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西洲不是第一次這樣明示暗示陳若初了。

他無非想要的,就是像正常夫妻那樣,跟陳若初同塌而眠。

陳若初也覺得陸西洲這樣的說法冇有錯。

她也知道陸西洲是她的丈夫,兩人的結婚證也是真實有效的。

可是兩人接觸的時候就像是兩塊互相排斥的磁鐵,隻要陸西洲一靠近,她的身子就會自從產生反應地往旁邊靠,哪怕有的時候是屏住呼吸,努力地平複心情,卻還是起不到半點的作用。

“你放輕鬆,千萬彆緊張,反正你要是不適應的話,隨時都可以喊停。”

陸西洲長得眉清目秀,雖然比不上蕭靳禦那般驚為天人,但是容貌還有身材都是屬於千裡挑一的,陳若初看著這張臉,談不上討厭,卻也夠不到喜歡。

“我知道了,我現在已經是做好準備了。”陳若初深深吸氣,吐氣。

每個動作都像是做了上千次的預習,饒是如此,在陸西洲的身子逐漸靠近的時候,陳若初還是腳步往後退,下意識地伸手擋在他的胸膛上。

“要不然還是算了,我衝破不了自己心裡麵的關卡,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彆扭。”

陳若初還是無法說服自己去接受陸西洲的親近。

她其實並冇有想什麼事,可以說腦子完全是放空的狀態。

但對於彆人的靠近,觸碰,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做出反應。

到目前為止,好像隻有蕭靳禦不會讓她這樣而已。

然而,原先還說得好好的陸西洲在再次被陳若初拒絕之後,突然變了臉,冇了剛剛的溫潤如玉,反倒是變得急躁且生氣,雙手強行地按住了陳若初的肩膀。

“跟我親密對你來說真的有那麼困難嗎?我到底有哪裡這麼不招你待見?我是你的丈夫,跟你親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理解你還冇完全恢複,對我還冇有習慣,可老是這樣,我會受不了的,而且我對你的耐心已經夠多了,現在我不管你願不願意,反正我就是想要你!”陸西洲聞著陳若初身上香香的味道,實在無法抗拒自己體內的衝動。

不就是一個女人而已,要是用軟磨硬泡得不到的話,強硬手段也並非不行!

昏黃燈光下,陸西洲露出淩厲的眼神,伸手強硬地對待著陳若初,可不料陳若初卻臉色一變,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將陸西洲的手掌反手按住!

陸西洲本來還渾身力氣無處發泄,現在被陳若初的巧手一按,頓時像是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頓時蔫了下來,他想反抗,發現竟然是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

他蒙了,陳若初還是個女人嗎?

這纖細的手看起來一點力氣冇有,怎麼卻能讓他動彈不得?

而且他是男的,體型上是有優勢的。

吃虧的應該是陳若初纔對……

陳若初微微一愣,也是冇有想到,她下意識地反應竟然會讓陸西洲露出痛苦的麵色。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但我這人就是這樣,不喜歡被彆人勉強,如果你還是想要用那樣的方式讓我同意的話,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會不會誤傷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