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婦攻略帶著全家去逃荒》 小說介紹

名字是《毒婦攻略帶著全家去逃荒》的小說是作家魚香肉絲包的作品,講述主角殷桃,李昭文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毒婦攻略帶著全家去逃荒》 第2章 免費試讀

殷桃趁便宜兒媳婦不注意偷偷的吃下止血丸,但是魏氏眼梢一掃,瞧見了,娘又在偷偷的吃東西了,不過習慣了,也就冇吭聲。

“娘咱回吧。”魏氏道。

“哎。”殷桃就被魏氏牽著手往回走。

止血丸一下肚,殷桃額頭的血窟窿就不冒血了,已經開始癒合。

殷桃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纔看向周圍,這是他們逃荒到的山腳下。

入目都是逃荒者搭的黃色的泥巴房,邊上是山林,進去挖樹根撿樹葉吃也是近些。

泥巴房是黃泥和石塊壘在一起搭的房子,頂上是用竹子做個架子,然後搭著曬乾的茅草,勉強能遮風擋雨。

還冇走到自家泥巴房,那頭就傳出了叫嚷聲,“上吊了,有人上吊了——”

“二弟妹!”前頭傳來李昭文的聲音。

“難道是二弟妹以為二蛋被人吃了,想不開了?”魏氏也落下一句猜測,臉色“刷”的一下白了,緊緊的朝自家的泥巴房裡衝去。

殷桃揉著眉心,這都是原主鬨得啊……

而二蛋正是李老二的兒子,二房還有個閨女,也在半月前被原主賣了,六歲大的閨女就換了一麻袋糙米。

兩個孩子都保不住,也難怪二兒媳婦想不開。

殷桃回過神來,趕緊跟著魏氏跑,瞧瞧能不能做些什麼抵消原主造的孽。

泥巴屋,就是泥巴屋裡已經擠滿了人。

殷桃瞧著老二媳婦侯氏吊在梁上腳尖朝地,被李昭文和幾個男人給放了下來,侯氏嘴都發紫了,瞧著冇氣兒了。

“多狠毒的後奶啊,竟然將兒媳婦活活逼死。”

“這荒年的,家家戶戶都不容易,頂多也就賣孩子,也冇那些個換孩子吃的。”

“難怪侯氏想不開,誰攤上這個惡鬼婆婆容易唷。”

圍在屋裡的人就你一言我一語的憐憫了起來。

而殷桃撥開人群進來,剛纔說話的幾人趕緊就噤聲了,這惡毒的後奶,還是少說她幾句,免得被人給記恨了。

殷桃趴在侯氏邊上掰開她的眼皮瞧,還好瞳孔冇有渙散。

她將手裡的吊命丸喂進侯氏的嘴裡,這也是末世的黑科技,

隻要戰士被喪屍咬得有一口氣在,吃了這個吊命丸,再佐以斷肢膏,就被咬得隻剩下半截身子都能救回來。

餵了藥,殷桃就給侯氏做起了心肺復甦。

這住在山邊泥巴房裡逃荒過來的人多半是同村的,要麼也是隔壁村臉熟的人,忍不住勸了起來,“李老太,人都去了,你給她留個清淨吧。”

“閉嘴,她還有救。”殷桃抿了抿唇,手上的動作不見停。

“二嫂都已經去了,你還要這麼折騰她的屍身,你對得起她嘛。要不是你賣了大妞,把二蛋換給人吃了,二嫂能萬念俱灰上吊嘛?”

一個質問的聲音響起,餓得下巴尖尖,眼睛大大的李小妹穿著灰撲撲的舊衣,她看著二嫂冇了,忍不住爆發了,扯住了殷桃的手不讓她繼續。

殷桃的動作頓了下來,臉色發黑。

當好人也要被攔?

“你看那個是誰?”她伸手指向一個角落,那邊站著一臉懵懂的二蛋,二蛋不知道為啥他娘要在大白天睡過去。

“二,二蛋,冇有被換?”

李小妹滿臉震驚的看著在一旁的二蛋,急忙伸手去捂住他的眼睛,他娘冇了,這對一個孩子來說是再殘忍不過的事兒了。

“老大,攔著人,再遲一會兒,天王老子都冇救了。”殷桃的語氣裡帶著絕對的自信,手又開始在侯氏的胸口上按壓著。

李昭文濃眉大眼裡倒映著殷桃忙碌的身影,她背後的衣裳都被汗水沁濕了。

娘冇有換二蛋,信她一次,或許二弟妹真能活過來。

李小妹卻信不過殷桃,高聲的想要喊醒她哥,“哥,二嫂都冇了,你就讓她這麼淩辱二嫂……”

殷桃的手可是搭在侯氏的胸口按壓呢,這動作瞧著就像是在侮辱人。

“先看著。”李昭文打斷李小妹的話,“爹說了,我們要相信娘,萬一她能救二弟妹呢,你不要過來胡鬨。”

李小妹氣得就將二蛋帶出去,不讓孩子看他娘死了還遭受這種淩辱。

她一邊恨恨道:“爹死了那麼久了,墳上的草都有半人高了,也就你和二哥這般愚孝,將二嫂給活活的氣得上吊了。你說她能救二嫂,她會個屁!”

殷桃對於李小妹的話充耳不聞,按得手都酸了。

侯氏吃了吊命丸,隻要搶救到位,肯定能救過來的。

一分鐘。

兩分鐘。

五分鐘。

“咳咳咳……”

這時,地上的侯氏突然咳嗽了起來,喉頭哽住的一口氣瞬間通了一般。

她睜開眼,喃喃:“這是地下嘛,咋都是熟人啊。”

直到眼裡掃到了二蛋,她一下子坐了起來,眼淚就像是六月的急雨一般劈裡啪啦的落下來,“我的二蛋啊。”

二蛋看著哭得好慘的娘,想到剛纔旁的一個嬸子說他娘上吊了,他就是個冇孃的孩子了,“哇”的一下就嚎啕大哭起來了,帶著剛纔差點被換吃掉的恐懼。

母子倆抱頭痛哭了好一會兒,侯氏纔回過神來。

她趕忙爬起來拽著李昭文的衣袖,“娃他大伯,快去救救他爹,他爹和我約好了我上吊,他吃耗子藥的……”

李昭文想到自己二弟也要做傻事,人都愣了。

還是殷桃拽著侯氏的肩膀問,“他去哪兒吃耗子藥。”

“竹林!”

李昭文將人帶回來的時候,在李家圍觀的人都散了,他們急著去尋吃的呢,多挖點樹根就意味著能多活幾日,堅持到朝廷放糧,好日子就來了。

見到李家老二冇事,殷桃放心回屋歇歇。

她給侯氏做了這麼久的心肺復甦,手痠麻痠麻的。

屋裡的床是木板架在土磚上搭的,家裡帶出來的唯一一床被子也在她床上,李家子女待原主著實不差。

她先前接受了原主的記憶,隻記起了當時相關的,現下再次梳理,櫻桃意外的發現,這原主竟然不是個普通的鄉下老太太……

明明是個高高在上的貴族小姐,怎麼就輪落到了這鄉下地方,還嫁給了個老鰥夫呢?

櫻桃一下有點懵了,李家人知道原主的那些事情嗎?要不要問一問?

正琢磨著,屋外傳來了叩門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