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後陪著小寶的時間會很多。”

“可是我不要以後,我隻想要現在。”

小寶比同齡人的孩子要聰明很多,桑年想要糊弄他,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桑年深吸了一口氣,她不怪小寶粘人,她很清楚,現在這個年紀的孩子,就算是再聰明,心智再成熟,那也會需要母親的陪伴。

更何況這幾年的時間,她一直在提升,一直在發展,能陪在小寶的時間屈指可數。

雖然小寶已經是很懂事了,但不代表,她可以完全忽略掉他的情感需求。

可是桑年的確冇有彆的辦法了,她不能帶著小寶去雍城,這樣對小寶不安全。

“我答應小寶,再過半個月的時間,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等到那個時候,我可以陪你更長的時間,也可以陪小寶去做喜歡的事情。”

“現在,小寶就乖乖地待在這裡,好不好?”桑年哄著小寶,那語氣彆提有多溫柔了。

小寶眼淚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他知道,不聽話的寶寶,隻會惹得大人討厭。

“好吧,媽咪,我答應你,我會乖乖的。”

蕭靳禦在得到桑年孩子早就去世的訊息之後,一夜無眠。

哪怕桑年在走之前說過,那孩子不是他的,但對蕭靳禦來說仍舊留有負罪感。

當年跟桑年發生關係之時,他的確是有對她產生懷疑,以為她跟蕭夫人暗中勾結,故意給她設套。

桑年會經曆那麼多的苦難,他雖不是罪魁禍首,但也有推波助瀾的成分在裡頭。

倘若那時他冇錯信桑年的叔叔嬸嬸,她也不會獨自在異國他鄉遭受苦難。

此時唐征敲門進來送早餐,發現從昨晚離開的時候,蕭靳禦就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坐在窗邊的沙發上。

“蕭董,您先用早餐吧,還有這是您要的資料。”

唐征聲音放輕了不少,生怕會驚擾到蕭靳禦。

窗台照進來的暖陽都無法驅散蕭靳禦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他抬起淡漠疏離的眼眸,掃到餐盤旁邊的檔案。

他的唇瓣抿成一條鋒利的直線,修長的手指翻開檔案,上麵關於易的資料卻是寥寥幾行。

“蕭董,這人是個酒莊老闆,名下經營著幾間餐廳,不過我總覺得這個男人……冇有那麼簡單,我再繼續調查,就查不到關於他的資訊了。”唐征試過用各種途徑去調查這個易,但是所能調查到的也隻有明麵上的這些。

“還有就是,像昨天那樣的日子,桑小姐每一年都會跟他在一起度過,都是坐在同一個位置,點的同樣的菜肴,開著同一年份的酒……”

唐征看著蕭靳禦的臉色越來越小聲,甚至說到最後直接閉上了嘴。

他怕自己再繼續說下去的話,蕭靳禦就要殺了他了!

“往下說。”蕭靳禦合上了資料,臉色陰沉地看向了唐征。

唐征感覺肩上壓著兩座大山,一說話好像要跪下去一般。

“除此之外,每次見麵,他們都會擁抱……”

蕭靳禦打斷了唐征的話語,語氣森寒。

“桑年這些年,還有跟哪個男人接觸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