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隻是看起來普通不過的一餐,但是小寶跟池妮兩人都感到了壓力。

尤其是看著若無其事的桑年,池妮的心裡麵是狠狠地抓了一把。

明明是夫妻兩人,卻坐在不同的位置,給不同的人夾菜。

池妮雖然是很瞭解桑年,可這種時候,她也想不出來桑年的心裡麵到底在想什麼。

她若是真的在意的話,為什麼不上前去弄個清楚。

要是不在意,那乾嘛還特意給彆的男人夾菜,故作殷勤?

“桑桑,我想去洗手間了,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池妮實在是坐不下去了,拉著桑年去洗手間談談。

桑年也冇有拒絕,兩人結伴而行,剩下小寶跟趙默大眼瞪小眼。

經過剛纔小寶麻辣的提問,趙默現在也不敢把小寶當成孩子那樣看待,不敢隨便開口。

“叔叔,你也彆擔心,我冇有什麼問題要問你的,我隻想安心地吃東西。”

小寶一開口,趙默這心裡麵也能鬆了一口氣。

“這些還夠不夠吃,不夠吃的話,拿菜單過來再繼續點。”

“那就謝謝叔叔了,叔叔真大方。”

小寶拿過菜單,毫不客氣地又點了好幾樣名貴的食物。

趙默額頭上全是汗,但是看著小寶純真的眼神,他又覺得挺值得的。

洗手間那邊,池妮一臉緊張地問著桑年,“你怎麼還能若無其事啊,你看看他們兩人都那樣互動上了,你就一點都不著急嗎?你老實說,你跟蕭靳禦不會離婚了吧,纔會這樣無所謂?”

池妮想著,要是正常狀況的話,怎麼可能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桑年就算是再能忍,再相信蕭靳禦,但是看著那個女人這麼高興,她就不煩躁?

“你也知道,那個周雙雙是他們的代言人,那吃飯不過就是談工作而已,既然是工作,我有什麼好介意?再者他們也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卿卿我我,我就算是過去,能說什麼?不過是被說成小題大做,大驚小怪罷了!”桑年還記得,她跟Faheem的事情,也跟蕭靳禦說了,蕭靳禦也是很大方。

難不成在這件事情上,她就生氣了?

倘若真這樣了,蕭靳禦不得拿了她的話柄?

“可真要走到了在大庭廣眾,摟摟抱抱的地步,你就不後悔?”

“如果他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更冇有必要去管他。”

“你好灑脫我好喜歡,但是你要是能這樣灑脫就行。”

桑年跟池妮對視了一眼,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但是剛走進去,就發現周雙雙竟然也在洗手間裡麵。

她帶著耳機在補妝,完全冇有注意到其他人進來。

“你們不都在說,這個蕭董很高冷,很不近女色嗎?我看都是看人罷了,我跟他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發現他很熱情,不停給我夾菜,而且還幫我整理頭髮呢,彆提有多細心了,過兩天要出外景拍攝,他還答應了我,要跟我一起呢,想想真是開心呢。”

這種充滿炫耀和嘚瑟的語氣,聽得池妮都快有些繃不住了。

轉過頭,桑年的臉色也陰沉下來,周遭的溫度在不斷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