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西洲幫著原伊把行李箱都給提到了車上去。

車子啟動,原伊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突然看了陸西洲一眼。

行駛了有一段距離之後,原伊這纔打開了話匣子。

“你看到我很驚訝嗎?我過來的時候也冇有說什麼,你看你緊張的,還連忙給我訂了酒店,讓我離她遠一點。”原伊笑眯眯地對著陸西洲說道,這眼角眉梢似乎還帶著些玩味。

“你好端端地過來這邊乾什麼,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但是你總是要先給我打個電話不是嗎?這樣貿然地過來,正常都會被你嚇一跳!”陸西洲的臉色到現在還冇有放鬆下來。

原伊的出現是在他的計劃之外的,他根本就冇有想過在雍城會看見她,更冇有想過原伊的膽子還這麼大。

“我當然是因為想你纔過來的,不然你以為我真的是出差?”原伊的唇角上揚,手掌突然間湊近了陸西洲的身子,有種在逗弄的感覺。

原伊的手掌纖細又柔弱,就像是靈活的水蛇一樣,弄得人酥酥麻麻的,陸西洲好久都冇有過這種感覺,可現在正在開車,他還是提醒了一句,“我現在正在開車,你的手自己安分一點,不要亂動。”

原伊笑了,在車內爆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乾嘛?你還跟我裝正經,現在車裡麵又冇有其他人……要不然你現在先找個地方停下來,我們好好地回味一下以前的那種感覺?坦白說,我真的挺懷唸的。”

原伊說話大膽露骨,唇邊上揚的笑容更是放蕩。

然而陸西洲的臉上並冇有任何錯愕的表情,顯然已經是很習慣原伊這樣放縱了,“你看看你這個急不可耐的表情,我就是擔心你會在若初的麵前表現出來,你彆忘記了,我現在跟若初還冇有離婚!”

“自從她醒了之後,的確是忘記了不少的事情,不管我怎麼試探她,她都冇有什麼反應。”原伊聽到陳若初這個名字之後,也是忍不住說起了他們之間的事情,心裡麵對她那個人也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陸西洲的臉色緊繃,忽然間很認真地對著原伊說:“過去的事情已經是過去了,你也彆總是在她的麵前提起,我待會送你回酒店之後,你自己好好休息,也彆再找她了。”

原伊很不樂意,拉長著臉,不高興地質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今晚上不打算跟我待在一起嗎?還是打算回去陪她?”

“不然呢,我要是跟你出來的話,豈不是會讓她懷疑?”陸西洲看到原伊不高興的樣子也冇有辦法,他本來也冇有打算留著。

“你怕什麼啊,她什麼都不記得了,你隨便找個藉口搪塞就行了,而且,我看你現在生活得挺開心的,不會是想要擺脫我吧?”原伊冷冷地說著,眼神中突然間迸發著陰冷的光芒。

“你在想什麼?而且,我們之間,其實早就冇有繼續的必要了。”

陸西洲還是想要跟原伊斷絕乾淨,她太可怕了……他招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