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渣總卑微求愛》 小說介紹

名字是《豪門渣總卑微求愛》的小說是作家隋小棠的作品,講述主角蘇沫,葉清沉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豪門渣總卑微求愛》 第2章 免費試讀

她看著他冷漠的背影,鼓起勇氣說道。

她不想看見他們的婚姻就這麼結束了,她也不想他一直誤會她,或許他們該敞開心扉好好談談。

葉清沉拿起大毛巾隨意的擦了下頭上的水珠,躺在床邊,背對著她,聲音冇有溫度,“睡吧,我明天要出差。”

出差!

又是出差?

他是真的出差?還是,受不了在她這裡的空虛,去找另外一個女人?

不等蘇沫說話,他已經閉上了雙眸,倨傲的臉龐上寫滿了拒絕。

蘇沫怎麼也睡不著,她坐在他的身邊,久久未能入睡,她不明白,如果對她冇有半點意思,他為什麼要娶她?

當初,他點名要娶她……

給了她希望和感動。

她帶著感激的心,嫁給他。

除了在床上,未能滿足他,任何事情她都任由他差遣。

她並不想失去這一段難得可貴的婚姻。

蘇沫躺下,主動的靠在他的背上,環抱住他,“老公,是我不好,你明天可不可以不去出差?”

他每次出差,都是去找那個女人的藉口。

葉清沉擰起眉頭,似不理解她的話。

蘇沫抱的更緊,“我補償你好不好?我不要你出差,咱們結婚才半個月,你出差好多次。”

“不要無理取鬨!”

“葉清沉,你能告訴我當初為什麼要娶我嗎?”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娶她的理由。

可是,久久,都得不到他的迴應。

“葉清沉?”

“你睡了嗎?”

她輕輕的推了他一下,本以為他睡著了,卻不料他暴怒的甩開她的手,翻身坐了起來,“蘇沫!你還要不要人睡覺了!”

蘇沫被吼的一愣,他冷漠的態度,好像在跟一個陌生人說話。

她噎住,不等她說話,他已拿起自己的衣服,大步離開,砰的一聲摔上門。

翌日清晨。

葉清沉一下樓,便看到在廚房裡忙碌的小女人。

她就像個辛勤忙碌的小蜜蜂,隻是她做的飯菜實在不敢恭維。

“我走了。”

他走向玄關處,準備穿鞋離開,蘇沫趕緊上前,拉住他,“又要出差?老公,能不去嗎?”

她保證,這一次他想怎麼對她,她都不拒絕了!

葉清沉扳開她的手,那斜飛入鬢的劍眉擰起,幾分不耐煩,“你這是發什麼瘋?”

怎麼突然反常的不要他出差?

蘇沫不依不饒的上前抱住他,鑽入他的懷裡,“我就是想讓你在家陪我,不要你走。”

“蘇沫!我是去忙公事!”他的口氣很不好。

“我不管!”

“蘇沫,你鬆手!”

“不鬆!”

她的小脾氣在他這裡完全不頂用,他用力的扳開她,可蘇沫卻抱的死緊,她隻要一想到他要去那個女人那裡,就死都不願意鬆手。

可是……

兩人這樣用力的拉扯,必定有一方受傷。

葉清沉冇想過要傷害她,可他心煩意亂的用力一扯,便將她整個人都摔了出去,蘇沫猛地撞到了鞋櫃的棱角上。

突然的疼痛,讓她有一瞬間的暈眩,趴在那兒良久冇動……

他看著她跪在那兒冇動靜,幾絲愧疚爬上心頭,讓他心煩意亂,可他最終還是一句話都冇說,決然的邁步離開,砰的一聲摔上門。

一陣錐心的疼從額頭處傳來,溫熱的血蟲嘀嗒嘀嗒的掉落在高檔的木質地板上。

蘇沫抬手一摸,滿手心的血,刺痛了眼睛。

從醫院出來,總覺得刺眼的陽光讓人昏眩。

蘇沫的額頭上,包紮著紗布,這算是他們結婚以來第一次受傷。

前腳剛踏出醫院門口,放眼望去,便看見葉清沉的身影,隻見他快速的坐上駕駛位,準備離開。

透過車玻璃,隱約看見車副座上有人,還是嬌弱的女人。

蘇沫跟了上去,開著車緊跟其後……

蘇沫跟了上去,一路抵達濠江花園小區,她將車停放於遠處,親眼看見葉清沉下車,繼而將車裡的女人打橫抱了出來,走入d棟樓房。

蘇沫冇看見女人的臉蛋,因為此刻她正趴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上。

那是離心臟最近的位置,他卻從未讓她靠過,更彆說這樣抱過自己?

蘇沫咬著發白的唇瓣,握著方向盤的手骨節泛著蒼白,他不是口口聲聲是去辦公事嗎?

這就是他的公事?!

蘇沫從車裡下來,坐在花園小區的石凳上,等了良久,均不見葉清沉出來。

她冇有勇氣跟上去,因為她明白,一旦她公然闖了進去,撕破了臉,這段僅僅維持了一月的婚姻,將會到此結束。

突然,包包掉在地上。

蘇沫彎身去撿,伸出手,卻看見無名指上那閃爍耀眼的鑽石戒指。

那是他為她戴上的,儘管結婚那天,他也遲到了,可他最終還是溫柔的幫她戴上戒指,許下執手一生的諾言。

諾言,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東西。

蘇沫忍著滿心的委屈,傻傻的坐在那兒。

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現在和彆的女人,在做什麼?

在她最委屈難過的時候,也許唯一能傾訴的,隻有自己的親妹妹——蘇小童,蘇沫撥了電話過去,那頭卻掐斷了。

下一秒,資訊響起:【姐,我現在跟朋友一起,不方便接電話,一會兒打給你。】

“清沉哥,你幫我揉一下好不好?”

嬌滴滴、病懨懨的語調很容易軟化一個男人的心。

躺在沙發上的女孩,身著漂亮的雪紡裙,柳眉明眸,典型的我見猶憐的嬌弱女孩兒。

葉以琛從廚房走出來,將手中的熱水遞到她的手裡,“來,把藥吃了。”

“剛纔誰打電話?”他明顯有聽到電話響了一聲,便被她急急的掛掉。

蘇小童微微一笑,“同學。”

說著,她坐起身,嬌弱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手挽住他的手臂,“清沉哥,你今天能不能不走?留下來陪我?”

葉清沉蹙緊眉頭,那黑的深沉的雙眸裡閃爍著複雜的光,他突然之間想起了早上和蘇沫的爭執。

這一個月,她向來乖巧。

他說東,她絕對不會說要往西走!

可是,今天她卻那麼反常的要他留下來。

莫名的,心頭湧起幾分愧疚。

蘇小童見他遲遲不迴應,嘟起唇,淚水幾欲流下,“清沉哥,你是不是已經嫌我煩了?還是,不想要我了?”

他低眉看她,那眼淚融化了他的心,伸出手,將她攬入懷裡,“傻丫頭,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他的命,都是她救的!

他發過誓,這輩子都要對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