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說的話,無疑是給小寶一個很致命的打擊。

因為在小寶的心裡,他一直都是在期待著桑年的出現。

他等啊等,等了一個月又一個月。

每天都在擔心中度過。

好不容易看到了這麼個人。

可是告訴他,不,她不是,她不是你媽咪,她是另外的人。

這要讓小寶怎麼能接受這樣的現實?

小寶搖搖頭,哭唧唧,視線都被眼淚給模糊了。

他相信蕭靳禦說的話,但是不相信現實。

“沒關係,我看這孩子也隻是想媽咪了,跟童童一樣,童童的媽媽也是在國外很少回來。”

陳若初看著這麼可憐又可愛的孩子,其實心裡麵也挺心疼的。

這樣的孩子,又冇有做錯什麼,他隻是想媽媽了。

小寶一聽見陳若初說話,那眼淚又開始繃不住了。

這說話的聲音,語氣,也真的是跟媽咪太像了。

哦不對……都不能說像,那簡直是一模一樣。

“她真的不是媽咪嗎?這聲音我真的控製不住,媽咪說話的語調也是這樣的。”

小寶抱著蕭靳禦的脖子,那眼淚就像是關不掉的水龍頭,嗚哇嗚哇地往下掉。

蕭靳禦也聽不得小寶這樣哽咽的聲音,尤其是他一副對桑年很懷唸的樣子。

他知道孩子已經是想的不行了,彆說是看到人,就連聲音都不行。

“我知道,她會回來的。”

“要不然我抱抱他吧。”

陳若初看著小寶哭的撕心裂肺的樣子,內心真的感到挺難受的。

然而就在這話說了出來,陸西洲卻將陳若初的身子拉到自己的身後。

“蕭先生,這邊接孩子的家長也挺多的,我們就不在這邊妨礙交通了吧,加上孩子們都上了一天的課,想想都應該很累了。”陸西洲很不喜歡蕭靳禦,更不喜歡蕭靳禦看陳若初的眼神。

不管他現在跟陳若初的關係怎麼樣,現在他都是她名正言順的丈夫。

他們要是舉止太過於親密的話,那不是公然給他戴帽子嗎?

陸西洲一開口,蕭靳禦和小寶的眼神才轉到他的身上。

可以說,他要是冇說話的話,完全就像是空氣那樣被忽略個遍。

“我還是想要抱抱。”

小寶剛纔根本就冇有抱夠。

不管對方到底是不是桑年,他從她的身上找到那種感覺。

他真的好想媽咪,好想好想。

陳若初也冇有管陸西洲,攤開雙臂任由小寶去抱著。

抱了好一會,就連旁邊的童童都有些吃醋了。

“好了好了,你抱我嬸嬸也應該是抱夠了吧,我也要抱我的嬸嬸。”

童童本來就醋意很大,隻不過看著小寶挺可憐的,也就冇有阻攔。

但是這麼抱下去,他真怕會被搶走了。

“看你小氣的,我抱抱而已。”

小寶鬆開了陳若初的身子,轉過頭看了童童一眼。

這一眼看著還真有種在鄙視的感覺。

“抱抱也不行,誰讓你抱了這麼久,下一次你要是抱的話,我要跟你收費了!”

“不就是收費,要多少錢,我包年還不行?”

小寶看童童這小氣的樣子,從包裡麵掏出來卡。

這些年他攢了不少錢,就連是企業老總的資產估計都冇他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