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你上來,看到清雪了吧?”

蕭老爺子開門見山,第一時間就提起這事。

桑年愣了愣,怎麼專程說起宋清雪,是有什麼要事?

“是碰見了,不過聽到傭人叫我二少奶奶,便走了。”

桑年如實地說明瞭剛纔的情況,其實也就是想表達,宋清雪對蕭靳禦念念不忘。

畢竟他們當初差一點就結婚了,如果不是因為桑年的話……

蕭老爺子聞言淡淡地笑著,隨即說道:“清雪這孩子雖好,但終究跟靳禦有緣無分。”

“方纔我也和她說了,讓她放下往事,彆再耿耿於懷,畢竟你現在纔是我名正言順的孫媳婦。”

桑年聞言內心不是滋味,老爺子慈祥親和,待她真誠,就像她的親人一樣。

“爺爺,我何德何能受這種厚待?”

桑年抿著唇,心裡感到一陣溫暖,突然有些哽咽。

“就像旁人說的,我隻是個司機的女兒,就算家父之前對您有過恩惠,但您也待我夠好了,我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夠償還您對我的恩情……”

“傻孩子,從接你回家的那天開始,你就是我蕭家的人,我也把你當成親孫女那樣看待,誰都不能看輕你,欺負你。”

蕭老爺子拿著柺杖在空中比劃了幾下,彷彿隨時要打在蕭靳禦身上一樣。

你也不必感到負擔,現在你是靳禦的媳婦,對你好那是應該的,要是靳禦敢惹你不高興,我這第一個不饒他!”

老爺子越是這樣說,桑年的心裡就越感到愧疚。

因為她無時不刻都在想著跟蕭靳禦離婚,想著如何離開這裡。

可是老爺子的心願,卻是希望她跟蕭靳禦百年好合,長長久久。

這本身就是非常矛盾的,能扮演一時,無法扮演一世。

不過……不管怎麼樣,她已經答應了,在這段期間,她會儘量做些讓老爺子開心的事。

“爺爺放心,靳禦他,對我挺好的。”桑年勾著唇角,露出“幸福”的模樣。

蕭老爺子也冇有半點懷疑,拉著桑年的手掌輕輕拍了拍,“這我倒是清楚,靳禦這孩子,很喜歡你,隻是他從小就是這內斂的性子,不管喜歡還是厭惡,都不會隨便表達出來。”

蕭老爺子在說,蕭靳禦喜歡她?

桑年下意識愣住,但隨即當成個玩笑拋在腦後,她明白,蕭老爺子不過就是為了他們的婚姻,才故意這麼說的。

蕭靳禦那樣的男人,誰能夠猜得清楚他愛的人是誰,又或者……他根本就是誰都不愛,最愛的隻有自己。

想到這裡,桑年低著頭沉默,安靜地聽著老爺子說話。

“我吩咐了廚房給你燉了滋補的藥膳,你太瘦了,得好好補補身體。”老爺子看著桑年比以前消瘦了那麼多,眼裡心裡都滿是疼惜。

說完,老爺子讓李管家去把藥膳端了上來,桑年本想拒絕,畢竟藥膳的味道她不大能接受,但一看到老爺子殷切關心的目光,嘴邊的話又硬生生地嚥下去。

藥膳裡麵新增了很多滋補的藥材,桑年聞出來有當歸和枸杞的味道。

“趁熱喝功效會更好,今後我都會吩咐廚房給你熬製補品,把身體調養好。”

老爺子盯著這燉盅,迫於這種壓力,桑年也隻好喝了一口。

“爺爺,其實我的身體素質還不錯,不需要太過滋補了。”

這個世間最難還的就是人情,桑年彆的不怕,最怕的就是身邊的人的關心。

她的性格如此,哪怕隻是一點點關心,她都會以千倍百倍去償還。

“還是差了一點,你要多養好身體,到時候為蕭家開枝散葉,纔不會太辛苦了。”

老爺子剛滿臉笑意,雲淡風輕地說完這話,桑年嘴裡一口湯藥差點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