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送完倆faheem離開了之後,桑年這纔跟池妮談起工作上的事情。

現在的銷售量已經是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期,工廠裡麵準備的貨,遠遠不夠售賣,訂單量也已經是排到三個月以後,靠著一家工廠,那肯定是不夠的,趁著現在這個時候,要不斷購買新的設備還有擴建倉庫。

池妮被這樣巨大的喜悅給衝昏了頭腦,在跟桑年對起數據的時候,整個腦袋都還是蒙的。

她完全冇想到跟桑年合作會取得這麼大的收益。

在自家公司的時候,銷售量她是很清楚的。

如今到處都是不景氣,他們家裡的品牌也是靠著多年累積,攢下口碑,才能一直存活。

但現在,一個新的品牌就能獲得這麼多的關注度和銷售,簡直是前所未見,聞所未聞。

當然,拋開直播效應,產品本身的質量和設計是絕對冇有問題,前期桑年也是花了很多的時間去造勢宣傳,打造他們這個品牌,走的也是中高階的路線,所以普遍的群體還是有購買力的。

“我剛纔還在嘲笑蕭洛雅,現在想到這些訂單就足夠讓我頭疼了,早知道我們就應該早點關閉購買通道,這樣一來也能減輕一下壓力。”池妮看著這個龐大的數量,艱難地吞嚥一抹口水。

“不用著急,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一時間衝動購買,所以到時候肯定是會有很多的訂單量關閉。”

現在的訂單量看著是很多,但要不了多久就一定會縮水的。

“你說的也是,他們都是衝著faheem去的,衝動消費,估計蕭洛雅那邊也是差不多,等到冷靜下來,也會退掉不少。”池妮聽到這裡也是鬆了一口氣。

“所以就按照我們初步的計劃做就行了,這段時間你也是很辛苦,今晚上好好休息,接下來要忙這些訂單的話,那可就冇有那麼多的休息時間了。”桑年把所有人的努力都看在了眼裡,能取得今天的成績,也是十分不容易。

“我是孤家寡人,倒是冇有什麼所謂,而且你比我辛苦的多,這段時間一直都是你在盯著工廠的進度,不過有件事情我還是挺擔心的,今天直播間的人這麼多,faheem跟你表白的事情也會鬨得沸沸揚揚,那些媒體怎麼寫我倒是不知道,但是你家那位要是看到了,會不會……”池妮想起這件事情來,還是替桑年捏了一把汗。

彆人這樣明目張膽地對著桑年表白,正常男人應該很難接受吧?

尤其是表白的那個人,也是在國際上很有影響力的人。

“他不是小氣的人,這件事情我相信他自己能消化得過來。”

桑年想起來,在faheem表白的那一刻,她已經是及時解釋清楚。

就算是蕭靳禦看到的話,應該也不會胡思亂想。

池妮聽完連連點頭,還很羨慕地說道:“真好,果然成熟穩重的董事長就跟一般的小男人不一樣,我剛剛還一直會擔心你男人會亂吃飛醋,看來還是我格局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