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電話的人是桑年的恩師,如今他開了口,桑年冇有任何猶豫,應下後直接去往會場。

此時瑞麗會場正在準備一場大型的秀,可在服裝上麵卻臨時出現了問題。

桑年來不及把小寶送回家,也隻好讓他跟在自己身邊。

桑年的恩師一看到桑年,一瞬間宛如獲救一般,上前給了她一個熱情的擁抱。

“現在隻剩下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秀馬上要開始了,可是有幾件重點出場的衣服卻被人弄壞了,如果現在不及時補救的話,這場秀就毀了。”

桑年聞言皺了皺眉,臨近開始衣服被弄壞?

這麼重要的場合,保管衣服的人員肯定會更加小心謹慎的,怎麼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不過在這樣的狀況下,如何讓這場秀順利進行纔是首要目的,其餘都要等到結束後再解決。

“從現在開始,這裡所有的工作人員都不準離開,否則一律當做損壞衣服的人員處理!”

瑞麗秀場的後台,此時已經出現手忙腳亂的狀態,幾件壓軸出場的衣服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有些是袖子,有些是裙襬,但這些都比較容易解決,隻要裁剪掉,再加上其他布料縫製上去就可以。

但是有兩件卻是被潑了油漆,大部分麵積都被弄臟了,而且還是很不規則的,根本冇有一點條理可言。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已經是報廢了,無法挽救的。

“現在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兩件衣服是今晚重中之重,如果無法順利展出的話,今晚的秀也毀了。”

“這件衣服我來處理。”桑年拿了一件受損最嚴重的衣服,看得內心也焦灼。

小寶在一旁看著也不懂,他隻覺得這件衣服已經臟得很難看了,衣服是明黃色的,但是油漆的顏色卻是大紅色的。

兩個明亮的顏色碰撞到一起,讓人視覺上覺得過滿了,而且這件衣服的設計感本就很強,根本就不適合有更多的顏色。

在眾多人的眼中,這絕對是一種挑戰,每個人看到的第一反應都是冇得搶救了。

還有一個小時了,桑年必須在一個小時內把這件衣服改造完成。

小寶待在旁邊看著認真專注改衣服的媽咪,除了看不懂之外還覺得很無聊。

這裡的人又很多,小寶為了不打擾桑年,從人群中鑽出去,找點彆的樂子玩。

像這樣的場合,小寶並不喜歡,走著走著出了後台,走到了看台的位置。

小寶漂亮精緻的外形引得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還是他這種東方麵孔,在人堆中異常紮眼。

“這是哪來的小天使,他難道也是模特嗎?真漂亮!”

“我可以跟你合影嗎?你簡直長得太完美了!”

小寶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他已經聽膩了,隻能裝作聽不懂的樣子,朝著他們擺擺手。

這是他慣用的手法,碰見自己不想理的人就裝傻,對方也不會繼續為難。

忽然小寶好像聽到有人叫他,剛轉過頭,卻不小心撞到了人。

回過頭看到一雙筆直修長的腿,往上看去,一張清冷矜貴的麵孔極具東方人的俊朗,一眼看上去就覺得驚為天人。

這也是小寶第一次看到有比易爸長得還要帥氣的男人,而且對方的壓迫人的氣場,讓他感到有種危險的感覺。

對方看到小寶這張臉的時候也怔了怔,頓時四目相對,空氣中蔓延著一絲微妙的氣息。

一旁的唐征嚇得都結巴了。

“蕭……蕭董,這孩子……長得也太像您了,尤其是這雙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