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茹兒見到墨雲景竟然會主動走過來,臉上的笑根本抑製不住,她發亮的雙眸直勾勾的盯著墨雲景。

“......”

雲六和十一看見程茹兒這樣的神色,皆是露出鄙夷的表情,這女人想什麼呢?

事到如今還對他們王爺抱有幻想呢?

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

程茹兒確實看不見其他人臉上的鄙夷,她隻覺得自己興奮高興的快要起飛似的。

她不由麵露狂喜,尤其看著墨雲景一步一步朝她走過來,這真是第一次。

以前她不知道多少次主動找他,可是他彆說是走過來,有時候更是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

可此時此刻他竟然會主動朝她走走過來,所以這麼多年來她所做的一切努力終於被看見了是嗎?

所以墨雲景的眼睛裡終於能看到她了嗎?

腦海裡不斷浮現的這個認知使得程茹兒狂喜,整張臉的表情變化甚是豐富多彩。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這些表情在旁人看來,根本不是什麼高興感動,而是扭曲。

墨雲景在距離她差不多兩步的距離就停了下來,先前那些圍在程茹兒身邊的士兵也都默默的低下頭後退幾步。

“王爺,我...呃...”

程茹兒話都冇能講完,就見墨雲景使用內力隔空扼住她的脖子,那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黑眸盯著她:

“本王先前不殺你,你應該慶幸,可偏偏你要一次一次主動上門尋死,既然如此本王自然便成全你。”

說完他還真的用了勁兒,一下就扭斷了程茹兒的脖子。

程茹兒瞬間失去性命,彆說其他士兵,就連很瞭解墨雲景的雲六和十一兩人在看到自家王爺的這個行為都不由震驚到瞪大雙眸。

跟在王爺身邊這麼多年,除了在戰場上,他們王爺從未親自對女人動過手,今日還是第一次。

所以這會兒兩人有那麼一瞬間的呆滯,待回過神來時他們王爺已經轉身,並給十一留下一句話,“十一,搜身,找出聖旨。”

十一:“......”

他就知道自家王爺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原來是想要用這樣的事情來懲罰他。

可是王爺啊...屬下還真的希望此次的懲罰是打掃馬廄,再嚴重點也可以是打掃茅廁。

可是讓屬下親自搜這個女人的身,這懲罰是不是太重了些?

十一心裡極度不願,可這是墨雲景親自下的命令,他根本無法拒絕,而且還不能讓他家六哥代替。

雲六嘴角瞬間抿起一抹幸災樂禍,他抬起手拍了拍十一的肩膀,“找聖旨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說完他趕緊跟上自家王爺,其實他家王爺選擇出手又何嘗不是在怪罪他們差點因為程茹兒的到來壞了事。

王爺眼都不眨一下就弄死了這個程茹兒其實就是在跟他們表明,什麼官職什麼聖旨,他們根本不必放在眼裡。

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出現,他們得處理的乾脆一些。

在墨雲景和雲六離開之後,十一表情甚是為難的看了看地上的屍體,猶豫了一下還是默默的蹲了下來,動手去搜尋程茹兒身上。

聖旨果然就在她身上,還被她放在了胸口。

十一拿出來後立馬吩咐其他人,“屍體交給你們處理,不必特殊對待,按奸細的身份來處理。”

在場的士兵紛紛拱手,“是。”

......

十一拿著聖旨回到議事營時,墨雲景和雲六等人正站在沙盤邊上針對各佈防做分析。

見十一手裡拿著聖旨,墨雲景將手中的旗子插在某處,隨即轉身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看看聖旨裡寫了什麼。”

十一微微頷首,然後就念出了聖旨裡的內容。

聖旨裡也冇寫什麼有用的東西,是皇帝害怕他們王爺接手幽蘭城的軍隊後會導致幽蘭城變成第二座北疆城,生怕日後這些士兵會堅決跟隨他們王爺,所以想要派京城裡的人來跟墨雲景一起管理這幽蘭城。

而京城來的人選與程家還有些淵源,於是皇帝就讓程茹兒提前跑這一趟。

一來是想要墨雲景提前準備迎接京城來的人,二來是還對程茹兒抱有希望,希望程茹兒能成為墨雲景的枕邊人。

不得不說,他們的這個皇帝愚蠢至極,若他們王爺當真會被美色所迷惑,那也隻能是他們王妃,皇帝到底是憑什麼以為那程茹兒能接近他們王爺?

竟傻到一次又一次派程茹兒來作死。

不過仔細想想也能瞭解皇帝的想法,主要是皇帝派來的男人幾乎都不能活著回去,但這個程茹兒不太一樣,是因為他們王爺從未正眼看過她,又加上她不過是一個被皇帝利用的女子,於是他們王爺就從未想過對程茹兒動手。

這一次直接動手殺了,一來是為了讓雲六等人清楚有些事情的處理方式,二來肯定是因為十一說的那些話,什麼桃花不桃花的,這輩子他們王爺可不想跟除了王妃以外的無血緣關係的天下女子扯上關係。

他們這些年讓這個程茹兒蹦躂了太多次,確實也該處理,這人死的一點都不冤。

讀完聖旨後,議事營裡頓時陷入一陣寂靜,雲六和十一的目光都落在墨雲景身上,都想知道他們王爺會如何對待即將到來的京城官員。

也不知過了多久,墨雲終於有了反應,他看向雲六,“給他好生準備個牢房,來了之後直接讓他住下。”

雲六挑了挑眉,“屬下明白。”

“還有今晚本王會夜探赤國大營。”

“?!”

這突然的決定打的雲六和十一措手不及,回過神後兩人便異口同聲道,“屬下跟您一起去。”

“不必,人多不好行動,如今韓雲已經在赤國境內,有什麼事情本王會找他,軍營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需要你們時刻盯著,好生在這待著。”

他雖然讓韓雲去檢視赤國的情況,可赤國近日來實在安靜的太異常,他所瞭解的赤國皇帝不是這種性子的人。

所以他懷疑是不是赤國的背後有軍,而這個軍師極有可能是極其瞭解他墨雲景之人。

若是如此,那他想用的那些戰略就不得不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