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接過了茶水,目光看向了整間屋子的佈置。

易還是一如既往地細心,考慮到小寶在這邊居住,很多地方都做了保護,防止小寶會磕著碰著。

小寶高興地跑去零食櫃,從裡麵拿出一些小餅乾。

“媽咪,喝茶要吃點心。”

小寶很貼心,讓桑年感到欣慰。

“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桑年看著小寶這幅高興的樣子,一邊喝茶一邊問著。

“過段時間我打算帶著小寶回到那邊去了,小寶在國外出生,也適應那邊的生活,在雍城這段時間,他該去過的地方也去了,該吃的東西也品嚐了,倒也不留什麼遺憾了。”易坐在沙發上,語氣冷淡,不像是在打著商量。

“如果現在貿貿然把小寶帶回去,怕是不太合適。”

“你來雍城,也有一段時間了,難不成你還冇有還夠人情?”

“人情債,本就是說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如果有那麼容易還清就好了。”

“有什麼還不清楚?全部換算成錢的話,一切都很好說,教育的費用,房租跟夥食費,一千萬,難不成還不夠?你要知道,雖然他們給你提供了平台,但也要分人。”易知道桑年是重情重義的人,但是再怎麼重情義,也都不應該被的道德綁架,每天都在看他們家的臉色。

蕭家在雍城地位再高又如何?

他們在國外,八竿子都打不著。

“我清楚你不想我被道德綁架,我自己會想清楚怎麼處理。”

“局中人,想要分清楚,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易說的,都是為桑年做考慮的。

桑年知道,可也不能怎麼辦。

“再給我多點時間。”

“我給你的時間,難不成還不夠多嗎?”

拖了一天又一天,易看著桑年的心,早就是被留在了雍城。

“小寶,還是得跟我回去,我知道,在蕭家他待著不夠快樂,但老爺子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冇有必要跟一個大限將至的人計較那麼多,再不高興,也隻是經曆一段短暫的時間而已。”

“媽咪,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自私啊,說走就走,一點都冇有考慮到彆人的感受……”

小寶聽見桑年說這些話,頓時有些愧疚地低著頭。

媽咪說的是,老爺爺的時間都不多了,而他的時間還有那麼長。

如果隻是因為短暫的不開心就躲避的話,那今後回想起來,難免會覺得後悔。

媽咪最經常告訴他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桑年看小寶的眉頭皺到一處,連忙哄著:“你怎麼會是自私的孩子,我理解你,媽咪也希望你能開開心心的生活,不用受任何委屈,但是這段時間,媽咪還是希望你能夠稍微地忍耐一下,就當做,為了太爺爺。”

蕭家的人再不是,蕭老爺子對待小寶還是好的不是?

還是每個人對待孩子的態度都不一樣,難免會產生摩擦還有分歧。

“小寶,你去書房,我剛纔給了你圖紙,半個小時內,你組裝好了再下來。”

易在旁邊輕聲地說著,轉移著小寶的注意力,也騰出了他跟桑年談話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