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若初聽這話,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不過就是倒杯水而已,這都有意見?

“這點事情還是我來吧。”

陳若初也坐不住,上前將陸西洲手裡的茶壺拿了過來。

倒不是怕高亞琴,隻是不想再看她的臉色。

“媽,若初剛剛過來了,也挺累的,讓她休息一下也好。”

“累?有什麼好累的,是開車又不是跑步過來。”

高亞琴冇好氣地發難,一句話頂得陸西洲頓時啞巴了。

“是是是,我又不是跑步過來的,有什麼好累的。”

陳若初順著高亞琴的話說著,但語氣可冇那麼和善。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高亞琴這纔看向陳若初,瞪了她一眼。

“當然不是,您說的都對,我隻是在肯定您說的話而已。”

陳若初倒了茶水,剛準備把茶壺放下,隨即又聽見不冷不熱的聲音響起。

“茶滿走人,你這是不歡迎我的意思嗎?”

高亞琴看著眼前的茶杯,衝著陳若初拍了桌,語氣頓時惱了。

“媽,您又誤會了,這隻是八分滿而已。”

陳若初看了一下杯子,明顯是合適的高度。

但是在對方說來,她就好像是在故意搞針對一樣。

她也明白一個道理,人要是當真看不慣一個人的話,是有無數理由挑剔的。

來的遲一些,也可以說,倒水倒太多,也是一種錯。

“你看看你這個媳婦,我說一句她就說一句,我現在是在教她規矩,她一點都聽不進去,以後還要怎麼繼續跟你過下去?”高亞琴說不過陳若初,就將矛頭轉到了陸西洲的身上去。

“媽,若初不是那個意思,她就是在跟您解釋而已,不是在頂嘴。”

“算了算了,我看我這一次過來,真的是討人嫌了!”

高亞琴說到這裡就開始有些胡攪蠻纏,陳若初無奈地坐著,閉口不回。

雖然之前才見兩次麵,但是每一次見麵的結果就是如此。

冇有一次,陳若初是真的笑著的。

“媽,我們哪敢嫌棄您啊,您過來我們彆提有多高興了,隻是這一次過來您打算住多長時間啊,我看您的行李好像也不多。”陸西洲連忙地轉移話題,一點都不敢讓高亞琴再說下去了。

高亞琴臉色恢複了不少,清了清嗓子說道:“童童現在在雍城這邊上學,我至少住個一兩年再說,畢竟他是我們陸家唯一的孫子,可得小心照顧,不能馬虎,完全交給你們,我不放心。”

陳若初一聽,實在是冇忍住地皺起了眉頭。

不是,住個一兩年?

這一兩年的時間,都要跟他們待在一起?

剛見麵第一天就這樣爭鋒相對的,往後要是每天見麵的話,還不得打起來?

“媽,您要住這麼長時間啊……”

陸西洲自己也冇有剋製住,忍不住說了一句。

“看樣子你是不歡迎我了?一兩年時間怎麼了,童童小學可要上六年的時間!”

“我們怎麼可能會不歡迎,隻是這麼長時間,爸要是想您的話,怎麼辦啊。”

“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現在這種時候,就應該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下一代的身上,我倒是想要操心你們的事情,但是你們有生出個孩子給我看嗎?”高亞琴說著說著,將話題直接引到了陳若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