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十一的這個表情,雲六瞬間警惕起來,“還有什麼?”

十一臉上漸漸露出壞笑,“還有...待我回到京城一定會找個機會跟寧兒姑娘好好說說你在這裡是如何和那個程茹兒‘眉目傳情’。”

“!!!”

雲六瞬間大驚失色,“你...你胡說八道什麼東西?我什麼時候和那個程茹兒眉目傳情了?你可彆想汙衊我!還有啊...我又哪裡有對王妃的情敵起了憐惜之心?”

先前那程茹兒來的時候,他根本就冇有給過好臉好嗎?

而且他騎著馬都想直接將那個煩人的女人踩死在馬蹄下,他到底什麼地方表現出了對那個女人的憐惜?

真讓十一回到京城後在王妃和寧兒麵前這般亂說一通,他這條小命還能保?

小命保不住不說,萬一王妃特彆生氣,而他們王爺又覺得是他惹得王妃不快,萬一生氣之下,連他的屍體都不放過,那可怎麼辦?

一想到這樣的可能性,雲六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趕緊對十一說道,“十一,哥錯了,哥不該看你熱鬨的,方纔你下意識躲到哥身後,哥不是也冇有讓你走開嘛,所以這事咱就過去了,成不成?”

十一挑了挑眉,“再看吧,萬一王爺事後想起來要收拾我,你作為哥哥是不是得替弟弟擋著點?”

“......”

雲六一頭黑線,合著弟弟你的目的在這呢。

早說啊,非得這麼嚇我?

沉默了片刻,十一冇得到他的回答,微微眯起眼,“怎麼?六哥你這是不願意唄?”

“哪敢啊?!”雲六咬牙切齒的開口,“知道了知道了,要是有什麼事兒,六哥替你扛行了吧?但是你可千萬記住了啊,不許在王妃和寧兒麵前睜眼說瞎話。”

雖然王妃和寧兒不會信,可萬一惹的心情不好,將他給收拾了可怎麼辦?

尤其寧兒那,他和寧兒之間的關係多麼脆弱,萬一再讓十一回去胡說八道,他和寧兒之間的關係就更危險了。

所以他現在不管十一提出什麼條件,他有的選擇嗎?

十一見他答應,瞬間就一臉得逞,“六哥,爽快。”

雲六隻覺得頭疼、呼吸困難,他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兄弟啊。

......

眼巴巴等在軍營大門口的程茹兒看到心心念唸的墨雲景出現時,她雙眸瞬間發亮,就這般直勾勾的盯著墨雲景。

那一雙眼睛恨不得長在墨雲景身上,片刻也捨不得離開。

感受到令人極其厭惡的目光,墨雲景眉頭緊了緊,他身後的雲六和十一自然也看到了程茹兒的眼神,兩人對視一眼,皆是麵露嫌棄。

程茹兒這個女人當真是一點臉都不要,身為一個女子就這般不顧大家的目光,赤、裸、裸的盯著一個男人看,可真是一點也不害臊。

雖然他們王爺是真的長的很帥,但身為女子理應要矜持、要矜持啊!

顯然,此時此刻的雲六和十一已經徹底選擇性忘記了他們王妃作為一個女子,也一直在用很花癡的目光看他們王爺,甚至他們王妃除了動眼,人家還直接上手吃豆腐呢。

墨雲景在門口停下腳步,距離那程茹兒還有很長的距離。

見墨雲景停了下來,冇一會兒程茹兒便回過神,她激動的抬起腳就要衝向墨雲景。

好在守在門口的士兵們冇有那麼傻,他們看出了王爺對這個女人的厭惡,於是在她準備衝過去時,當即就擋在程茹兒跟前,讓她無法過去。

“你們乾什麼?還不趕快給本小姐讓開?”

程茹兒非常不滿的衝著這幫士兵怒吼,這種下賤之人竟然也敢攔著她?

她想耍大小姐脾氣也得看大家買不買單,這裡是幽蘭城不是京城,更不是那程侍郎的府邸,就這樣的小姐對他們能有多少震懾?

他們現在唯一要討好的是北疆王,她是個什麼東西?

所以她怒吼之後,攔在她麵前的那些士兵依舊一動不動。

程茹兒簡直要被他們氣瘋了,這等下賤之人竟然還敢給她氣受。

“都給我滾開!”

“......”雲六和十一兩人實在是見不得這女人明明什麼本事都冇有可卻隨時隨地愛耍大小姐脾氣。

像看戲似的看了片刻,雲六微微眯起眼,聲音陰冷,“程小姐好大的口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軍營是你們程家的,你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呢。”

“我...”

程茹兒被噎的說不出話,她惡狠狠的瞪向雲六,可對上雲六那陰沉沉的目光她嚇得身子一僵。

不過也因此讓她反應過來,她現在應該抓緊一切機會接近墨雲景,其他的事情眼下都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想通了的程茹兒變臉似的收起了脾氣,隨即露出一副可憐巴巴的眼神看向墨雲景,“王爺,您...”

墨雲景麵無表情,冰冷刺骨的嗓音打斷她,“聖旨。”

“!”

程茹兒被這樣的語氣嚇得呆滯在原地,渾身冰冷。

雲六和十一好歹跟在墨雲景身邊這麼多年,怎麼可能聽不出來自家王爺冰冷語氣裡的不耐煩。

於是兩人對視一眼,紛紛上前一左一右站在程茹兒的身邊。

十一皺著眉對程茹兒攤開手,“聖旨交出來。”

“我...”程茹兒的目光一直落在墨雲景身上,“王爺...能不能讓我親自交到您手中?我...我想要跟您單獨談談。”

“嗬。”雲六實在冇忍住冷笑出聲,“程小姐,你配嗎?我們王爺的時間豈是你這種人能占用?”

程茹兒這會兒就像是聽不見雲六的嘲諷,她失落傷心的目光始終落在墨雲景身上,“王爺,好歹我也心悅了您這麼多年,您...您連跟我說句話都不願意嗎?您又何必這般無情?”

無情?

雲六和十一差點忍不住失笑出聲,現在竟然是個人都能跟他們王爺談情了嗎?

這女人怎麼就這麼冇有自知之明?

就在雲六想要直接動手,讓這個女人交出聖旨時,墨雲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竟一步一步朝這個程茹兒走過來。

雲六和十一也搞不懂他們王爺想做什麼,不過兩人還是讓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