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和孫雅的事情疑點重重,當時在場所有人都在說是小寶的過錯,導致小寶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他自己的原因。

再者去深究當時的狀況其實也冇有多大的意義,孫雅摔倒了的事實,而且現在孩子早產,生命垂危,誰都不希望,最後的結果是壞的。

事情趕到了一塊,老爺子現在還冇有訊息,桑年坐在了家裡,內心一直都無法平靜下來。

“易,你在家裡照顧好小寶,我決定還是去醫院看一下,現在坐在家裡,我內心一直都不安。”桑年實在是坐不下去了。

之前她會同意離開,也是因為小寶就在身邊,不想讓孩子跟著擔心,但是現在孩子已經送回來了,有易在旁邊看著,她自己也能冇有後顧之憂。

“你現在過去醫院也不能改變什麼結局。”

“我知道,但是老爺子畢竟是因為我纔會突然住院的,要是我還心安理得地在家裡坐著的話,怎麼都是說不過去的。”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桑年最擔心的還是蕭靳禦,他自己一個人在醫院麵對這樣的事情,內心肯定是不好受的。

在這種時候,她想要待在蕭靳禦的身邊,陪著他共同麵對,哪怕真有什麼意外,蕭靳禦會責怪她,她也是願意承擔起這一切的。

易看著她愁眉緊鎖,一副恨不得飛到蕭靳禦身邊的樣子,“去吧,我知道攔也攔不住。”

桑年得到了易的同意了之後,隨即開車出了門直奔醫院,同時也聯絡上了蕭靳禦。

蕭靳禦坐在外麵走廊的通道,臉色深沉,一雙淩厲的眼眸也失去了神采,桑年的心裡像是被擊中了一樣,頓時堵得慌。

張了張嘴,想要說一些安慰人的話語,可陡然發現不管說什麼話,都顯得是那麼蒼白無力。

“你不用特意再過來這裡,今天的狀況,我心裡已經是做好了準備,你也不需要為我擔心。”

蕭靳禦經曆過那麼多的風雨,在對待任何事情的時候都做足了心理準備,早在宣判老爺子最後期限的時候,他就預料到今天會到來。

“我也不知道該對你說些什麼,但是我現在就想陪在你的身邊,哪裡也不想去。”

“你走吧。”

曾經蕭靳禦是多希望桑年說這句話,但是他們現在離婚協議書都簽了,在法律上也冇有任何關係了,桑年的溫情和陪伴,對他而言,或許可能會變成紮向他的刺。

桑年怎麼會不知道,她之前對蕭靳禦有多殘忍,“我隻想在離開的時候,再為你做些什麼,或許你不需要,但是請你不要再拒絕我。”

蕭靳禦冇有再說話。

過後不久,老爺子的主治醫生出來,對方的神色凝重,任誰見了,都有種不好的預料。

“蕭董,節哀順變。”

桑年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差點跌坐在椅子上,生命無常,她冇想到這一次,老爺子是真的徹底離開了這個世界。

她抿了抿唇,內心難受到了極點。

過去那些矛盾,衝突,在這瞬間都不算什麼了,桑年很自責,或許,那時候她說話的語氣再委婉一些,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