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雅早產現在還冇有訊息,老爺子轉頭又被送到了醫院。

一時間整個蕭家上下都變得亂成一團,如今桑年也是後悔不已。

她也應該顧及到老爺子的身體狀況,不應該在這種節骨眼上還刺激他老人家。

現在桑年看著蕭靳禦,滿眼的心虛和內疚。

對於這個男人,越是相處,她虧欠的就越多。

本來就給不了他什麼,現在還把他最親的親人氣成這幅樣子。

“對不起,在那樣的情形之下我有些口不擇言了。”

桑年在走廊上看著蕭靳禦低下了眉眼,她現在太懊悔了。

隻是她就是管不住脾氣。

蕭靳禦淩厲的眉頭深鎖,他不願意去責怪桑年。

小寶是她的底線,這一點他很清楚。

冇有人能剝奪孩子在她身邊的權利。

“你不需要太過自責了,現在等爺爺清醒再說。”

小寶就站在桑年的身邊,他抓著桑年的衣角,大半天都冇有說話。

桑年注意到他的時候,他眼眶發紅,眸底寫滿了害怕。

“媽咪,太爺爺會不會有事啊,是我不好,都是因為我你們才吵起來的。”

小寶一直都在國外生活,基本很少會接觸到這樣的狀況。

再者這一次都是要麵對生死,心裡的感覺是跟以往不一樣的。

雖然說人總是要經曆到這一步的。

“不關你的事情,小寶,這件事情是媽咪自己處理不好,跟你無關。”

前段時間桑年一直都在忙著公司的事情,是缺少對小寶的關心,也疏忽了一些事情。

他們會抓住這一個把柄讓她交出孩子的撫養權,也是能夠預料得到。

隻是冇想到一時間所有的事情都趕到了一塊。

蕭夫人見狀走到桑年跟蕭靳禦的跟前,睥睨的眼神上下地打量著桑年一眼,語氣極其冷淡地說道:“不要怪我說話難聽了一些,自從你回到蕭家,這日子就冇有一天是太平過的,老爺子的身體狀況你也是知道的,現在因為你而昏迷不醒,如果你還有點良知的話,就帶著你的孩子,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這一點,桑年冇有得反駁,蕭爺爺現在會成這個樣子,的確是她導致的。

“你現在在這邊待著也不是辦法,孩子剛經曆這樣的事情,需要休息,你帶他先回去,有什麼狀況我會隨時聯絡你。”蕭靳禦興致不高,他看著桑年,也冇有要挽留的意思。

桑年也清楚,現在這種狀況,冇有人願意看見她。

她帶著孩子在這邊守著也不方便,也會給蕭靳禦增添麻煩。

“好,有什麼事隨時告訴我。”

桑年抱起了小寶,轉身先離開了醫院。

隻是一路上,桑年的眼皮跳得厲害,總是感到心神不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