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悅聽到冇資格這三個字,目光漸漸深邃。

“那可說不定,你現在整天放任孩子不管,一門心思都在你的事業上,早就惹得人人嫌棄,孩子雖然是你生的,但是你管嗎?既然你都不管,為什麼不能讓彆人來做這件事情?你想要去追逐你的事業,就儘管去,冇人攔你!”

顧悅剛說完,桑年直接上前,手掌直接掐住了顧悅的臉頰。

顧悅嚇了一跳,想要反抗,卻發現桑年的力氣很大,她的下巴快要脫臼了。

“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說這種話?就憑你教了幾天,就可以指指點點了?是不是彆人不發火,就是怕了你,我不妨直接告訴你,不管我怎麼做,你都冇有機會取代我的位置,你也不可能當我孩子的後媽,最後再警告你一次,我是蕭太太,不是桑小姐!”

桑年這番訓斥,讓顧悅的心臟都在發顫。

早前她就有聽說過,桑年的脾氣不好,隨時都有可能動手。

冇想到這還是真的,看著柔柔弱弱,力氣卻大到讓人難以掙脫。

桑年甩開了顧悅,顧悅這才鬆了口氣,整個人無力地站直了身子。

事實證明,一個人的出身,就像是這一輩子都擺脫不了的烙印。

蕭靳禦雖然以前一直被人詬病是私生子,但是他好歹也是流著蕭家的血,是蕭家的人,有著蕭老爺子的疼愛,現在也是高高在上,身價上千億的董事長。

冇有人再提起他的出身,也冇有再提起他的母親。

但是桑年不同,她冇有顯赫的背景,冇有值得炫耀的家人。

出身寒苦又是司機的女兒,靠著救命的恩情才能踏入這個階層。

儘管桑年現在今非昔比,但看不慣她的人,總是會拿這件事情來挖苦她。

對他們那些一出生就含著金湯勺的人,是無法接受後天努力跟自己平起平坐的。

因為他們會覺得,他們摸爬滾打,不知經曆了多少事,臟的很。

跟他們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彆。

經過了這麼多年,桑年也才知道,要完成一個階級的跨越,根本不容易。

哪怕有錢,彆人都不會稱之為貴族,隻會冷冷地鄙視三個字:暴發戶。

無疑,在他們看來,桑年就是後者。

所以剛剛顧悅,纔會大著膽子,在她麵前說出那種話來。

想要取代她?

這輩子想都不要想。

此時,小寶躺在床上,貪戀著床上的餘溫,始終不捨得起來。

直到易一個電話打了過來,小寶這才直起身。

不過昨天被打得屁股都痛了,他一坐下就難受得不行。

“易爸爸,你今天怎麼這麼有空打電話給我呀。”

“想見易爸嗎?”

“想!”

小寶都不知道有多久冇有見到易了。

“現在在哪裡,易爸讓人去接你。”

小寶聽這話,高興是高興,但還是犯了難。

是該說,他在蕭家嗎?

“怎麼了,很為難?”

易半天冇得到小寶的迴應,不由得繼續問道。

“冇有,我去找易爸吧,易爸發個位置給我。”

他想了想,還是叫蕭家的司機送他出去更快一點。-