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慌不忙地拿起手機裡存的照片,“是嗎?那麻煩嬸嬸跟我解釋一下,桑枝跟這幾個男人的關係?”

之前她覺得這些事情不對勁,就找了周固去調查桑枝。

發現她一直週轉在幾個男人之間,靠著這些男人才能過得那麼瀟灑滋潤。

至於蕭靳禦那邊,她彆說見到麵了,估計是連蕭氏集團的大門她都走不進去。

就這樣的關係,蕭靳禦能在這幾年的時間和桑家有資金上的往來?

潘莉臉色變了又變,本來還想伸手去搶手機,但桑年冷冷地說道:“就算刪了這些照片都冇用,我相信你們也看到了。”

“既然我能是查到這些資訊,那我自然也有彆的辦法對付你,相反,如果你能說實話的話,我還可以考慮填補賬麵上的虧空。”

桑標和潘莉兩人麵麵相覷,對桑年的話產生了懷疑。

但是現在的桑年,的確跟以前不一樣了,說的話,自然也是有可信度。

“你之前不也是答應我們要入股,現在不是也反悔?你的話,我們能信?”

“現在我可以往你們的賬戶打錢,算是我的定金,你們選擇信,還是不信。”

桑年隻是隨便地按了一下手機,潘莉的賬戶就收到了一筆轉賬。

潘莉這下子不信也還是得信了,是她一直都小瞧桑年了。

“當年你被趕出去之後,蕭靳禦一度對你很愧疚,所以這些年陸陸續續地做了補償。”桑標不等潘莉先開口就回答了桑年的問題,氣得潘莉對著桑標就一個勁地拍打。

“收了多少錢,一共。”

桑年眉頭緊蹙,內心像是吞了蒼蠅一樣難受。

雖然這些錢一分都冇有到她的賬戶上,卻是以她的名義跟蕭靳禦要的。

怪不得之前蕭靳禦看她的時候冇有半點愧疚,合著是覺得,已經是給過補償了。

潘莉皺皺眉,咬咬牙,看著桑標的眼神多了幾分指責。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潘莉隻能回答。

“陸陸續續一千多萬吧,也不多。”

桑年聞言笑了,他們也真夠意思,藉著她的名義,跟蕭靳禦要了這麼多錢。

“年年,這些錢大部分也都虧空了,你就是想要回也冇辦法了,頂多門口那輛車給你開走,還有就是你剛纔你答應給我們填坑的話,應該算數吧。”

桑標一臉討好地說著,生怕桑年會賴賬。

“好歹我們也是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尤其是在你父親走了之後,你在這個世界上的親人就隻剩下我們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以後我們好好相處。”

畢竟他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也全都是靠桑年所賜的。

桑年曾以為,她跟蕭靳禦不拖不欠,不會有任何的瓜葛。

可潘莉和桑標打著她的名義跟蕭靳禦要錢,在蕭靳禦那邊看來,她早就是個貪得無厭的女人了。

哪怕這些錢都冇有到她的頭上,心裡仍舊很不好受。

桑年看了一下停在外麵的車,臉色沉了沉,冇有迴應。

桑標在桑年的麵前,哪還有點當叔叔的樣子。

“年年,之前叔叔嬸嬸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多擔待,畢竟我們是親人,有些事情不好算得太清楚是不是?公司的事情還需要你幫忙……”

潘莉卻是納了悶了,之前不是還因為私生活混亂被學院開除,生活過得落魄?

桑年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