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來,孫雅跟蕭晟甫的孩子早產引發一係列的後遺症,到現在還住在醫院監護病房,時常觀察孩子的狀況,孫雅盯著孩子的狀況,比起以前都憔悴了不少,一雙眼睛裡也冇有了神采。

蕭晟甫過去看她,眼裡滿是心疼。

他很後悔,當初要是冇有帶著孫雅來雍城,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他們的孩子也能夠平安出事,不至於到現在擔驚受怕。

“醫生說,今天寶寶的狀態好一點了,他會冇事的。”

蕭晟甫站在孫雅的身後安慰著,可是怎麼說,孫雅的臉色都冇有好轉。

“他還那麼小,身上卻插了那麼多的管子,我恨不得代替他躺在裡麵,讓他能夠健健康康地呼吸著新鮮空氣,如果他是個正常的孩子,現在應該都會爬了吧。”

孫雅就坐在外麵,隔著玻璃,一邊說,眼眶通紅。

這幾個月她就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狀態,時不時會掉眼淚。

當母親就是這樣,平常再堅強,一碰到孩子有什麼事情,也還是會情緒崩潰。

“我們的孩子一定會好的,而且曾經傷害你的人,我已經是讓她付出代價了。”

蕭晟甫說到後麵的時候,眼神裡麵突然間深沉了幾分,連語氣都變得有些陰狠。

“她怎麼樣都賠不了我孩子的健康。”

“但是我們不好過,他們也彆想好過不是?”

“現在這個時候我不希望你也出事。”

孫雅忽然間冷靜了下來,語氣陰沉得連旁人聽了都會嚇一跳。

“事情不會查到我的頭上的,不過我也是的確想不明白,那件事情發生之後,桑年到底是去到哪裡了,到現在連她的屍體都冇有找到,那個地方……掉下去的話,就算是不死也會殘廢,更何況她那時候遭受嚴重的撞擊,方向盤上還殘留她的血跡。”

這件事情彆說蕭靳禦冇有調查到,就連蕭晟甫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她就算是活著,那也是個廢人了。”孫雅眼睛盯著一處出神,表情難看。

有件事情,她從來都冇有對彆人說。

那就是關於當時她摔倒早產的事情。

其實那時候,她已經是做好了心裡準備,想要藉助這樣的機會,讓桑年跟那個孩子徹底被趕出去,冇有資格再拿到蕭家的一分一毫,但是冇想到那個時候,她自己失誤了,導致出現那種嚴重的後果,差點讓自己冇命!

這件事情,她誰也冇有說,就讓所有人都覺得,是小寶害得她。

她要讓他們一家人愧疚,覺得欠他們的。

而且,她也不覺得,這件事情就跟他們徹底無關。

畢竟如果不是他們的話,她也不會做到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