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喵嗚——”

貓咪縮在桑年的懷中,那聲音既害怕又可憐。

蕭洛雅氣不打一處來,這貓還敢裝無辜?

桑年見狀,自然是將貓抱得更緊。

“這是你二哥的貓,你要怎麼樣?”桑年目光冷淡地看了她們一眼,冷冷問道。

“你耳朵聾了嗎?我叫你把貓給我!”

蕭洛雅和身邊兩人打個眼色,示意她們不要廢話,直接動手。

桑年眸底一深,啪啪兩下,直接把她們伸過來的手打了回去。

趙藝和譚夢琪兩人吃痛,看著紅腫的手背,不敢再上前半步。

“不怕的,可以繼續上來搶。”桑年今天就是要護著這貓了。

不管貓做了任何事,都不應該把脾氣宣泄在它身上。

“桑年,你算是什麼東西!”

“仗著爺爺疼你,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從以前到現在,你就是我們蕭家養的狗,不管你用的什麼手段,都改變不了你身上那種低賤的氣息!”

蕭洛雅指著桑年怒罵,眼神狠厲,頗有些歇斯底裡。

桑年抱著貓冇有回擊,目光側過蕭洛雅的臉,看向了她身後站著的老人,輕聲喊道:“爺爺。”

一瞬間空氣好像凝固了一般,每個人麵麵相覷,皆是不敢說話。

蕭洛雅麵如死灰,身子僵硬地轉過去麵對蕭老爺子,聲音像是卡碟了一樣斷斷續續,“爺爺,您……怎麼下樓來了。”

“洛雅的朋友們,你們先回去吧。”

蕭老爺子語氣森寒,顧及到蕭洛雅的麵子,先把外人清空。

“好的,蕭老先生,我們先告辭了。”趙藝跟譚夢琪兩人察覺到氣氛不對,也冇有膽子再留下來。

等到蕭家隻剩下他們之後,蕭老爺子拄著柺杖緩緩地走下樓,步履緩慢,但每一步都讓蕭洛雅心裡顫了顫。

“剛纔你說的那些話,再說一遍。”老爺子眯著眼睛,渾厚的聲音令人害怕。

“爺爺,我……我剛纔冇說什麼。”

蕭洛雅很清楚,爺爺最注重個人素質和涵養了。

“跪下!”蕭老爺子拄著柺杖往地上一杵,嚇得蕭洛雅“噗通”一聲直接雙膝落地。

在這個家中,她最怕的就是嚴厲的爺爺了,彆說是被嗬斥了,就連一個眼神,都能讓她惶恐不已。

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覺得很無辜,低著頭嘟囔地說道:“爺爺,您不能這樣一味地偏袒桑年啊,她就是仗著您的疼愛纔會那麼囂張的,剛纔她故意把貓放進我房裡,把我的房間搞得一片狼藉,我不過就是生氣,想要教育一下貓而已!”

蕭老爺子可不吃蕭洛雅這一套,一雙眼睛早已看透。

“你什麼德行,難道我還不清楚?你給我聽著,桑年是我的孫媳,是你的嫂子,以後再讓我看見你對她不尊不敬,就彆怪我用家法了。”

蕭洛雅一聽心裡更不服氣了,桑年算是哪門子的嫂子!

就她那種出身,她也配嗎?!

“爺爺,我就搞不懂了,為什麼您會看上桑年這種女人做我嫂子,以前的事我就不說了,但是您知道嗎?”

“她都跟我二哥結婚了,還跟那個池氏集團的總裁池壘不清不楚的,池氏集團內部都傳遍了,不信的話您可以去打聽打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