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若初也覺得納悶了。

她雖然是第一次來到蕭靳禦的住處,但是卻對他住的這個地方感到有種莫名地熟悉感,尤其是在看到牆上的油畫,她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盯著老半天,不知不覺出了神。

蕭靳禦泡了檸檬蜂蜜水遞到了陳若初的身邊。

發現陳若初的目光一直都在油畫上麵,唇邊微揚,語氣寵溺地說著,“這是我太太畫的,之前在書桌抽屜裡發現的,我覺得很好看,就找人裱起來掛著,跟這客廳的裝潢倒是挺相配的。”

“你太太真是個很有才華的人,她是個畫家嗎?我看這落筆還有色彩,不是一般人就能有的水平,而且這畫很有深意,足以見得她是個很有思想,很有內涵的女人。”陳若初之所以看了這麼久,也是從這油畫看到了許多。

“我替我太太謝謝你的誇獎,她不是畫家,是服裝設計師。”

“那這麼說來,我們的職業還是有些相似的,平常我也喜歡畫畫,不過可能畫畫的水平就冇有你太太這麼好了,可惜她不在,要不然我們肯定是有很多共同話題。”

陳若初看這幅畫,其實已經是能感覺出來對方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蕭靳禦聽這話開始若有所思。

“的確可惜了。”

陳若初聽著蕭靳禦這話,還以為是觸碰到他的傷心處。

“不好意思蕭先生,你一定能夠找到你的妻子的,她也會平安無事的。”

“沒關係,你不用緊張,陳小姐坐下來吧。”

“其實我對你這房子的裝潢還是挺喜歡的,不管是色彩還是擺設,都精準地踩到我的審美點上了,下一次裝修房子的時候,可以按照這樣子來。”

陳若初喝著蜂蜜水,將話題轉到這房子上麵。

“陳小姐喜歡的話,我可以給你安排一套。”

“啊不不不,你千萬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隻是很喜歡這樣的設計而已。”

陳若初被蕭靳禦這樣的財大氣粗嚇到,可能她剛纔表達的語氣也有誤會吧。

“對我來說,這些東西都不算什麼,陳小姐是我的朋友,我要是能為我的朋友做點什麼事情也挺好的。”蕭靳禦看著陳若初,語氣輕鬆平淡。

聽到朋友二字,陳若初心裡麵也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

他們兩人現在算是朋友了嗎?

其實也應該是吧,見麵到現在也挺多次了。

“哦對了,時間不早了,我想我得回去了。”

陳若初看了一眼時間,心想不能再逗留了。

“那走之前再去看一眼小寶吧,小寶很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