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寶店裡,店員們緊張的看著國際購物中心的總經理熟稔的攬過一個即將成為他們代理店長的腰肢。

這時候葉念墨的電話突然響起,他走到一旁接完電話以後親了親她的臉頰,“晚一點會回來接你。”

丁依依不語,在她看來這個男人實在太可怕了,明明知道她在做什麼,卻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樣任由她去折騰,如果不是他親自說出來,丁依依會以為自己已經瞞過了所有人。

葉念墨走後,店員小心翼翼的看著丁依依,有些吃不準會不會新官上任三把火。

“你們好,所有的工作一切照常就可以了。”丁依依溫柔的說道。

店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點點頭後這才分開工作,丁依依拿過紙張坐在一旁專心的畫畫起來,三個小時後她的手邊已經是一堆廢紙。

她扯了扯自己的頭髮,腦子裡完全冇有靈感,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她乾脆放下紙筆,走到櫃檯上看起傲雪設計的珠寶。

不得不說有幾樣作品很令人驚豔,她細細的看著,身邊罵罵咧咧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我花那麼多錢是來買服務的,你們怎麼回事動作那麼慢。”

“抱歉女士,您要的這款比較難拿,所以久了一點。”

“這不是你們工作怠慢的藉口,給我打折,不然我就宣傳出去,搞臭你們這個牌子。”

“抱歉,我們這裡是不打折的。”

“不打折,你們以為你們賣的是稀世珍寶啊,誰都打折就你們不打折?我看你們老闆請了你這種帶著豬腦袋的員工真是離倒閉不遠了。”

“抱歉女士,這款珠寶我們不賣了。”丁依依上前淡淡道。

女人斜眼看她,眼中有疑惑,“我好像記得你,你是拍那個什麼廣告的?”

“我們店不準備接待您這位客戶。”

丁依依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麵上淡淡的,女人氣得跳腳,“你以為我稀罕,我這就上對麵國際購物中心買去,你們遲早倒閉。”

“女士,”丁依依的聲音冷冷的,“如果我願意,那麼你今天在國際購物中心帶不走任何一條珠寶。”

“你以為我會相信?”女人嗤笑一聲。

“你最好相信。”葉念墨從門外走近,他強勢的環住丁依依的腰肢,葉博跟在他身後。

女人家裡也有些家底,自然認出了葉念墨。她又驚又奇的了兩人一眼,這纔拿著挎包出門。

丁依依不動聲色的擺脫他的桎梏,轉身柔聲問店員,“你彆往心裡去。”

店員感激的點點頭,“謝謝你店長。”

葉念墨強勢的再次攬上他的腰肢,親昵道:“來接你下班,走吧,帶你去吃好吃的。”

中餐廳裡,丁依依把一片牛肉放進辣鍋裡抬眼看他,“我以為你會喜歡高檔餐廳更多一點。”

葉念墨慢斯條理的吃著,“如果你足夠關注我,你會發現我很多不同的一麵。”

丁依依朝四周空曠的位置望瞭望,“包括把我們東西南北是個方向的位置都包下來嗎?”

“我隻是為了不讓有人打擾我們交談。”葉念墨喝了一口茶,然後皺眉放下不再去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