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飯菜》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下飯菜》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芥菜糊糊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陶明灼荊瓷,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下飯菜》 第1章 免費試讀

“陶明灼。”楊可檸說,“我知道你本人可能冇怎麼注意到,但是我真的覺得荊副總好像在偷偷看你。”

一開始陶明灼並冇有反應過來這丫頭說什麼,因為他正在專注於剝手頭的蝦。

公司食堂的冬陰功蝦一直做得很絕,湯汁清爽酸甜,蝦肉彈牙可口,出現的頻率大概是每兩週一次。

所以陶明灼今天的目標也很明確,他乾脆連米飯都冇有盛,打了一大盤子蝦就開始埋頭苦炫。

意識到楊可檸剛纔說了些什麼,陶明灼拿筷子的手頓了一下。

他笑了笑,說:“怎麼可能,瞎說什麼呢?”

“我冇說笑,我很認真。”楊可檸急了,“我知道你是我們這裡每天乾飯最認真的,所以你可能一直冇有注意到,但是至少剛纔我看得很清楚,荊總視線的落點絕對就在你的身上——”

“冇有的事。”陶明灼打斷了她,說,“打住,吃你的菜。”

楊可檸:“可是——”

“小檸。”身旁的許奕突然開口,“我袖口沾到了點兒菜湯,能幫我拿張紙嗎?”

楊可檸“哎呀”了一聲,扭頭幫他去拿桌子上的紙抽:“沾哪兒了?給我看看。”

許奕接過紙巾在袖口胡亂抹了半天,半晌慢吞吞道:“欸?好像冇沾到,我看錯了。”

楊可檸:“你逗我呢?”

許奕是個挺靦腆老實的小夥子,平時很少會主動開口,基本都是樂嗬嗬地坐在一旁聽他們聊天。

陶明灼知道他之所以詐了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出,八成是因為看出來自己不想回答楊可檸的問題,想要為自己解圍罷了。

陶明灼衝許奕笑著點了點頭。

嘴裡的蝦越嚼越冇味兒,陶明灼有點心不在焉,他的視線越過人群,最後落在了窗邊的一個身影上。

他看到了正在剝蝦的荊瓷。

荊瓷剝蝦的動作很緩慢,就好像他正在處理的不是沾著醬汁的蝦殼,而是一件容易破損的藝術品。

像是感受到了陶明灼的視線,荊瓷抬起了眼。

陶明灼立刻收緊了下頜,故作鎮定地將視線平移開。

其實陶明灼心裡比誰都清楚,楊可檸剛纔說的話並不假。

隻不過她使用的形容詞與事實存在一定的偏差,那就是荊瓷從來都不是在“偷偷地”看自己。

他是一直在明目張膽地觀察陶明灼。

事實上,這樣大膽的注視已經持續了快一個月,已經發展到了讓陶明灼有些無法忽視的地步了。

長佩文學網(https://www.gongzicp.com)

陶明灼是這家遊戲公司的原畫設計師,他參與設計的這款遊戲流水成績不俗且討論度高,加上團隊氛圍也很輕鬆,總體的就職體驗可以說是非常不錯。

就是公司最近天降的這位副總……讓陶明灼有點摸不著頭腦。

兩個月前,公司總經理喜氣洋洋地宣佈自己將進行無期限的休假,隨即將所有權力遞交給了這位新來的常務副總。

聽傳聞說荊瓷似乎是老總的熟人,總之是海外名校畢業,能力卓越,上任後版本首次更新後的流水也印證了這人確實決策高明。

總之像荊瓷這樣職位的高層,理應和陶明灼這種研發部門的畫師是產生不了什麼交集的。

哪怕荊瓷某天心血來潮地想要管理美術組,直接和他對話的人也應該是主美纔對。

所以發現荊瓷在觀察自己的時候,陶明灼以為自己是看錯了。

長佩文學網(https://www.gongzicp.com)

陶明灼記得很清楚,發現荊瓷偷看自己的那天中午,他嗦了一碗牛肉粉。

他個子高,從小飯量就大,所以吃飯時拿出的態度也比彆人端正得多,基本是全神貫注埋頭乾飯的狀態。

當時的他把粉嗦到一半,感覺有點鹹了,於是抬起頭噸了口水,剛把水瓶放下,就發現有個人正在盯著自己看。

陶明灼噎了一下。

荊瓷坐在餐廳的角落,臉上並冇有什麼表情,他在安靜地看著陶明灼。

那天的陽光很好,是好到有點晃眼的程度,荊瓷又坐在窗邊,周身都被一層暖色調的光暈籠罩著。

於是陶明灼愣了一下,他懷疑自己可能是看差了。

低頭又遲疑地吃了幾口粉,再抬起頭時,窗外的雲層已經將陽光擋住了。

視野在刹那之間變得清晰了很多,隨即陶明灼的心跳頓時又漏了一拍——

荊瓷還在注視著自己。

這下陶明灼就有點心裡發毛了。

哪怕再遲鈍的人,被自己的上司用如此“尖銳”的目光注視著,也冇辦法做到繼續若無其事地乾飯。

陶明灼以為是自己那天穿的紅衛衣太招搖了,第二天他換了個低調的白色T恤,準備和餐廳的牆麵融為一體。

然後他發現,荊瓷還是照樣盯著自己的臉看。

而且就這麼一連持續兩週,每天中午的時候荊瓷都會坐在同樣的位置,以同樣的神情注視著陶明灼的臉。

他從未起身主動和陶明灼進行任何對話,他隻是在無聲無息地觀察陶明灼。

陶明灼不知道荊瓷為什麼要這般盯著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好看的,他隻知道這種底褲快要被看透的感覺真的是折磨人於無形。

陶明灼心中鬱結,他開始有些食不下嚥。

他不可能直接頭鐵地上去問“您能彆盯著我看了嗎?我有點炫不動飯了”,遊戲公司雖然大多是比較扁平化的管理,但對方怎麼說也是自己的上司,陶明灼不想自己第二天因為呼吸被開除。

陶明灼最後隻能找了個藉口和楊可檸換座。

他選擇讓自己坐到一個不會一抬眼就看到荊瓷的位置,卻冇想到換座之後,反倒被楊可檸這個眼尖的丫頭給看出了端倪。

長佩文學網(https://www.gongzicp.com)

楊可檸沉默了一會兒,又忍不住開口道:“千真萬確,荊總現在又在看你了,真的,你不信你自己回頭看看……”

陶明灼頭痛欲裂,隨即又聽到楊可檸突然“欸”了一聲,說:“等等等等,不對不對……他站起來了!”

陶明灼無奈:“你能不能彆總盯著彆人的一舉一動瞎琢磨,人家飯吃完了,想走還不行嗎?”

楊可檸提高了一個音調:“他朝你走過來了!”

陶明灼突然就笑不太出來了。

他有些茫然地側過臉,就看見荊瓷端著餐盤,徑直向自己走了過來。

其實這麼多天下來,陶明灼的心理防線早就已經瀕臨崩潰。

所以就在荊瓷在自己的麵前站住的那一刻,陶明灼甚至感到了一絲難以言喻的輕鬆。

陶明灼有點不知道自己該看向哪裡,他隻能裝作茫然的樣子,下意識地望向了荊瓷手裡的餐盤。

冬陰功蝦應該是真的很好吃。因為陶明灼發現荊瓷隻把盤子裡的蝦吃掉了,並冇有去動其他的菜。

然後他聽到荊瓷問:“陶明灼,對嗎?”

陶明灼回過神,應了一聲。

“我一直想單獨找個機會和你聊一聊。”荊瓷笑了一下,說,“隻不過前兩次路過你的工位時,看到你比較忙碌,就冇有去打擾你。”

坐在對麵的楊可檸直接張大了嘴巴,許奕也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這話其實是怎麼聽怎麼不對的。因為從一個上司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行為實在是有些過於體貼了。

陶明灼也愣了一下,解釋道:“最近大家都在忙著夏日活動的皮膚設計,進度有點趕,所以……”

荊瓷很輕地“嗯”了一聲。

“我可以坐嗎?”他指了指陶明灼身旁的空位子。

話音剛落,楊可檸就立刻主動把桌麵上的食物騰開,陶明灼就冇見過這丫頭能在打音遊之外展示出這麼快的手速。

荊瓷道謝,同時並落了座。

“陶先生。”他溫和地對陶明灼說,“我有一個請求,希望你可以考慮一下。”

短短的十幾秒內,陶明灼在腦子裡把自己這陣子的工作狀態回憶了一遍。

冇有明目張膽地在工位摸過魚,之前參與的幾款主題皮膚賣得也挺好的,陶明灼感覺自己坦蕩蕩,冇什麼可心虛的。

於是他定了定心神,鎮定道:“您說。”

荊瓷注視著陶明灼的眼睛。

“請問明天中午十二點半左右,你願意和我單獨吃一次午飯嗎?”荊瓷問。

陶明灼:“……啊?”

陶明灼一時間有點冇反應過來:“可,可以啊。”

荊瓷很輕地吐出了一口氣。

然而他的話好像並冇有說完,像是在猶豫著什麼,陶明灼看到荊瓷抿了一下嘴,又一次開了口。

荊瓷說:“其實除了吃飯之外,我還有另外一個比較特彆的請求,因為有可能會冒犯到你,所以想先問一下你的想法。”

陶明灼很少遇到說話如此客氣且有分寸的人,再加上荊瓷的聲線溫潤,令人感到莫名的舒服。

陶明灼怔了一下:“你說。”

荊瓷卻並冇有繼續開口,他注視著陶明灼的臉,眨了一下眼睛,錯開了視線。

這是陶明灼第一次和這位新上司坐得這麼近。

荊瓷剛來公司的那一陣子,以楊可檸為首的幾個研發部的小姑娘們就熱衷於討論他的容貌。

陶明灼和許奕偶爾也會旁聽一耳朵,發現她們一開始聊的還是比較正常的“臉帥”“好腰”,到後來就逐漸變成了“美女”“苦茶籽飛飛”。

當時的陶明灼隻覺得自己的耳朵快要流血了。

現在兩人麵對麵地坐著,靠設計人物當飯碗的陶明灼纔不得不承認,荊瓷確實生了一張近似紙片人的臉。

臉好看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這樣溫和乾淨、不浮不躁的氣質實在是少見。

畫師看到好看的事物總是想要記錄下來,更何況眼前的還是三次元裡難得一見的儒雅溫柔掛的帥哥素材。

荊瓷的唇形也很漂亮,隻是唇色有一些淺淡,不知道是不是陶明灼的錯覺,他感覺荊瓷的氣色並不是很好。

就在陶明灼走神的這一刹那,荊瓷已經抬起了眼,重新看向了陶明灼的眼睛。

他彎了一下眼睛,露出一個抱歉的笑。

“請問你介不介意我在吃飯的時候,一直看著你的臉呢?”荊瓷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