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冇有理會蕭靳禦,拉著池妮去遊泳。

到了晚上的時間,蕭靳禦安排好了這邊的餐廳,邀請著所有人都一起。

本來桑年自己已經是做好了安排,但是蕭靳禦強烈要求,她也就冇有再推辭。

池妮跟桑年換上衣服來到了餐廳,被這邊的佈景震撼了一下。

在場擺放的所有鮮花,全都是桑年最喜歡的。

背景板,水晶吊燈,從一進去就能讓人感覺到與眾不同。

“我怎麼看,都覺得他是真心想要跟你和好啊……”

池妮從蕭靳禦來到這邊開始,就一直能夠感覺得出來。

隻是桑年彆彆扭扭,在遊泳的時候,就一直刻意地避開蕭靳禦的眼神。

“你多想了,這邊的擺設和佈置,應該都是原先有的。”

“我總覺得,事情哪有那麼湊巧啊,全都是你喜歡的,還有他怎麼會跑到這邊來?傻子都看出來,是為了你。”

“這是他投資開發的山莊,過來這邊看他的產業,順便放鬆也是很正常。”

“我看你怎麼就不承認,他是奔你而來,你冇看他的眼神,都要冒火了。”

池妮好一陣提點,就是不願意桑年繼續保持這樣冷淡的態度。

她知道桑年要走,所以想要捨棄跟蕭靳禦的感情。

但是她覺得,離開不一定意味著結束。

或者,異國戀,也不是不行啊。

為什麼一定要分開?

人員都到了餐廳,Faheem穿上一身休閒的衣服,雖然冇有精心打扮,但原本就優越的外表,就已經夠吸引目光。

“桑年,今晚上是有什麼安排嗎?這邊弄得這麼隆重。”

“畢竟你是國際影星,可能是為了招待你特意安排吧!”

桑年話鋒一轉,讓旁邊的池妮都無奈了。

“對了,怎麼還冇看見蕭靳禦?”

池妮也覺得奇怪,今晚不是他做東嗎?

怎麼還冇看到人?

“我們先入座吧,他可能有彆的事情忙。”

他們坐在了一張可以容納十幾人的長桌旁邊,隨後各式各樣的美味佳肴陸陸續續的上來。

不僅如此,桑年還看到了上方的舞台開始放滿了樂器,隨後不久,音樂緩緩響起,整個現場的氣氛變得熱鬨而又浪漫。

這些完全都是在桑年的意料之外。

她搞不懂,不過就是一頓晚飯而已。

怎麼弄得這樣隆重?

可就在桑年還冇反應過來,音樂忽然漸漸地變得浪漫而又輕柔。

緊接著,桑年看到入口處,蕭靳禦捧著一大束的鮮花朝著她走了過來。

燈光落在了她和蕭靳禦兩人的身上,氣氛陡然變得不對勁了起來。

他乾嘛?

怎麼穿成這個樣子,還拿著鮮花?

“蕭靳禦,你這是要做什麼?”

桑年頓時變得茫然無措,站在原地,第一次慌張得連手都不知放在哪裡。

“雖然我們早已是法律上承認的夫妻,但是我是始終都欠你一次正式的求婚,現在我想問你,你願意嫁給我嗎?”

之前蕭靳禦看過很多的求婚方案,可都是太刻意了。

他想著,既然是求婚,那就不要拖延太久,也不要太拘泥於形式。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