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咚,門邊傳來聲響,不一會兒有傭人端著燉盅走了進來。

“二少奶奶,這是二少爺吩咐我給你燉的湯,對宿醉有幫助。”

蕭靳禦?讓人給她燉湯?

桑年打了個激靈,不由自主將眸子眯成一條直線。

要不是他心中有愧的話,怎麼可能會這麼好心?

“他人呢,他現在在哪裡?”

桑年慌張不已,語氣急切。

傭人下意識以為桑年是想蕭靳禦了,臉上還揚起了意會的笑。

“二少爺去公司了,不過好像十點的飛機就要走了。”

又要走了?

那看來昨晚上蕭靳禦真的出現了,她不是幻覺!

現在牆壁上的指針已經是指向了八點,除去蕭靳禦去機場的時間,桑年要在半小時內趕到。

“你先出去。”桑年看了一眼傭人,去衣帽間拿了套新的裙子。

“那湯我就放在這了,二少奶奶要記得喝。”

換完衣服洗漱完畢,桑年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蕭氏集團。

然而她忘了一件事,大樓是設置了限製,需要指紋才能進入。

桑年自然不能坐以待斃,她現在必須見到蕭靳禦問個明白!

她花了十分鐘的時間破解了蕭氏集團的防火牆,解除了需要指紋解鎖的限製,不需要花費任何周章就能成功進入這所大樓。

當然,就算是她做了這種事情,也不用擔心有人會懷疑到她的頭上。

畢竟,在蕭靳禦的眼裡,她就是個被趕出去後,一無所有的普通女人。

順利進入大樓瞭解到了蕭靳禦所在的樓層,在出了電梯的第一時間,正好跟蕭靳禦打了個照麵。

“跟我走。”蕭靳禦看了桑年一眼,轉身進了辦公室。

蕭靳禦不知道桑年是憑著什麼本事進來的,但這不是首要事情。

這是桑年第一次進入到蕭靳禦的辦公室,入目一百八十度透明的玻璃窗,將窗外蔚藍的天空以及城市美景儘收眼底,桑年看了一眼他辦公桌後的書架,竟然還有關於服裝設計方麵的書。

難道蕭靳禦對服裝設計感興趣?

不過……怎麼是剛入門的書,還看起來還有些年月了。

“昨晚上帶我回去的人,是你?”腦子裡麵隻有零星片段,也記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蕭靳禦看她一臉茫然的樣子,再聽這語氣,想必昨晚上的事已經是斷了片。

“不然怎麼能聽到你說的那些話?”蕭靳禦唇角微微上揚,不緊不慢地走到沙發上坐下。

這種故弄玄虛的話語聽得桑年雲裡霧裡,難不成昨晚上她胡言亂語了?

倒不是冇可能,畢竟醉到那種程度,很容易會把一些心理話都說了出來。

“昨晚你送我回去了之後,到底,做了什麼?”

桑年不大確定,她……自從五年前那一次之後,就再也冇有跟男人有過接觸。

昨晚上喝了點酒,有點……飄飄然,醒來之後又衣服被換,渾身痠疼。

她不確定,到底有冇有發生過什麼不可控製的事。

加上一大早蕭靳禦還叮囑讓人給她煮了湯,還有那些傭人的眼神……

簡直讓人不多想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