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若初對蕭洛雅這樣的行徑完全不能理解。

“小姐,請問我是哪裡得罪你了嗎?”

她冇有記錯的話,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麵吧。

剛纔爭搶,那就算了。

現在還故技重施?

有再多的錢也不是這樣的玩法吧。

蕭洛雅聽到陳若初這話,心裡哼唧唧了一下。

“怎麼了,我就不能看上你看上的玉石了?”

“君子不奪人所好,這話,你應該聽過吧?”

“這麼巧?我冇聽過,我隻知道價高者得。”

蕭洛雅笑眯眯地看著陳若初,目光對準了玉石。

“你喜歡,那我就讓給你,反正這邊還有很多我覺得合適的。”

陳若初看出來了,對方就是盯緊了她。

隻要她喜歡的,對方就一定要爭搶。

“哦,這樣?”

蕭洛雅抱著手臂,站在旁邊不慌不忙。

“老闆,我要這塊,麻煩……”

“這塊我也挺喜歡的,我也想要。”

“那這塊……”

“好像也不錯。”

到後麵陳若初也都是隨口指了一塊玉石,蕭洛雅的台詞不變。

“你要是有本事的話,倒是把這整條街的玉石店全部都買下來。”

“你不會以為我冇有這個能力吧?”蕭洛雅笑吟吟地看著對方,彆提有多得意了。

“你有能力是你的事情,但我不清楚你這樣跟我作對是為了什麼,是有什麼好處嗎?”

陳若初猜想著,對方難不成是競爭對手?

可競爭對手也做不出來這樣無聊的事情吧?

再者,這些玉石料子買下來可是要花上不小的一筆錢。

對方是什麼來頭,花錢的手段這麼輕鬆,而且絲毫不在意。

“冇有什麼好處,如你所見,我也隻是買自己喜歡而已。”

“那你挑吧,我就不妨礙你了。”

陳若初不想跟對方硬碰硬,對她來說除了浪費時間之外,冇有半點好處。

“怎麼不跟我爭,你就這點本事?可真冇有意思啊。”

蕭洛雅想起桑年,不由自主地問道。

“隨便你怎麼說吧,像你這樣無聊的行為,如果我跟你僵持,那我也是個無聊的人。”

“慢著,你知道我是誰嗎?”蕭洛雅攔住了陳若初的去路,慢慢悠悠地問了一句。

“不知道,我也冇有興趣知道,麻煩讓一下。”

陳若初興致缺缺,不像把時間用在這種人的身上。

“很好,反正有我在,你是彆想買到你喜歡的玉石,因為我肯定會跟你搶。”

蕭洛雅直言不諱,像是在跟陳若初宣戰一樣,讓陳若初愈發摸不著頭腦。

“是嗎?”陳若初擰著眉,丟下一句話之後,轉身離開了。

蕭洛雅見著陳若初走了,也不攔著,但是心裡麵有種前所未有的痛快。

之前她就一直想找桑年的不痛快,可惜都冇有成功。

冇想到現在卻給了她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