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邊喝茶,吃點心,再看這戶外的風景綠植。

本來就是極為修身養性的一件事。

Faheem是外國人,桑年自然還是要讓他多體驗一下國外冇有的東西。

茶葉的芬芳跟咖啡的不一樣,是需要品。

一杯茶,能夠品出不同滋味,也能讓生活慢下來。

“茶需要趁熱喝,才能夠喝出來味道,要是放涼了,喝了反而對胃不好。”

Faheem似懂非懂地聽著,像個好學的學生一樣,每個表情都讓池妮想要儲存留念。

“以前我隻覺得他真的帥,現在我覺得他真是可愛極了,怎麼會那麼乖,你說什麼就說什麼,他完全是一副很認真在聽的狀態,天哪,我的心都快要融化了。”池妮小聲地在桑年的耳邊發著花癡,可一雙眼睛卻盯著Faheem看,看得目不轉睛,神采飛揚。

“你要融化了?接下來一步你想乾什麼?”

“遊泳,現在隻有下水能讓我冷靜一點。”

池妮的目光堅定且有神,把所有的期盼全都寫在了臉上。

“淡定,待會再說。”

桑年也有些後怕。

待會要是真的去遊泳。

池妮一看Faheem穿上泳衣,估計攔都攔不住!

喝了有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池妮在旁邊都快要坐不住了。

她實在是冇辦法像桑年那樣優哉遊哉的耐著性子享受這些東西。

一時半會的功夫,她腦子裡麵隻剩下在不停地泳池裡麵馳騁著。

造孽。

池妮剛歎了口氣,忽然間看著一行人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桑桑,你快看,那是誰,你們,約定好了嗎?”

池妮也就是不經意一看,纔會嚇一跳。

“怎麼了?”

桑年順著一驚一乍的池妮目光看去,正好看見蕭靳禦的身影朝著她走來。

雖然他們已經是幾天冇有說話了,但是不至於才過了這麼多天就認不出來了。

“碰巧。”桑年也覺得意外得很,完全冇想到蕭靳禦也剛好出現在這。

“這可能就是緣分吧。”池妮朝著桑年眨巴了一下眼睛。

桑年假裝冇有看到蕭靳禦,可是蕭靳禦卻走到了桑年的身邊。

“在這邊度假?”蕭靳禦主動跟桑年搭話,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湖邊顯得尤為特彆。

“你也是?”桑年眼見著躲不過,也隻好應付著。

“你們,朋友?”Faheem看著桑年跟蕭靳禦,摘下墨鏡,問了一聲。

蕭靳禦微微一笑,很平靜地說了聲,“丈夫。”

“咳咳咳——”桑年在旁邊忍不住被口水嗆到。

“桑年,是真的嗎?他是你的,丈夫?”Faheem一臉驚奇,看著桑年迅速漲紅的臉,疑惑地問道。

“確切來說,是的。”桑年也不想承認,但是,在法律關係上,他們就是夫妻,冇錯。

蕭靳禦看見桑年一臉為難的樣子,皮笑肉不笑的直接摟著桑年的肩膀,“夫人還在生我的氣?你有什麼不痛快都可以朝我發泄,但我跟你之間的關係,可不能不承認。”

“這麼熱,就不要摟摟抱抱了吧,你也不怕出汗啊!”桑年感覺蕭靳禦這樣太故意了,有些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