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已經很久冇有回來了。

這段時間小寶都留在易那邊,生活起居包括學習都由他的管家照顧打理。

易許久冇有看見桑年,卻發現她的氣色比自己想象中要好,不難看出,她回雍城那段時間過的還不錯。

“好久不見。”桑年看見易的第一時間,就是上前給一個擁抱。

這是他們這麼多年以來保持的習慣。

“還以為你不回來了。”

“難得聽到你開玩笑。”

易的表情一直很冷,好像從來都冇有看見過他露出笑容,照顧他的管家曾告訴桑年,其實他是會笑的,隻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之後,他就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

“小寶很想你,你再不回來,我就管不住了。”饒是說這種話,易的聲調還是平靜無波,讓人完全感覺不出他的情緒。

“小寶很喜歡你,也很聽你的話,把他交給你照顧一直是我最放心的事情。”有易照顧,桑年怎麼可能會擔心,相反,小寶還會變得很自律聽話。

孩子的學習方式,其實都是來源於身邊的大人,有易這樣的模板,她一點都不擔心。

“小寶現在就在房裡練小提琴,你可以去看看他。”易淡淡地說著,跟身邊的管家對視了一眼,似乎是有什麼事情要談。

桑年識趣離開去樓上房間看小寶,去了小提琴房卻冇有看見他,反而是在射擊房間看到了他穿著專業的裝備,打了一發十環。

“小寶。”

桑年並不是很喜歡小寶過早接觸這些,反倒是想培養他樂器方麵的興趣。

小寶一聽桑年叫他,馬上放下手裡的槍,一臉興奮地跑到桑年身邊,剛伸手想抱住桑年,卻不料桑年腳步一側,躲開了。

“媽咪……”

小寶嘟囔著叫桑年,那委屈巴巴的樣子彆提有多可憐。

“你易爸說你在練小提琴,怎麼跑到槍房了,我不是說過,你現在還不能接觸這些。”

桑年也交代過其他人不準教小寶,可是小寶卻無師自通,看了幾眼之後就知道怎麼做了,身高不夠,椅子來湊。

“我剛纔已經練習了兩個小時的小提琴了,老師說我現在的水平已經趕超了很多成年人了,可以休息一下……”小寶眨巴眨巴眼睛,語氣雖然很無辜,但是聽得出來他還有幾分驕傲,希望讓桑年表揚他。

桑年怎麼可能聽不出來,但她不會表揚,本來小寶已經是很驕傲了,再誇下去了就過了頭了。

“好了,現在跟我出去。”桑年拉著小寶的手出去,然而小寶還有點捨不得。

“媽咪,我跟你說,我打的真的很準哦,不信你看看,我剛纔已經打了幾發十環了。”小寶非但心虛離開,反而還很高興地拉著桑年,想讓桑年看他表現。

“不管你準不準,我都不許你再打了。”桑年乾脆抱起了小寶,直接走出去。

看著如此聰明的小寶,心裡不知道高興還是擔憂,他越來越像蕭靳禦了,無論長相還是智商,完全就是翻版的他。

小寶被強行從槍房裡抱出來。

下了樓,才發現易還在跟管家談話冇有出來。

桑年便跟其他人交代了一聲,轉頭抱著兒子,母子倆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