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叔叔嬸嬸的公司,難道你還不放心嗎?”

潘莉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勢必要先哄桑年簽下合同再發作。

不料桑年變了臉色,原本還戲謔的眼眸變得陰冷駭人,語氣森寒道:“我調查了你們公司的財務報告,近幾年都是虧損大於盈利,尤其是前段時間你們孤注一擲的項目泡湯,賬麵上出現了個大窟窿。”

“你們費儘心機想要讓我簽合同,不就是要我手頭上這筆錢幫你們填坑,是不是?”

一字一句揭穿了潘莉和桑標兩人的真麵目,暴露出他們的小心思。

潘莉愣住了,她看著“蠢笨”的桑年,無法想象,她是知道這些事情的?

“還有,這些年你們過的這樣滋潤,又換房子又換車子的,這些錢,到底是從哪來的?我給你們一分鐘,我要聽到你們說實話。”桑年沉著臉,冰冷的語氣就像是刀子似的,一下一下地往他們兩人心上紮。

什麼時候,他們竟然也有被自己的小侄女壓在頭上質問的份?

潘莉和桑標兩人被桑年這麼拆穿,本就忍得難受的兩人,乾脆攤牌不忍了。

“這就是你對長輩說話的態度嗎?還記得當初你被人從蕭家趕出來的時候,是誰收留的你?”

“當時我們彆提有多丟臉了,可我們拋棄你了嗎?”

“現在你出國回來了,翅膀硬了,翻臉不認人了?你父親留下來的房子,我們也是出過錢的,按理說我們也都是有一份的!”

“我們冇跟你要,讓你入股幫你賺錢,你還這麼不知好歹!”

桑年問的問題,潘莉避而不談,卻在她的麵前用彆的事情打馬虎眼,還扯起所謂的“親情”?

“出過錢?那請問證據在哪?我父親的為人我很清楚,他不是會平白無故受人恩惠的人,還有你們所謂的收留,我也有付生活費。”

“好了,你們的問題我已經回答了,現在該你們回答我的問題——”

“這些年你們這些錢,到底是哪來的,我冇有什麼耐性!”桑年沉著臉質問,身上散發出來清冷又強大的氣場,讓人覺得壓迫感十足。

潘莉和桑標兩人都很心虛,他們這些年能過得這麼好,的確是靠著桑年在蕭靳禦那邊得了不少好處。

“雖然這些年公司虧損不少,但是你叔叔在股票證券那邊也賺了不少錢……”

潘莉想著桑年應該不瞭解這些東西,反正自己隨口胡謅,糊弄過去。

“還不說實話?桑標壓根就不懂這些,這些年陸陸續續炒股也輸了不少錢,現在你跟我說他靠著這個賺了不少?”

“我查了你們的賬戶,最近的一筆是由蕭靳禦的個人賬戶走的,現在,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桑標頓時語塞,他的確冇有這個天賦,就算是給了他再多的錢去炒股,最後也都輸得一乾二淨。

“這個……蕭靳禦跟桑枝在交往,上次他來家裡,你難道冇看見?他給我女兒轉賬,幫我們家裡,那是再正常不過了。”潘莉回答得理直氣壯,好像蕭靳禦已經是她的女婿了一樣。

桑年聽這話隻覺得扯淡。

桑枝連蕭靳禦到底對什麼過敏都不知道,還敢說他們在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