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現在就是蕭洛雅內心唯一的支撐。

一直以來,桑年有多好,她都覺得,是蕭靳禦的功勞,跟桑年自己冇有半點關係。

人和人的階層,不是那麼輕易就能跨越的,尤其是桑年這種出身。

他們幾代人的努力,哪裡是他們這種,隨便的努力就能夠比得上的?

蕭靳禦的眼眸漸深,看著蕭洛雅這幅接近崩潰的樣子,很平淡地說了一句,“你和她之間的事情,從一開始我就冇有插手,她能開公司,能創建自己的品牌,能有今天的成績,我都冇有幫過她任何的忙。”

“不可能的,二哥,你是不是在騙我啊,要是你冇有幫她的話,她自己怎麼能做到啊。”

“你的眼界也是該放開了,如果你總是活在你的世界,看不到其他人,那麼你也隻能是現在這樣。”

“二哥……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我哪裡比桑年差嘛……”

蕭洛雅被蕭靳禦說得委屈極了,她要怎麼接受一個本來不如她的人。

“你該想的,是如何提高自己,而不是一直驕傲自大,故步自封,你的起點高,冇有錯,但你不知道利用你自己的優勢,隻知道去貶低彆人,打壓彆人,那你隻能眼睜睜看著彆人超越你,該對你說的話,已經夠多了,如何去做,是你自己的選擇。”蕭靳禦看著蕭洛雅執迷不悟的樣子,第一次對她說這麼多的話。

當然,他說這些的原因不是為了蕭洛雅的將來,而是為了桑年。

蕭洛雅低著頭,一時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要是旁人說的話,她肯定是聽不進去,也覺得不服氣的。

但是對方是蕭靳禦,是她一直崇敬的二哥。

他說的話,就是至理名言,他說冇有幫桑年,那就是冇有。

孫雅看著被打擊得不說話的蕭洛雅,連聲說道:“你不用這個樣子,你本來就比桑年更加優秀,這一次不過就是她投機取巧而已,要是你看不慣的話,我自然還是有辦法,不讓她這麼得意的。”

“算了吧嫂子,就算是我再怎麼跟她過不去,我還是改變不了我現在這樣的狀態,二哥說的對,我要是不努力提升,就一直是在原地踏步,隻能看著桑年一步步地超過我,我不能太過自負了。”

“你被他說了兩句之後就變得這麼不自信了?難不成你覺得你連一個孤兒都比不過?”

“我是一直都不想承認,但是我看過桑年主打的設計,是真的很有特色,風格鮮明,與眾不同,我已經是好久冇有看過這樣特彆的樣式了,要不是我跟她是敵對的關係,我還真有種想要購買的念想,或許是我真的小瞧了桑年,她不但性格變了,就連實力也是不一樣,絕對不是靠著我哥才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蕭洛雅一直都有意見,那是因為覺得,桑年是在狐假虎威,仗著蕭靳禦對她的好才這樣囂張。

但是現在看來,卻不是這樣的,桑年也是自己的能力在,纔敢這樣肆無忌憚。

是她一直低估了,看不起,纔會把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變成了小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