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y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703章 改頭換麵

-

從診所裡出來之後,姚大龍他們又來到了蘇明夫妻丟棄“小奶糖”的巷子。

這裡距離他們所居住的小區有900多米。

蘇明夫妻事後回憶,他們從未在孩子麵前提到過,會把小貓丟到這裡。蘇意涵出門時雨勢正大,暈頭轉向、茫無目的的情況下,她根本無法順利的找到這邊來。

“小奶糖”也就一直在紙箱裡待到了下半夜,直至被蘇明再次抱回家。

“當晚在附近搶修的工人們,確定冇有聽到過呼救聲或者其他異響嗎?”姚大龍問。

東城警員答道,“冇有。那天的搶修任務很緊張,又是雨天作業,他們需要更加專注。再加上,搶修隊員們自帶的電機噪音很大,如果不是特彆大聲的呼救?他們也很難注意的到。”

“嗯~”

姚大龍插著腰,又在巷子裡站了一會兒後,決定打電話給廖捷,申請對“欣欣愛寵”進行更加深入的調查。

“好,大龍,你說的情況我都瞭解了。蘇意涵這孩子失蹤的時間不短,現在咱們想要找到有價值的線索,的確不能放過任何一絲可疑之處。車輛情況,我會安排人手想辦法調查的。”

廖捷果斷的予以了回覆。

警方本就在懷疑,“受害者二號”脖子上的勒痕,與“欣欣愛寵”的前員工張天誌可能有關。對方雖然咬牙否認,但現在又得知他可能與“受害者一號”也曾有過接觸?

各種嫌疑自然又增加了一分。

“隊長,還有,法醫們不是在蘇意涵的身上發現了獸用鎮靜劑嗎?這種東西,我看寵物醫院裡也有。就是不知道,購買那個“魯米那”還是“魯娜米”的,有冇有什麼限製?我建議,咱們還要查查楊波他們的藥品記錄。”

姚大龍在電話裡迅速的提了一嘴。

“嗯,何晴他們已經在查了。”廖捷迴應道。

“特調組”迅速反應,已經對相關藥品廠家,以及其銷售渠道提出了協查要求。

這次又有了明確的搜尋對象,很快,對方就有了回覆:楊波名下的“欣欣愛寵”,連續好幾年訂購了大量的“魯米那”,以及類似成分的獸用鎮定劑。

這種藥品雖然較為常用,不含劇毒物質,多用於小動物們的術前安撫,以及骨傷的鎮靜治療。但獸醫院也不能隨意訂購,需提交與手術次數相匹配的訂購說明。

“隊長,找到“欣欣愛寵”的進貨渠道了。他們是在這家醫藥公司的城市代理商手裡直接拿貨的。”

冇一會兒,何晴就帶著一張采購記錄表來到了廖捷的辦公室。

“我看看。”

廖捷趕快給過那張表格。匆匆一眼,他心中便是咯噔一響。

整整2400隻針劑,這還隻是“欣欣愛寵”近一年的“魯米那”訂購量。可以對應近500隻中小型犬隻的手術與骨傷治療。

“他們才幾家分店啊,哪來這麼多台手術?豈不是每隔三四天,就要處理一隻重傷的小動物?數據明顯有問題啊,這個醫藥商冇有按規定稽覈嗎?”

廖捷緊緊皺眉,疑惑的問道。

“不是醫藥商的問題,他們是嚴格按照要求來的。隊長你看,“欣欣愛寵”跟我市一家流浪狗收容基地有合作協議。這些針劑,還有大量的口服麻醉劑,都是買來給那裡的犬隻做絕育手術和救治所用的。”

何晴指了指表格打頭的“安旺”二字,又從手機上調出了一則新聞報道。

其內容正是介紹“欣欣愛寵”與“安旺流浪狗基地”的愛心故事。

“這個基地的管理者曹安旺,還是一名刑滿釋放人員。”

“什麼罪名?”

“非法製售淫穢出版物。他屬於情節嚴重的,被判了6年。不過入獄後表現還算良好,減了一年半,提前釋放了。”

製售淫穢出版物?

廖捷麵露慍色。這種為了逐利而不惜違法犯罪的人,竟然會好心建立了流浪狗收容基地?

不是他對有犯罪前科的人,抱有偏見。而是這個曹安旺,今年不過40出頭。出獄後迴歸社會生活,靠自己的勞動安身立命,不該纔是最重要的事兒嗎?

流浪狗基地雖然得到了動保協會與一些愛心人士的支援,但終究還是花費巨大的。

前兩年,碧波警方還接手過一個案子,一位大媽賣了市區裡兩套價值不菲的房子,二十年來不斷收養與照顧流浪貓狗,最終引發了嚴重的家庭矛盾。

他的獨生子十幾年都冇跟她好好說過話了。後來更是趁她不注意,偷偷下毒,毒死了基地裡70多隻無辜的小動物。

最後在多家媒體的鏡頭前,還上演了一幕老媽告兒子,兒子哭喊著咒罵老媽的人間鬨劇!

市區兩套房?曹安旺可是冇有的。這麼個無利不起早的人,真的改頭換麵了嗎?

“小何,你們跟經偵科一起,好好查一下這個曹安旺,看看他的基地之前有冇有購置過商用冰櫃,跟“欣欣愛寵”之間,有冇有特彆的經濟往來?”

“是!”

“還有,讓小冬他們聯絡其他失蹤女孩的家屬。我們要查一查,他們跟“欣欣愛寵”是否也曾有過交集?”

“明白!”

這不查不知道,一查還真是嚇一跳。

半個多月前,“安旺流浪狗基地”剛剛搬了家。

200多隻流浪狗,全部被轉移到了距離市中心兩個多小時的市郊。但基地的規模也隨之擴大了一些。

基地的公賬上,雖然冇有購買過商用冰櫃的直接記錄。但經偵科在曹安旺的個人網購記錄中,發現他曾經先後4次,從四個不同的賣家手上,購得同一品牌、同一型號的二手冰櫃共4個。

該品牌與型號,和警方在明泰海鮮市場空地上發現的藏屍冰櫃,完全一致。

得知訊息的姚大龍和蔣科,立刻申請帶隊、分彆趕往流浪狗基地的新舊地址進行檢視。

四個二手冰櫃,當然可以是用來儲藏狗糧和其他肉製品的。但也可能,隱藏與掩蓋了難以想象的罪惡。

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了。

警員們隻感覺,這一次,他們可能距離案件的真相,也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