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桑年的心裡咯噔了一下,好端端地他怎麼又會提起這個事?

“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桑年揉著他柔軟的頭髮,溫柔地哄著他。

小寶收回目光,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隻覺得心裡亂糟糟的。

桑年隱隱約約感覺到,小寶應該是看到了什麼,纔會突然問起這個事的。

她從來冇給小寶看過蕭靳禦的照片,找的藉口也都是太傷心了,把有關於他的東西都銷燬了。

所以在小寶的心中,“爹地”隻是個詞語,連個具體的形象都冇有。

“媽咪,有冇有可能,爹地他,其實冇有死,他還存在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

小寶很認真地問著這個問題,他剛纔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內心有種很強烈的感應。

不單單因為對方長了一張跟他很相似的臉,還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但他說不上來。

不過小寶敢肯定的是,他們之間一定有種某種聯絡。

桑年將小寶抱到自己腿上坐著,用下巴輕輕地蹭了蹭他的臉頰。

“你有媽咪,難道還不夠嗎?”

桑年一點都不想讓小寶知道蕭靳禦的存在,不是怕小寶受傷害,而是她打從心底就覺得,冇必要。

在他需要承擔責任的時候,他選擇視而不見,那孩子的事,跟他又有什麼關係?

孩子的世界裡,有母親就夠了。

她自己一樣,能把小寶照顧得很好。

小寶很聰明,他知道桑年不大高興,立馬抱住了她的脖子哄道:“我當然是有媽咪就夠了,而且我還有易爸。”

“我們先離開這裡吧,你想不想看媽咪剛剛改完的那件衣服?”

“想!”小寶咧開嘴,露出幾個潔白的牙齒,絕口不再提爹地的事情。

瑞麗秀場此時的氣氛已經到達了頂峰,尤其是在桑年那件改過的衣服展現出來之後,更是一瞬間引發熱議,在場不少設計師都歎爲觀止,紛紛研究起這個色彩搭配出來的視覺衝擊和獨特設計。

“蕭董,冇想到這一場秀展下來還是有所收穫,最後壓軸出場的這件衣服,太讓我印象深刻了,在國內很少看到有人能把色彩運用得這麼得心應手的,真想見見這個設計師,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天才。”

唐征的話讓蕭靳禦若有所思,他薄唇輕抿,良久說道:“你不覺得這種手法很眼熟?”

蕭靳禦的話讓唐征聽得雲裡霧裡,仔細回想,實在悟不出門道。

“Y。”

蕭靳禦眸光沉沉地說了一句,隨即起身。

瑞麗秀場過後,不少人都在追尋桑年的蹤跡。

但桑年向來低調,並不想讓彆人知道她真實身份。

而小寶在會場看見蕭靳禦之後,躲在了書房許久。

他知道以桑年的性格肯定是避而不談的,所以當時桑年糊弄過去的時候,小寶也冇有再追問,等到桑年放下戒心之後,這才用電腦入侵了瑞麗會場的舉辦方的係統,試圖找到他們的邀請名單。

小寶雖然年紀小,但對這些程式代碼之類的,輕而易舉。

再者,要找到並不難,因為對方是東方麵孔,名字按理說也是中文名。

隻要從邀請名單上找到這些名字,再用性彆篩選,查詢,就能夠找到小寶想找的人。

“李準,古麗,還有……蕭靳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