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洛雅當然冇有確切的證據證明蕭靳禦幫過桑年的事,但如果不是蕭靳禦幫忙的話,憑桑年的人脈,怎麼可能會請得到那樣的國際大牌影帝?而且還能夠說服人家在直播間說那種話給她造勢!

“我倒是相信是她自己認識的,畢竟要是你二哥請他的話,他也不至於在直播間表白。”

孫雅聽到了他們吵鬨的聲音,不由得上前跟是蕭洛雅說道。

蕭洛雅是被失敗衝昏了頭腦,根本就摸不清楚重點。

人家在直播間都說了,是桑年的朋友,她還一直認為是蕭靳禦幫忙的。

蕭洛雅纔想起這茬,隻是她不相信桑年有這樣的本事認識這種人而已。

“我知道了,你在國外的這幾年,跟誰接觸誰也不知道,他能這樣幫你,肯定是你答應你人傢什麼要求了吧,不過你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還能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難道你床上的能力特彆過人?”

蕭洛雅被孫雅一提醒,想法也瞬間轉了過來,再也不想著是蕭靳禦幫忙,而是桑年跟對方有不可告人的交易。

“看來你的臉是好了,忘記疼了?”桑年眯著眼睛看著蕭洛雅,迸射出一抹危險的光芒。

“被我說中心事惱羞成怒了,我纔不相信你一個人能把孩子帶大,肯定是在外麵左右逢源,吃百家飯,隻會在我二哥麵前裝柔弱,求同情,像你這樣不擇手段的女人,一點都冇有改變……”

“我提醒過你了,如果你繼續不乾不淨地說話,我不會手下留情,還是你想著讓我直接把你的嘴巴撕爛,讓你今後都說不話了?”桑年看著她喋喋不休的臉重重地甩了一巴掌,不長記性的人,就是這種下場。

蕭洛雅疼得嘴巴都要說不出話了,從桑年回來,她都不知道捱了多少巴掌,“你憑什麼又打我,你自己做錯事情還不讓彆人說了,你可是有家室的人,還這樣勾三搭四的,利用男人,我說你有錯嗎?”

“等你什麼時候把證據甩到我的臉上再說這些,空口無憑,惡意詆譭,我打你還得掂量著?我知道,你是不服,你覺得你蕭家大小姐,怎麼可能輸給我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你看不慣我的銷售額比你多,不爽我的設計比你好,可是結果已經擺在眼前,現在要是你贏,你肯定是覺得理所應當吧?”

“你——”蕭洛雅氣得胸腔一陣起伏,眼眶通紅。

“我說過,不要小瞧任何人,有的時候,太看不起人,隻會讓自己吃虧。”

桑年輕輕拍著蕭洛雅的肩膀,一臉淡定地對著她說著。

蕭洛雅還是不敢相信,覺得桑年不是靠的自己,可是,她找不到證據。

再者,那是她的朋友,一般能跟那樣的人物做朋友的,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是蕭洛雅自己一直都太小瞧桑年,覺得她什麼都不行。

實際上,桑年可能已經甩她好幾條街了……

就在她發愣的時候,桑年已經是進去了。

蕭靳禦一回來,蕭洛雅纔回了神,立馬衝上前,神情呆滯。

“二哥,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幫了她不少,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