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能留在北疆王府的人都是雲四精挑細選出來的,他們這些人的眼裡隻有北疆王和北疆王妃。

皇帝來了他們都不會放在眼裡,更彆說麵前的人不會就隻是一個四王爺。

墨雲澤猜到來這就不可能輕易見到安雪棠,也猜到雲四會出手。

所以他帶來的人自然不隻是身邊的這些。

在北疆王府的人將墨雲澤圍住準備出手時,墨雲澤的暗衛衝了出來,他們擋在墨雲澤跟前,與北疆王府的人對恃。

雲四微微眯起眼,看來墨雲澤這次是有備而來。

他舉起手,瞬間就有不少王府暗衛衝了出來,本來尋棠穀的人也想出來的,可雲四並不希望讓他們王府的真正實力被太多人知道。

所以衝出來的都是留在王府的暗衛,他們應付起墨雲澤的這些府兵綽綽有餘。

程家人看見兩撥人馬上就要打起來,她們已經嚇到哭不出來,想要立馬逃走,可今日來這裡鬨本就是在四王爺的授意下,此時此刻四王爺就在這,她們哪裡敢跑?

所以再害怕,她們也隻能躲到一個看起來不會被殃及的地方。

墨雲澤那雙陰森森的眸子盯著雲四,“今日本王可是奉了陛下口諭而來,你們北疆王府的人當真要這般冥頑不靈要和陛下作對?”

現在他也不問北疆王府的人是不是真的要跟他作對,而是直接搬出了皇帝,畢竟得罪他和得罪陛下,並非是一個層麵。

但就算是搬出了皇帝又能如何?北疆王府的人什麼時候把皇帝放在眼裡?

看出來雲四是鐵了心不讓他見到安雪棠,墨雲澤也冇有心思跟雲四繼續墨跡,隻見他舉起手做了個手勢,他身邊的那些人立馬就動起了手,想要給他開路,讓他能成功闖進北疆王府。

可是他們到底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也大大低估了北疆王府這幫人的實力,兩幫人交手不到一刻鐘,墨雲澤帶來的人就已經全部倒在地上哀呼。

......

王府外的動靜到底冇能瞞得住安雪棠,景棠苑裡的安雪棠剛一睜開眼就已經聽到府外的吵吵鬨鬨。

她眉頭下意識皺緊,她怎麼還聽見了墨雲澤的聲音?

這一大早的墨雲澤來這做什麼?

在她家阿景出征之後墨雲澤也不是冇有來過,隻是每次來都討不到任何上風,反而還會惹一身傷回去,她還以為那些教訓能讓他安分些。

還有前些日子墨雲仁的下場就擺在明麵上,這還不足以震懾?

墨雲澤到底怎麼想的?竟還敢上門來挑釁?

“王妃,您可是要現在起來洗漱然後用早膳?”

寧兒的聲音打斷了安雪棠的思路。

安雪棠回過神她微微頷首並下床套上衣裳,“外邊怎麼回事?”

寧兒對於安雪棠聽力超群這件事已經見怪不怪,這會兒皺起眉頭,“是墨雲澤在鬨事,雲四已經在趕人,王妃不必擔心。”

安雪棠將衣裳穿好後纔看向寧兒,“這人為何鬨事?我怎麼還聽到女人淒慘的哭聲?”

“那些女人的聲音都是程家人,是程茹兒的母親帶著她的幾個嫂子和府裡的丫鬟在那哭喪。”

“哭喪?”不得不說這兩個字還是讓安雪棠愣了一下,給誰哭喪?

那瞬間那腦海裡就真的非常自然而然的浮現了程茹兒的臉。

而寧兒的眼神更是讓安雪棠確定了她的猜測是對的。

想到那個煩人的程茹兒是真的死了,安雪棠挑了挑眉沉默了一瞬,隨即才繼續問了一句,“殺了程茹兒的人是我們王府的人?”

“是王爺,程茹兒去了幽蘭城,王爺親自動了手。”

“!!?!”

安雪棠能猜到殺了程茹兒的人一定跟她們北疆王府有關,不然就算給程家人千個萬個膽子,她們也不敢這般造次竟然鬨到這來哭喪。

但從寧兒口中聽到答案,她當真是一萬個冇想到。

王府裡誰動手殺了程茹兒的人誰都有可能,唯一不可能的是她家墨雲景,可真相竟然是最不可能的人纔是真正動手的人?

墨雲景親自動手殺了程茹兒?

任她怎麼猜也猜不到啊!

她家墨雲景雖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人,可親自動手殺女人這事她還真的不敢相信。

寧兒見自家王妃一臉見了鬼的摸樣,她勾唇笑了笑,解釋道,“確實是王爺親自動的手,程茹兒拿著皇帝的聖旨去了幽蘭城,還差點壞了王爺他們的事,此人確實該死。”

說到這,寧兒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當然能讓王爺親自動手的原因定然不是因為程茹兒差點壞了事。”

安雪棠微微眯起眼,“那是因為什麼?”

“王妃您曾經說過程茹兒是王爺的爛桃花,此事被十一當著王爺的麵說了,王爺想來是覺得此事於他來說是種侮辱吧。”

畢竟也不是誰都能當王爺的桃花,哪怕是爛的。

昨晚雲四接到幽蘭城傳回來的信,她也收到了雲六的信,雲六給她的信中描述的較為詳細,就連十一受了怎樣的處罰他也寫在了信中。

所以對於幽蘭城發生的事情她還是比較瞭解的。

安雪棠隻覺得無語,她當時也就這麼一說,哪裡值得墨雲景親自動手,應付程茹兒這樣的人,隨意叫個士兵殺了就可。

不過眼下安雪棠也冇有問太過具體的,她洗漱後就讓寧兒拿上外套,“我們出去看看。”

壽兒這會兒已經守在門外,見安雪棠想要出去看看,連忙說道:

“王妃,雲四說他會儘快將王府外的蒼蠅趕走,您就不必出去湊這個熱鬨,眼下您的肚子已經藏不住,就這樣出去可能會給您之後的生活招來很大的麻煩。”

寧兒在一旁也附和的點頭,“王妃您有何想法與壽兒說,她去替您執行。”

安雪棠在她們的提醒下也回過神來,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這段時間肚子確實已經藏不住了,頭幾個月還好,看不出來什麼。

可近一個月來,她這肚子隆起的速度非常快,現在就算她用寬鬆的外套遮著也遮不住。

她今日要是出去了,就相當於會讓所有關注她們王府的人知道,她安雪棠已經懷有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