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雍城的雨下了一夜。

桑年聽著雨聲半夢半醒睡了三個小時。

在那個差不多的雨夜,她得知自己有孕,驚慌失措,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拿著孕檢報告在蕭家外麵等著。

就算孩子的父親再不願承認,他也有知情權,也需要給她一個答覆。

可是冒雨等了一夜,那人都不曾露麵,後來被急急送往國外,她鼓起勇氣發了資訊,卻冇想到直接將她推進了深淵。

他隻回了句‘像你這樣放蕩不知檢點的女人,誰清楚你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至此桑年刪掉了所有關於蕭靳禦的資訊,拉黑了他的聯絡方式,發誓不再見他。

當時的錐心刺骨,過了這麼久回想起來,還是會一抽抽的不舒服。

桑年起了身,將窗戶推開,看著外麵茂盛的綠植以及一直延伸而去的街道,心情逐漸平靜。

趁著這個時間她將上次還未畫完的設計稿上了色,看了一眼昨晚還未檢視的私信。

入目蕭氏集團的字樣讓她心裡漏了一拍,對方提出高出國際設計師十五倍年薪的天價邀請加入,換做其他人的話,絕對無法拒絕。

但這個人是她,無論對方開出多高的價格,她都不會同意。

池妮過來敲她的房門,邀請她今天去他們公司逛逛,瞭解一下國內的情況。

桑年之前聽過池妮提過他們家公司的事,知道池妮學習設計也是為了家族企業,最後還是要回來發展的。

池家在雍城也是數一數二的豪門,在這一行業已有幾十年的時間,蕭氏集團也是後來纔有力涉及服裝設計的板塊,但發展的速度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崛起,打敗了大多數老牌的企業,成為池家最大的競爭對手。

“我聽哥哥說過,幾年前蕭氏集團經曆過內部鬥爭,老董事長年事已高,兒子卻長期病痛纏身,最大的繼承人競爭就在蕭晟甫和蕭靳禦兩個孫子身上。”

“這蕭靳禦也是厲害,靠著自己的能力獲得董事會的支援,短短的幾年間開拓他的商業帝國,他看準的項目隻贏不虧……”

桑年聽她滔滔不絕地講著,臉上卻冇有半點波瀾。

當年她住在蕭家的時候就知道,蕭靳禦的父親常年生病,終日不見人。

蕭老爺子不在,裡外的大小事務都由蕭夫人全權處理。

至於那件鬨得沸沸揚揚的醜聞,不是她,還會有其他人。

目的也是涉及到內部爭鬥,怕蕭靳禦跟宋家聯姻,獲得宋氏集團的支援,對她的親兒子不利。

畢竟蕭靳禦是三歲才被帶回家的私生子,蕭夫人為了顏麵,隻好對外聲稱是自己產後體弱多病的小兒子才一直冇有公佈,蕭父自持理虧不敢多加言語,也導致了蕭靳禦在蕭家如履薄冰,舉步維艱。

儘管那般打壓,也無法阻擋蕭靳禦的勢頭。

才短短幾年的時間,這人名下的資產已經多到難以想象。

——

兩人到了池氏集團的總公司,一座佇立在中心商務區氣派恢弘的大廈。

“這就是我們設計部門了,桑桑,我聽我哥說這幾年國內缺少創新,你要不要考慮留在國內發展,要是你能留下來,池氏集團絕對能給你提供一個很好的發展平台。”

池妮的眼中滿是期待,她相信以桑年的才華和能力絕對能在國內一鳴驚人!

桑年笑了笑,婉轉地回絕了池妮,“可能這次要讓你失望了。”

本來這次回國也隻是待上幾天,並冇有要久留。

池妮不死心地又拉了拉桑年的衣袖,撒嬌道:“再考慮考慮嘛,我可以給你當助手。”

“你可彆折煞我了,讓普利斯設計學院的高材生給我做助手,也太大材小用了,而且以你的才華留在國內,發展肯定會比我更好。”

桑年這番誇獎式的推脫讓池妮也冇有一點辦法。

“你可彆給我戴高帽了,我也不著急要你回覆了,反正你在雍城多待幾天,好好放鬆。”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道理池妮還是懂的。

像桑年這樣的人才,要是能幫哥哥留下來,那哥哥怕得感激自己一輩子了。

桑年無奈地揚了揚唇角,雍城這個地方帶給她太多不好的回憶了,而且這個城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若是繼續留著,難免還會跟蕭靳禦繼續碰麵,倒不是怕他,隻是一種本能地牴觸罷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女聲叫住了她。

“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