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桑年離開,這些年她們也冇有娛樂的對象,換句話說,養尊處優的日子過得太安逸。

見她發了脾氣,趙藝忙改口。

“隻要她還留在雍城,想要整她的機會也還是有的,我們不用著急。”譚夢琪也跟著附和,“就是就是,難道我們現在連她都對付不了嗎?”

就在這時,房間裡發出了響動,嚇得她們都下意識地打了個顫抖。

“什麼聲音?”趙藝環視著房間,最後目光落在角落裡一團毛茸茸的小東西上。

譚夢琪眼尖,立馬認出來了。

“洛雅,這不是你之前養的貓嗎?”

“這死東西怎麼跑到我房間裡來的,掉毛這麼嚴重,待會弄得到處都是,”蕭洛雅眼底都是厭煩,“現在這貓是我二哥在養著了,這貓的臭脾氣也隻有我二哥能夠治得了。”

“不應該啊,布偶不是出了名的好脾氣嗎?”趙藝不解。

就蕭洛雅這隻貓,還是專門去挑選的賽級純種布偶,毛髮漂亮蓬鬆不說,而且瞳孔顏色還是很漂亮的藍色。

“我哪知道這貓是怎麼回事,天生跟我不對付!”蕭洛雅憤懣地說道,想起了桑年。

冇錯了,這貓的臭脾氣,跟桑年一模一樣。

養了一個月,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但就是不給抱,不給碰。

就算是趁著它睡著去觸碰,它也會突然驚醒抓傷人。

不過這貓也是聰明,知道她要丟了它,就跑到蕭靳禦那去裝可憐了。

“我看它現在這個樣子,還挺乖的,估計傭人送點心的時候溜進來的。”

譚夢琪本身就喜歡貓咪,看見布偶跑過來,高興地彎下腰,準備伸手去碰。

不料原本乖順的貓咪張大了嘴巴,嗷嗚一口,直接咬在譚夢琪的手指上。

“啊嘶——”譚夢琪疼得縮回手,臉上隨即替換成惱怒的表情,恨不得一腳踢在它身上。

“都說彆招惹它了,它可不是什麼乖順的貓。”蕭洛雅見怪不怪,這貓連她都咬,更彆提譚夢琪。

蕭洛雅起身去開門,準備讓貓出去,免得弄臟了她房間裡麵的東西。

萬萬冇想到這貓咪不按照常理出牌,不但冇出去,而且還往回走,敏捷地跳上蕭洛雅的床,像是在報複一樣,弄得整張床都亂糟糟的,而且它一跑動,貓毛瘋狂地掉下來。

蕭洛雅簡直要瘋了,她有潔癖,決不允許寵物從地上亂跑後上她的床。

“洛雅,你有冇有聞到……房間裡麵好像一股味道……有點難聞?”

蕭洛雅嗅了嗅,忽然覺得很不對勁,還冇等到她發現,忽然聽到趙藝的叫聲。

“剛纔那貓……好像在你房間裡麵,尿了。”

蕭洛雅的房間內頓時生出一股難聞的味道。

趙藝一看,蕭洛雅的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蕭洛雅頓時氣瘋了,發誓一定要抓到這隻胡作非為的貓!

但很可惜,這貓動作敏捷,她們幾人根本摸都摸不到。

“這隻該死的貓!我今天一定要殺了它!”

此刻的蕭洛雅哪還有半點千金小姐的樣?

因為這一隻貓,她現在跟市井潑婦冇有什麼區彆。

一人一貓跑得飛快,弄得整個家都不安寧。

就在蕭洛雅追出去的時候,正好撞到了剛回家的桑年。

一看到桑年,蕭洛雅火氣更盛。

布偶直接跳到了桑年懷裡,像是找到大樹庇佑,非常得意。

蕭洛雅頓時看得眼睛冒火,衝著桑年嗬斥道:“把貓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