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特彆留心地盯著看。

他總覺得這個名字,對他而言有種莫名的吸引力。

在搜尋欄裡麵打出這個名字搜尋,關於他的訊息便鋪天蓋地地湧現出來。

還是個名人?

上麵是他出席活動的照片,以及他的新聞報道。

蕭氏集團的總裁,投資房產,娛樂,時尚……多種行業,三年前身家已經是上千億美金……

小寶有些呆愣,他冇有想到,隨便撞見的一個男人,他的身份背景竟然是這麼……恐怖。

而且這個人要是自己的爹地的話,那他豈不是……

小寶腦子飛快地轉動,暗暗地記下了這個人。

他想著,如果那個男人真的是的話,媽咪為什麼不願意承認。

難不成他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媽咪的事?

小寶心裡陡然多了很多想法,這種好奇心驅使他,很想要去瞭解這個男人。

還冇進行下一步動作,桑年切著水果走了進來,還冇靠近書桌,小寶就迅速把電腦關了,從椅子上跳下來。

“你今天玩電腦的時間已經是夠久了,也是差不多該休息了!”

桑年看見小寶這樣神神秘秘的,總感覺小寶有事瞞著自己。

這種奇怪的現象,好像是從會場離開之後纔會這樣的。

“好的媽咪,媽咪切了我最喜歡吃的水果,還有……我最討厭吃的蘋果。”

小寶看到芒果的時候眼前一亮,但是一看到蘋果,眼神瞬間黯淡下來,把不高興都寫在了臉上。

“你這挑食的壞毛病,都是從哪裡學來的?”

“媽咪不是也挑食,就像是媽咪不喜歡吃香菜,我也不喜歡吃蘋果。”

小寶理直氣壯地回答,把蘋果推得老遠,好像是連見都不願意見到那樣。

桑年啞口無言,隻好作罷。

小寶雖然在其他的方麵都很像蕭靳禦。

但唯獨在挑食方麵卻像極了桑年,對於他不喜歡吃的東西,總有一百個一千個藉口來拒絕,每次都弄得桑年啞口無言,隻好由著他,即便她知道這樣的行為很不好,但改了幾年也確實改不過來。

“媽咪,你要是還回雍城的話,能不能帶上我呀?”

小寶吃著自己喜歡的芒果,漫不經心地問了桑年一句。

桑年卻突然警覺,緩緩放下了正在吃著的蘋果,皺著眉反問:“你想去雍城做什麼?”

也不知是不是做賊心虛,桑年總覺得有些許不大對勁。

畢竟上次小寶提起來蕭靳禦的事,讓桑年心裡麵不安了許久。

小寶搖頭晃腦,語氣輕鬆,“我隻是不想離開媽咪身邊太久了,要是媽咪還要回去的話,那我就跟在媽咪身邊,反正小提琴到哪裡都可以練,課程也可以通過網課的方式學習,一點都不耽誤。”

桑年心裡暗暗鬆了口氣,原來小寶隻是不捨得自己才說要跟著一起回去。

她也捨不得小寶,恨不得跟小寶一直呆在一起。

但是桑年很清楚,一旦小寶跟著回去,遲早都會被蕭靳禦給發現的。

更何況她回去雍城還要住在蕭家,小寶跟在她身邊會有諸多不便。

“你還是乖乖地跟在你易爸身邊,你不是說,你很喜歡易爸嗎?”

桑年低著頭,手指剛準備去捏小寶粉嫩的臉頰,卻被他後退步躲開了。

“媽咪是不是藏著什麼事情不想讓我知道的,為什麼會這麼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