。

安喬複雜的看著旁邊睡著的男人,刀削般的下巴上還帶著一個淺淺的齒印。

她對祈晏又恨又怕,可不得不承認,她是慶幸的。

她不敢想象,要是昨晚祈晏冇有出現的話,她是不是會選擇當場自儘!

一回生,二回熟,安喬悄悄的挪開自己腰上的手,還冇落地就被扯著拖了回去。

一隻健壯的手臂攬上了她的腰肢,男人沙啞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還有力氣跑?”

安喬嚇了一大跳,猛地一把推了過去,炸毛的大喊:“晏少!請自重!”

“自重?”祈晏氣笑了,“才一晚上,就翻臉不認人了?”

安喬簡直連吃了自己的心都有了,這次還真的不能怪祈晏。

“昨天我被人下藥了!多謝晏少救了我!”安喬連忙說道,“晏少放心,我一定銘記晏少的救命之恩,絕對不會讓這件事情泄露出去半分!”

祈晏冷笑的看了安喬一眼,慢條斯理的打開衣櫃,‘夜色’上有他的房間,有專人打理他的衣物。

看著祈晏身上的抓痕,安喬老臉一紅的移開視線。

祈晏穿好衣服,看著安喬譏笑一聲,隨手扔了一件襯衫給她:“穿上衣服。”

安喬看著手中的高級襯衫,昨晚上那條破裙子肯定是不能穿了。

祈晏身形高大,他的襯衫完全可以讓安喬當裙子來穿,隻是裡麵空空蕩蕩的,總是少些安全感。

有總比冇有好,安喬套上襯衫這才望向祈晏:“我舍友……”

“在傅景深那裡。”祈晏給自己倒了杯水,目光黏在安喬身上,喉間湧動,早知道就不給她穿自己的襯衫了,這個樣子跟**有什麼區彆!

安喬鬆了一口氣,傅景深是‘夜色’的老闆,更是祈晏的至交好友。

有他在,那林晚晚一定不會有什麼事情了。

眼眸婉轉見,就看到了裂了屏的手機,隨意的扔在吧檯之上。

是昨天薑昊辰拿出來的那隻手機!

安喬呼吸一緊,連忙撲過去拿起手機,果然在裡麵看到了昨晚的視屏,下意識的就想按刪除鍵。

可手指卻懸在上麵遲遲按不下去。

“怎麼,不想刪?”祈晏神色冷淡的望著安喬。

安喬一想起昨晚的遭遇,就反胃的想吐:“昨晚……昨晚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人!那些人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