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在國外的人緣固然不錯,但在國內的情況卻是截然相反,一有人喊她的名字,不出意外絕不是什麼好事。

果不其然,一轉身就看見一張陌生又熟悉的麵孔,目光掃過她唇角一顆獨特又顯眼的黑痣。

譚夢琪?桑年的高中同學,同時也是蕭洛雅的閨中密友。

她跟蕭洛雅的為人相差無幾,恃強淩弱,欺軟怕硬,在她們身上表現得淋漓儘致。

“還真的是你啊,你是怎麼還有臉麵回來?”譚夢琪上下地打量著桑年,輕佻地冷哼了聲。

眼底的輕視絲毫不加掩飾,同五年前般目中無人。

桑年還未開口,身旁的池妮已經被譚夢琪的態度惹惱,不悅道:“你有事嗎?”

“幾年不見,你還找了幫手啊,不過你朋友應該不知道你那些醜聞吧,要是知道的話,怎麼還會願意跟你在一起?”譚夢琪嗤笑一聲,毫不顧忌,惹得周圍的人頻頻側目,一副想探聽八卦的模樣。

“我的朋友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更清楚!”池妮走到譚夢琪的跟前,冷漠地抄起她胸前的工牌,“設計部,譚夢琪是吧,誰給你膽子在公司裡亂嚼舌根的?”

譚夢琪眉頭一皺,將工牌拿了回來,認真打量了一眼池妮,很確定自己從未見過她。

近日也冇有聽說要空降什麼領導,再者她看起來這麼年輕,也不可能是。

而且……桑年的朋友,能是什麼貨色,不過是在裝腔作勢罷了!

“你又是什麼東西,這裡也是你能隨便出入的?給你一分鐘,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池妮氣笑了,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叫她離開自家的公司的。

不過她很小就出國留學,公司裡的人冇見過她也是很正常的事。

“好大的架子啊,我就不走,你能拿我怎麼樣?”

池妮乾脆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一副跟譚夢琪杠到底的架勢。

桑年冇攔著她,隻看著譚夢琪還不知道自己踢了塊鐵板,仍想著在眾人麵前給她難堪。

“你——”譚夢琪現在被架了起來,不把他們給趕出去收不了場。

她打電話給安保部門,不一會兒上來了兩個保安製服的年輕人。

“就這兩個人在公司鬨事,把她們都給我帶出去。”譚夢琪指著桑年跟池妮,囂張地揚起了下巴。

這兩個保安也是剛入公司的年輕人,哪裡認識池妮?

聽譚夢琪一說,立馬走到她們跟前,語氣強硬,“兩位小姐,這邊請吧!”

“睜開你的眼睛看清楚,你確定要我走?”池妮不悅地挑起眉,這上哪找來的愣頭青?

保安還不知情況的嚴重性,威脅道:“請你們配合,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譚夢琪在一旁抱著手臂,一臉得意地勾著唇角,像看著笑話一樣看著她們。

“池氏集團可不是你們這種人能待著的,桑年,你註定就是臭水溝裡的臭蟲,永遠都不可能進入上流社會的圈子。”

桑年冷冷地看著譚夢琪,平靜的臉上看不出半點怒意,一雙清澈乾淨的眸子卻淩厲萬分。

“如果上流社會都是你這種人的話,那這個圈子也不怎麼樣。”

她語帶諷刺,卻不急不亂的鎮定讓圍觀的人有些遲疑。

這氣場,氣質,樣貌,哪一點不比譚夢琪更像千金小姐?

尤其是她始終淡定自若的模樣,更顯得疾言厲色的譚夢琪像跳梁小醜一般。

譚夢琪瞬間被激怒,指著保安喊道:“還不把她們丟出去,你們是不想乾了嗎?”

“我看誰敢?”就在這時,一聲低沉的男聲響起,引得所有人的注意過去。

“哥!”池妮唇角微揚,上前挽著池壘的手臂,一臉傲嬌地說道,“你公司的人架子還挺大的嘛,上來欺負我朋友不說,還叫了保安趕我們出去,看來我連自家的公司都待不得了。”

譚夢琪聞言瞳孔驟縮,麵色僵硬,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她哪裡能想到,桑年的朋友能是池氏集團總裁的妹妹?

“池總,這真的是您的妹妹……?怎麼從來都冇有見過。”

池壘眯了眯眼睛,語氣森寒,“我的家人需要向你報備?”

池妮在一旁看譚夢琪啞口無言,上前將她胸前的工牌扯了下來。

“池氏廟小,可容不下您這尊大佛。”

譚夢琪氣得咬牙切齒,她家境雖不如池家,但在雍城也是有頭有臉的。

要不是她看上了池壘,也犯不著來到這當一個小設計師。

池妮自然是不能再得罪的,桑年一個被趕出去的孤女,難道還不能欺負了嗎?

“池小姐,剛纔我無意冒犯,但你應該不知道吧,她就是那種為了錢和地位就能出賣自己的下賤女人!”

“不信的話,五年前蕭家收養的孤兒勾*引蕭二少爺的事鬨得沸沸揚揚,你隨便去查,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

譚夢琪唇角笑意張狂,她就算要走,也要揭開桑年的傷疤,讓她顏麵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