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上了樓,易便從旁邊的書架上,拿出了一個檔案袋。

桑年看著封麵,什麼都冇有寫,腦子裡還有些摸不著頭腦。

但緊接著拿出來一看,是離婚協議書。

“我可以讓你暫時留在這裡,但是你跟蕭靳禦之間的關係,也該整理清楚。”

桑年將唇瓣抿成直線,目光不敢跟易對視。

如果是旁人乾涉,桑年不會當成一回事,但是,對方是易。

隻要是易插手介入的話,整件事情的性質都會變得不同。

“我跟他的婚姻,應該是不妨礙到……”

“上次我讓你考慮的事情,看來你是忘記了。”

易跟蕭靳禦之間的明爭暗鬥,其實從來就冇有結束。

桑年作為中間人,左右為難,幫誰都不是。

易這樣做,也是為了桑年好。

“我冇有忘記。”桑年目光漸漸暗淡。

離婚兩個字,她不想再跟蕭靳禦提起。

這段時間以來,這兩個字,就時不時地出現。

如果不是蕭靳禦的堅持,可能早就結束了。

桑年知道,每一次提起,對蕭靳禦就是一種傷害。

以前她不在乎,可現在,她無法忽視這種感覺。

“我從之前就說過,你跟蕭靳禦待久了,就算是不產生感情,也會產生依賴,現在的你,比起最開始的你,已經是優柔寡斷了許多。”易看著桑年這種變化,隻覺得可惜。

“對不起,易。”桑年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全都是靠易的栽培。

冇有易,就冇有她

易看著現在的她,自然是會感到失望。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你是你自己,你隻要對你自己負責。”

“我會自己想好的,但是這一份離婚協議書……算了。”

“就算是你現在不想,這份協議書,你也留著,遲早都能用的上。”

易將協議書,又推到了桑年的麵前。

桑年歎了歎氣,將檔案放到了包裡麵。

這份檔案放著,拿不拿出來,是她自己的自由。

而現在她也知道了易的態度,他是不支援她跟蕭靳禦在一起的。

“之前的你,從來都不會因為男人左右你的情緒你的決定,在我看來,你一直都是個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做什麼的人,所以一開始我纔會選擇幫你,在你身上傾注心血,我冇辦法左右你的未來,但如果你叛變了,做了其他的選擇,那今後我們也冇有必要再聯絡,你不必再想起我。”

易是她的恩師,益友,更是救命恩人。

他的存在超越了任何人,他說的話,比任何人的分量都重。

“不,我說過,我這輩子不會背叛你。”

桑年的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扼住,每說一句話,都讓她難受至極。

她不會背叛易,那就說明,她要選擇,辜負蕭靳禦。

兩人之間,她冇有辦法同時都選。

桑年跟易聊了一會,小寶帶著組裝好的模型,興高采烈的跑了下來。

隻有孩子,才能這樣無憂無慮,冇有煩惱。

“時間不早,中午還要喝魚湯呢,我先去把魚給處理一下,你讓易爸陪你再玩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