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傲雪有些委屈的應答,“知道了奶奶。”

豆豆匆匆的從一旁走過,她站在傲雪身後,臉上還有淡淡的紅暈,丁依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回到房間,她疲憊的走進浴室。

冰冷的水從她的頭上澆灌而下,她的身體生理性的顫抖,但是心卻活了過來,她一直這樣自虐著,彷彿隻有這樣子才能讓她覺得自己還活著。

走出浴室,她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桌上的相框,照片裡,她和爸爸笑得開懷,成寶英姿煞爽的蹲著,“成寶,你現在在做什麼?一定上了天堂了吧,我也不怕彆人欺負你,反正你那麼凶。”

她抓著相框嘀咕著,眼淚又有抑製不住的趨勢,她哽咽道:“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眼淚流下,她急忙去擦,一個不注意相框掉到了地上發出砰的一聲。

她急忙彎腰,眼神定在了床單和床墊之間一塊紅色的布料,她試著抽出來,發現布片夾得非常緊,她乾脆下床把床單都掀起來。

床單中央放著一條布片,布片上麵畫著一個人形,人形的眼睛是突出來的,上麵刺滿了細細的繡花針。

丁依依冷冷一笑,把手中的布片隨手扔到了垃圾桶裡,誰想出來的招數她一眼就能夠看穿,不過另她難過的是,她一當做好朋友的豆豆一直助紂為虐。

她坐在地上,垃圾桶裡露出的紅色一角刺痛著她的嚴,她伸出手去重新把布條拿在了手中,要玩就玩大的吧。

這幾天傲雪一直睡不好,胃口也不好,甚至驚動了付鳳儀,一大早她就來到傲雪的房間,“好孩子,你是怎麼了?”

傲雪搖搖頭,她臉色蒼白,唇色也淡淡的,“我也不知道呢,總是感覺胸悶氣短的,肚子也不太對勁。”

“醫生看過冇有?”付鳳儀急了,再這關鍵時刻怎麼出現這種情況了了,傲雪點點頭,“醫生說一切正常呢。”

付鳳儀惱了,“這還叫做一切正常?還說什麼有名的婦產科醫生,換了!”

傲雪連忙拉住她,“要不我們讓上次的風水先生來看看?上次他看過以後我確實感覺精神好了很多。”

付鳳儀不讚同道:“風水先生是風水先生,你這種情況就要看醫生才行!”

“其實奶奶,最近我總是夢到亂七八糟的東西,睡覺很不踏實,半夜裡總是醒過來。”

傲雪慢慢的說道,淚水湧了上來,“我知道可能都是我胡思亂想,但是夢裡的那些東西真的好可怕!”

付鳳儀眉頭緊皺,看她哭得稀裡嘩啦的樣子也不忍心了,乾脆道:“請就請了,來看看也冇什麼壞處。”

下午趁著葉念墨下班還冇有回家,付鳳儀讓以前穿著唐裝的男人來了一趟,男人和傲雪對視一眼,眼裡早就是已經通好氣的默契。

“有人想要害這位小姐肚子裡的孩子。”他拿著羅盤在院子裡嚴肅道。

付鳳儀眉頭一皺,“先生不要胡說,葉家的人不會做這種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