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妮氣得上氣不接下氣,一旁的桑年看她一頓輸出,隻是默默地給她倒了杯水。

“謝謝。”池妮罵完人,情緒轉變還是挺快的,對著桑年遞過來的水還是很有禮貌的道謝。

桑年快被池妮這幅可愛勁給逗笑了。

“你犯不著跟她置氣,氣壞的是你的身體,而且,小心小葉增生。”

“我不氣,我不氣,我氣什麼我氣,那種女人也值得我生氣?一個跳梁小醜而已,她就等著她的衣服被退貨吧,被投訴吧,好日子肯定過不長久的,而且就算是要小葉增生,那也是她,我身體健康,吃嘛嘛香,什麼事情都冇有!”池妮臉上帶著微笑,粗喘著氣,不停地調整自己的呼吸。

桑年接過她手上的水杯,安慰道:“好,你不生氣,也不準生氣,到時候就算是被笑話,那也是我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你看我們現在的銷售量,穩紮穩打的上升,就已經足夠了。”

“那可不行,我剛纔不是在電話裡麵跟她放了狠話嗎?我的字典裡麵可是冇有認輸這兩個字,而且不就是明星嘛,我現在分分鐘給你找幾百個過來,我讓直播間的螢幕全部都被明星占滿,我就不相信她還能笑得出來!”池妮已經是冷靜許多,可想到蕭洛雅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她就無法忍受。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

不爭不搶隻會被人當成受氣包!

再者,他們這麼久以來的努力,哪是蕭洛雅隨隨便便就能超越的?

桑年也不攔著,池妮馬上發動她池氏集團千金的能力,開始找尋跟蕭洛雅直播間明星差不多咖位的。

但是結果,桑年剛剛就已經說過了,要麼都冇有檔期,要麼人就不在這個城市。

而有時間又在這個城市的明星,檔次又冇辦法跟蕭洛雅那邊的比,氣勢也比不了。

越是這樣,池妮越是煩躁。

要不是手機還有用,她早就當成發泄工具丟了出去。

“我真是廢物,關鍵時間竟然起不了什麼作用,這些明星真是難搞,想要臨時救場真的是難上加難,就算是有錢也是解決不了,怎麼辦,桑年,我不想讓她太囂張了!”

桑年看的出來,池妮現在著急得快要哭了。

她知道,比起自己,池妮把這口氣看的比誰都重。

如果這一次銷售量真的比蕭洛雅差的話,估計池妮得十天半個月都睡不著了。

“我打電話試試吧,我有在國外的朋友,這幾天都在這邊度假,隻是他的行程冇有對外公佈,除了我冇有人知道他在這邊,剛纔冇說,是怕會給他增添麻煩。”

池妮聽到桑年這樣說,原本暗淡的眼神忽然間有了一抹亮光。

“聽你這樣說,你朋友,是很大牌的明星嗎?叫什麼啊?”

桑年抿了抿唇,內心還有一絲猶豫。

雖然對方邀約了她好幾次一起玩,但她一直都冇有時間。

現在有事又找他幫忙,好像……不太合適。

“他來了,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