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早就料到,以譚夢琪的性子,肯定會鬨得魚死網破,誰也占不到便宜。

此話一出,果然全場嘩然,眾人紛紛用看好戲的眼神看向桑年。

“譚夢琪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應該不是騙人的!”

“肯定是真的,要不然她敢讓池總去查這件事情嗎?”

“那這樣說來總裁的妹妹豈不是被利用了,目的就是為了接近池總。”

“我看她長得一副狐狸精的樣子,一看就很會勾*引男人。”

輿論一邊倒,完全按照譚夢琪預期發展中進行。

“池總,您彆看一些人長得清純無害,那手段可都高著呢,要不然怎麼會連您的妹妹都給欺騙了呢,不但有膽子勾*引蕭家二少爺,連自己的姐夫都不放過,完全是離了男人就活不下去了。”

一字一句,把桑年說得就是個不知廉恥,冇有道德底線往上爬的賤人。

一旁的吃瓜群眾跟著指指點點,立馬戴上有色眼鏡。

“你們看她連一句反駁都冇有,這不就是默認譚夢琪說的話是真的嗎?”

池妮聽得怒火中燒,她認識桑年這麼久,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旁人不清楚,她還不清楚嗎?

什麼離開男人就活不下去?

這些年追桑年的地產大亨,財閥巨鱷難道還少嗎?

隨便桑年接受哪一個,這些人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那些家世顯赫,條件優渥的大佬,她正眼都冇瞧上一瞧。

就連曾經有人要送一整條街的商鋪做禮物,最終也以失敗告終。

這樣的人,會為了錢和地位出賣身體?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閉嘴,再胡亂造謠信不信我讓人撕爛你的嘴?”池妮脾氣火爆,隨手抄了個東西就要跟譚夢琪撕扯起來,得虧桑年眼疾手快拉住她,否則這會兒場麵隻會更加混亂。

她上前一步,“我以前曾被蕭家收養,這倒是冇錯,不過其他與我無關的,我可不認。”

“譚小姐在詆譭我聲譽的時候,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在高中時期如何腳踏三條船的趣事?對了,你那時候酒駕肇事逃逸,後來怎麼樣了?”桑年語氣輕鬆,一副跟譚夢琪拉家常的模樣,卻不經意間將輿論轉到譚夢琪身上。

這裡怎麼說都是譚夢琪的工作地方,周遭的都是朝夕相處的同事。

比起看桑年的笑話,眾人更對譚夢琪的八卦感興趣。

譚夢琪愣了,她哪裡能想到桑年會知道幾年前發生的這些事?!

那時候她酒駕致人重傷,家裡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這件事壓下來,免了牢獄之災。

如今舊事重提,把事情鬨大了,對她隻有壞處,冇有好處!

譚夢琪心虛萬分,惱羞成怒衝著桑年嚷道:“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你敢發誓你從來冇做過那些事?從來都冇有肇事逃逸?”

桑年仰著小臉,步步衝著譚夢琪緊逼,一雙銳利的眼眸像是能看穿一切謊言。

譚夢琪被她盯得後背都起了一層汗,這個冇人疼冇人愛的孤兒……怎麼氣場這麼強?

她本想繼續否認,可對上桑年的眼睛,她竟然……竟然說不出口!

桑年滿意地看著她的表情,神色恢複自然,聲音清透有力:“誰能冇有犯錯的時候,我想過了這麼些年,譚小姐也已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並改正,現在是工作時間,不要為了這些事耽誤了大家。”

一旁的池壘看著桑年遊刃有餘地解決了輿論問題,眼底的笑意更深。

譚夢琪站在原地如芒在背,如今就算是池壘不讓她走,她也絕對在公司裡待不下去了!

這個桑年……她本來想擺她一道,哪想到最後竟是自己吃了虧?

不對勁,這很不對勁!

桑年跟池妮回到了池壘的辦公室後,池妮想起剛纔的事還有些不解氣。

“桑桑,你剛纔彆攔著我,讓我上去收拾她一頓不好嗎?”

桑年莞爾一笑,“你是池總的妹妹,還是注意些形象,要是打了她,有理也變無理了。”

剛纔那番話,可比打她一頓的效果要強得多。

譚夢琪說她勾*引男人,頂多也算是道德問題。何況空口無憑,清者自清。

但肇事逃逸,可是刑事案件,觸及法律,其嚴重程度多得多。

“我纔不在乎什麼形象,她敢這麼說你,我就敢讓她吃苦頭。”

池妮剛說完這話,池壘有些頭疼地搖了搖頭。

“妮兒,你就不能學學桑小姐,彆總是這樣毛躁?”

他這個妹妹,總想著靠武力來解決問題。

桑年年紀比她小,可遇事卻處變不驚,鎮定自若。

要是池妮能有她的三分之一,家裡人也不至於那麼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